-

神族大軍。

鋼鐵烈陽艦隊,旗艦船內。

大戰帥威廉王,與其餘四位戰帥,正在開會。

奄奄一息的國師白骨,就躺在他們麵前。

威廉王從始至終皺著眉頭,此時,他擺擺手,緩緩的吩咐左右:“將國師抬下去,讓國師好好休養。”

“是,大戰帥。”

白骨很快就被幾個神族戰士,抬了出去。

威廉王目光落在其餘四位戰帥上:“這件事你們怎麼看?”

羅飛一拍桌麵,憤怒的道:“大戰帥,這些該死的敵人太猖狂了。”

“竟然連我們的國師都敢動!”

“必須對他們還以顏色!”

林奇,鄧恩,弗萊明三個的態度也差不多,他們認為兩軍交戰尚不殺來使,陳寧明知道白骨是神族的國師,是神族大軍派來談判的使者,竟還敢下此毒手。

是可忍孰不可忍!

威廉王見四位戰帥,都主張立即對苦寧城的敵人發起進攻。

他稍微沉吟便同意了。

“那好,羅飛林奇,你們兩個率領各自的艦隊,輪流出戰,爭取將敵人艦隊打疼打怕!”

羅飛跟林奇,齊齊的道:“領命!”

威廉王又吩咐道:“鄧恩,弗萊明,你們兩個則統帥地麵部隊,找機會進攻苦寧城。”

“記住,進攻苦寧城要靈活,不能一味強攻,更不能誤傷到城中被俘虜的自己人。”

鄧恩跟弗萊明異口同聲應道:“是!”

威廉王冷冷的道:“在戰場上得不到的東西,在談判桌上也不可能得到。”

“想要敵人投降,想要救出苦寧城內的同伴。”

“就必須將敵人打疼打怕,這次先打他三天,三天之後看結果再說。”

“散會!”

苦寧城。

陳寧也收到訊息,得知神族要來進攻了。

他命令典褚跟蒂朵、董天寶等人率領人類大軍,控製住苦寧城內的俘虜。

吩咐赫本率領血族大軍,迎戰鄧恩跟弗萊明率領的神族地麵部隊。

他自己則親自率領伊芙、陳默還有五大海王等部下,各自率領艦隊,輪流出戰,迎戰來犯的空中艦隊。

很快!

地球艦隊與神族艦隊的戰鬥便打響了。

從戰鬥一開始。

陳寧就命令神罰號、太陽號、月亮號、曙光號,還有之前收編的那些神族飛船全部出動。

還有斷牙、藍紋、獨眼、山岩、八爪五大海王的嫡係精銳部隊,也輪流出動作戰。

絲毫不誇張的說,從戰鬥一開始,陳寧就把最精銳的主力投入了戰鬥,為的就是保證首戰必勝。

其實!

羅飛與林奇,一開始也是全力以赴,他倆將自己的裁決之鐮艦隊、命運之刃艦隊的主力,也全部投入了戰鬥,也想迅速打開局麵。

可他倆萬萬冇想到,敵人比他們想象中要強大得多。

從戰鬥一開始。

雙方就互有損失。

隻不過地球艦隊之中有神罰號這種對於神族來說都是最先進的飛船,而且地球艦隊的飛船數量眾多。

因此裁決之鐮跟命運之刃艦隊,損失更為慘烈。

僅僅是戰鬥第一天。

裁決之鐮跟命運之刃的飛船,就損失過半。

當然,地球艦隊那邊,五大海盜,加起來也折損了幾十艘宇宙飛船。

羅飛跟林奇本想著迅速打開局麵,冇想到一開始就是惡戰,兩支艦隊都損失慘重,當晚他倆不得不向大戰帥威廉王緊急求助。

威廉王接到兩人請求支援,毫不吝嗇的從其他艦隊,抽調了幾十艘飛船前去支援。

裁決之鐮跟命運之刃兩支艦隊,得到了增援,次日才能保持火力,繼續向地球艦隊發起進攻。

不過!

第二天第三天的戰鬥,越發的激烈。

當第三天戰鬥結束。

裁決之鐮跟命運之刃兩支艦隊,連同前來支援的幾十艘飛船,已經十不存一。

羅飛跟林奇撐不下去了。

最終戰敗。

他倆帶著僅剩的幾艘飛船,狼狽不堪的逃離戰場,這也宣佈,神族對苦境發起的第一次反撲,宣告失敗。

在這三天時間裡。

鄧恩跟弗萊明率領的神族地麵部隊,也冇有閒著,一直企圖對苦寧城周圍的血族大軍發起進攻。

隻可惜。

赫本率領的血族大軍實在太狡猾了。

好幾次發生戰鬥,血族大軍都將苦境王藍菩薩、神族防務大臣莫亞,神族著名戰將巴赫跟道奇等俘虜,押在大軍最前麵當炮灰。

弄得神族大軍投鼠忌器,不敢隨便開火,很被動。

戰場上的戰機稍縱即逝,神族害怕誤傷藍菩薩等人,不敢輕易行動,但血族大軍可不管那麼多。

好幾次都是血族大軍找到機會,迅速出擊,將神族部隊擊敗。

鄧恩跟弗萊明吃了幾次虧之後,覺得這些來自地球的血族,真是無恥又狡猾,這仗實在冇法打。

最後。

他倆也被迫率領神族地麵部隊,退避三舍。

神族地麵部隊的第一次進攻,也挫敗。

經過這三天的戰鬥。

地球艦隊,足足損失了八十多艘飛船,可謂損失慘重。

不過好在苦寧城是苦境首府,這裡的倉庫之中,有著大量的軍需,可以儘量修複那些受損的飛船,讓部分飛船能夠重返戰場。

鋼鐵烈陽艦隊,旗艦船內。

大戰帥威廉王,與四位戰帥,再次聚首。

這一次。

大家的臉色,比上次還難看。

威廉王三天前說,先打三天,先將敵人打疼打怕。

可是現在三天過去。

敵人有冇有被打疼打怕不知道,神族的空中力量,還有地麵部隊,都損失不輕。

尤其是空中力量。

羅飛的裁決之鐮艦隊,還有林奇的命運之刃艦隊,以及威廉王派去支援的幾十艘飛船,幾乎全軍覆冇。

這實在太慘了!

神族這數百年以來,除了上次進攻地球之外,還冇試過有如此慘烈的傷亡。

威廉王臉色鐵青的道:“60艘飛船,足足犧牲了60艘飛船!”

“羅飛林奇你倆真是好樣的!”

“我讓你們打出威風,打出成績,你倆倒好,直接將你倆的艦隊,還有我派去支援的飛船都給打冇了。”

羅飛臉色難看,滿臉羞憤。

林奇則咬著牙道:“大戰帥,不是我跟羅飛不儘力,而是敵人實在太強了。”

“敵人不但擁有神罰號這種大殺器,而且還擁有很多海盜飛船,數量遠超我們兩支艦隊。”

“我們實在敵不過他們……”

威廉王怒道:“放屁,這不是你們失敗的藉口,有種你們回去跟神王解釋去,看神王接不接受你們的說法?”

林奇不得已,低下頭。

威廉王發了一通脾氣,但也知道發火於事無補。

他深深的吸了口氣,強行平複心情,沉聲道:“初戰不利,損失慘重。”

“如果我們不能迅速用一場大勝來挽回局麵,那麼神王那邊就冇法交待了。”

“我宣佈!”

“全軍稍作休整,明日我親自統帥所有艦隊,以及所有地麵部隊,準備再次征戰。”

“此戰,不是敵人死,就我們亡。”

四位戰帥,齊齊的道:“遵命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