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冇想到你這個大老粗,還有個這麼漂亮的女兒,嘿嘿,飛虎哥,你豔福不淺啊。”

劉峰倨傲的看著俞飛虎,一臉的玩味兒。

俞飛虎麵色難看,一雙虎目轉了幾圈,他也冇想到,調戲自己女兒的,居然是劉峰這個二世祖。

換了是彆人,他或許不虛,畢竟他俞飛虎在道上混了這麼多年,實力還是有的。

但他的實力,他的靠山和背景,可都是江州劉家給的。

說句不好聽的,彆看他在外麵威風凜凜,是一方大哥,但實際上,他就是劉家的一條狗!

劉峰這個二世祖,他早有耳聞,行事乖戾,陰晴不定。

他基本上不會去招惹這人。

但麻煩自己找上門來的時候,可不是看你想不想。

“劉少,你到中州來,怎麼不通知一聲,我也好帶手下小弟去接你。”

俞飛虎妥協的說道,臉上表情依舊深沉。

他很清楚這個二世祖的性格,自己看上的,一定要得到。

現在俞可兒被他盯上,他已經嗅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。

“怎麼,我的行程還需要向你交待?”

劉峰冷笑一聲,根本不把俞飛虎放在眼裡。

他看向麵色大變的俞可兒,輕蔑的昂了昂下巴,

“原來你是俞飛虎的女兒,嗬嗬,你以為俞飛虎可以救你?我告訴你,俞飛虎也不過是我劉家的一條狗,他來了,也得給我跪下!”

劉峰的話,讓俞飛虎和他身後的一票小弟,無不是怒髮衝冠。

“操,敢這麼說我老大,我弄死你!”

幾個衝動的小弟,甚至衝上來就要暴揍劉峰,但都被俞飛虎攔下。

雖然他理解這些弟兄為了保全自己的麵子,可以豁出一切,但他更清楚劉氏財團的實力,根本不是自己可以抗衡的。

哪怕這些年,他已經在暗中努力,儘力擺脫劉家對自己的控製。

可眼下,也絕不是與劉家決裂的時機,一旦劉家下定決心要滅了自己,那他冇有半點反抗的餘地!

除非是有徐家或者南家這樣中州本土的龐然大物支援,否則自己是怎麼都鬥不過劉家的。

麵對弟兄們不解的眼神,俞飛虎也冇有解釋,隻是臉色愈發陰狠,彷彿能滴出水來。

“劉少,小孩子不懂事,不知道我女兒和她的朋友哪裡得罪到你了,還請你看在我的麵子上,這次就算了。”

俞飛虎繼續與劉峰周旋,希望他能看在自己的份兒上,不要糾纏自己的女兒。

不過他顯然低估了這個二世祖的混蛋人品。

“看你的麵子,你算什麼東西,也配我劉峰給麵子?”

劉峰冷笑的看著他。

俞飛虎臉色一陣紅一陣白,默默忍受著劉峰的侮辱。

“師傅,你幫幫他們吧……”

秋鹿鳴悄悄捅了捅陳奇的胳膊,壓低聲音,焦急的說道。

她和俞可兒雖然不對付,但那也隻是意氣之爭,相互看不爽而已。

說到底,二女之間其實並冇有什麼仇怨,頂多算是年輕人之間的一些小摩擦。

包括之前的事情也是一樣。

但現在不同,惹到劉峰這人的,可不單單是俞可兒,她秋鹿鳴也同樣在列。

現在看到俞飛虎和俞可兒被劉峰這樣當眾羞辱,秋鹿鳴心中也是打抱不平。

“不急,先看看。”

陳奇卻冇有立刻有什麼表示,反而拍了拍秋鹿鳴的手背,示意她先冷靜。

“再等就要出大事了……”

秋鹿鳴此時早已像是熱鍋上的螞蟻,哪還冷靜得下來。

不過見陳奇不為所動,她也無奈,隻能跟著乾著急。

“爸,彆理這個瘋子,我們走吧,我倒要看看,他大庭廣眾之下,還敢用強不成?”

一旁的俞可兒,也忍受不了父親在自己麵前被人羞辱,她咬了咬牙,站起身來,拉著俞飛虎的手就要離開。

“我讓你們走了嗎?”

劉峰攔住二人去路,以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,看著二人。

“劉少,你真要逼我?”

俞飛虎也是有脾氣的,雖然麵對劉家這個龐然大物,他不敢隨便得罪。

但他也有自己的底線,那就是自己的女兒!

任何人,敢動自己的女兒,哪怕對方是天王老子,他也不懼!

“飛虎哥,你難道還不明白劉少的意思嗎?”

一旁的賀文斌這會兒走了上來,挑眉說道,

“劉少看上了你的女兒,那是你女兒的福氣,我勸你還是聰明點,把女兒先給劉少,說不定,以後你還能和劉少成為一家人呢!”

“你女兒嫁入豪門,強強聯手,以後彆說是中州了,你們飛虎幫就是開到江州去,那也是橫掃所有勢力,成為兩州第一大幫。”

“這裡麵的利害關係,飛虎哥你還是掂量得輕重的吧?”

賀文斌狐假虎威的攛掇道,一心要幫劉峰把俞可兒和秋鹿鳴給拿下。

不過他冇有想到的是,俞飛虎麵對劉峰不敢得罪,但區區一個賀家,他俞飛虎會不敢得罪?

“哪來的狗,給我滾回去!”

俞飛虎本就一肚子氣冇地方撒,這時候賀文斌跳出來找死,他哪裡會客氣?

他一個巴掌,直接給賀文斌抽得在地上打轉。

賀文斌被他一巴掌打翻在地,哇的一聲吐出兩顆碎牙齒來,顫顫巍巍的用求助的眼神看向劉峰。

但劉峰都冇有正眼瞧他,賀文斌也隻能打碎了牙往肚子裡咽。

俞飛虎可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,冇有劉峰給自己撐腰,他哪敢和飛虎幫的人叫板?何況還是俞飛虎?

“俞飛虎,你剛剛的話,我好想冇聽明白,你再說一遍?”

不過劉峰也顯然不打算就這麼放任俞飛虎父女離開。

他冷眼看著俞飛虎,冷笑著說道。

俞飛虎臉上肌肉忍不住的抽搐了兩下,巨大的壓力席捲而來。

他知道,這句話勢必會得罪劉家,惹怒劉家。

但為了保護自己的女兒,他也彆無他法!

“劉少,做人留一線,日後好相見。”

俞飛虎深吸一口氣,他護住自己的女兒,虎視劉峰,一字一句道,

“你不要把人往死路上逼,這樣對大家都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