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比起無原則的坦誠相待,他此時溫和誠懇的態度更讓人心動。

鐘曦垂著頭,暗暗想著什麼。

男人也不急,就坐在旁邊,默默等候著,直到她緩聲說,“我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是怎麼回事,可能在秦笑笑逃掉之後,我就開始胡思亂想了。”

擔心和焦慮無時無刻都在困擾著她。

“我明白。”

男人抬手,把她往懷裡攬著,輕聲一句,“我們能做的隻有儘全力保護我們珍惜珍視的人,其他的事情,就交給時間。”

他如此說著,在她額間落下一個輕柔的吻。

“先去休息吧。”

鐘曦點了點頭,邁步進了圈圈的房間,床上小小的人兒睡得香甜,翻了個身,小肚子瞬間露了出來,鐘曦眉目之中帶著淺淡笑意,走過去,幫她把被子掖好。

門口,男人欣長身影在那兒站了很久。

安靜退出去之後,直接拿出手機,撥通了某個號碼。

“動手吧,我不希望她再乾擾我的生活。”

翌日一早。

曾譽顯把大家都叫了過來,麵上是無法隱藏的喜悅笑容,他咳嗽了兩聲,又看了看旁邊的黎樺。

“樺樺,那我就說了。”

“快點吧,他們還有很多事要忙,不要浪費時間了。”黎樺在旁邊嘀咕了一句。

曾譽顯當即動了動嘴唇。

“我們,決定要登記結婚了。”他說這話的時候,熱淚盈眶,嗓音都哽嚥了。

曾嬌妮站在他們麵前,直皺眉,“爸,你哭什麼啊?這不是你盼了大半輩子的事情嗎?”

可她也帶著哭腔。

“人啊,往往不知道珍惜眼前人和事,要不是因為薄總和小曦,我們可能到現在都冇有戳穿這層窗戶紙,再往下走,我們這輩子還有幾個十年。”

曾譽顯說著,鄭重的看著他們夫妻倆,“我真的要謝謝你們。”

黎樺默然坐在一側,淡淡的說,“但是你們聯合起來騙我的賬,可冇這麼簡單算了。”

“姨母……”

“哼!”

黎樺很是不悅,“都是一家人,你們幫著外人騙我,我能不生氣嗎?”

“……”

“姨母,這位以後就是我們的姨父了,可不是外人。”薄涼辰適時一句,調節了氣氛。

眾人哈哈一笑,也在薄涼辰的安排之下,回到了薄家彆墅。

路上曾嬌妮提出要為他們二位舉行婚禮,但曾譽顯跟黎樺意見統一,都覺得太麻煩了,而且畢竟都這麼大歲數了,不想引人注目。

最終決定在附近的旅遊度假村,舉行一場小型聚會。

事情總算塵埃落定。

鐘曦在第一時間,拿出了一份禮物,是她今早才完成的設計稿,“我下午要去MON開會,看看他們會不會采納這份設計稿,作為雜誌下一期的封麵。”

“這枚戒指的設計靈感,是嬌妮給我的。”

“我?”曾嬌妮詫異愣住,湊過去一看,直接就被那張設計稿給吸引了,“真美啊。”

“它的名字是,深愛。”

不論是對愛人,還是對親人,在我們內心最深處,總有一個位置,是為他們而準備的,任何人都無法去遮掩這份愛的光芒,它既是期待,也是深情。

“小曦,謝謝你,這份禮物,我很喜歡。”黎樺拉著她的手,看著外甥女如今獨當一麵,又幸福的模樣,黎樺心裡比任何時候都要欣慰,“你也要多照顧好自己的事。”

黎樺說著,看了一眼遠處的薄涼辰和周放。

“聽說,秦笑笑被抓住了?”

她聲音很輕,怕被他們聽到,又有點猶豫,“有些事,遲早會了結,你就交給他去做,不要太焦慮。”

這幾天,鐘曦的反應,他們都看在眼裡。

因為一個秦笑笑,實在不值得這麼累。

“我明白,姨母,讓您擔心了。”

鐘曦微微一笑,又聊了幾句,就準備去往MON。

因為薄涼辰也有事要去公司處理,兩個人就在門口分開了,路上,鐘曦接到一條未知號碼發來的資訊。

“你以為你愛的人,真的是那個樣子嗎?他的真正麵目,你根本不清楚!”

“你一旦見到,會生不如死。”

“薄涼辰根本不配活在這個世界上。”

一個個字眼,觸目驚心。

鐘曦直直盯著那些字,看著螢幕暗了下去,她立刻讓蘇沅找可靠的人,追蹤這個虛擬號碼的位置,腦海裡一直想著這件事,難以安心。

“鐘小姐?”

接待她的工作人員又喚了一聲,“徐總監馬上就到,請你稍等。”

“哦,好。”鐘曦剛點了下頭。

門口就傳來腳步聲,“什麼歸國設計師,有多大的背景啊?我憑什麼跟她擠一個版麵,你們MON要是冇實力,就彆請我過來,浪費時間。”

循聲望去,是一位穿著紮眼的消瘦美女,眉目間儘顯淩厲氣場,鐘曦記得她的名字,好像是叫佳穎,最近她的作品在海外很受歡迎,尤其是那些富豪太太們,很買賬。

可對方察覺到她的目光,冷哼著戴上墨鏡,“告訴你們徐總監,我不跟不三不四的人同流合汙。”

她絲毫不掩飾對鐘曦的反感。

幾句話,環繞在整個辦公室裡。

連接待的員工都覺得有些尷尬了,“佳穎姐,你先彆這麼說,徐總監馬上就到了,你們先坐下來……”

這種事,鐘曦原本不放在心上。

但今天正好脾氣不順。

她直接開口,“我也冇想到MON會請到這麼冇有水準的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以往鐘曦是很好說話的,連她都忍不住了,場麵就更加難以掌控。

佳穎嗤笑了聲,上下打量著鐘曦,“不過是靠男人在背後撐著,也好意思出來,不自量力。”

鐘曦直接站了起來。

一雙美眸清冷看著對方。

感受到她的淩厲眼神,佳穎也漸漸收起了笑容,她就是聽身邊朋友議論了幾句,為了跟MON談條件,所以拿鐘曦下手,不曾想,踢到了鐵板。

“那你是靠什麼走到今天這個位置的,靠傳閒話,還是……靠你裝滿了水的腦子。”

鐘曦淡淡一笑,“徐總監邀請你過來,可不是為了給MON抹黑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