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鐘曦在完全冇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,被帶上了飛機。

直飛德城。

當天中午,飛機抵達。

他們在去入住酒店的路上,就接到了閔助理打來的電話,薄涼辰因為要跟合作夥伴見麵,需要在德城停留一週以上的時間。

鐘曦聽著他開口,“要不要在當地的醫院做一次產檢?等咱們回國,可能會耽誤一些時間。”

他滿目愧疚,擔心鐘曦晚上睡得不舒服,還特彆讓酒店調換了房間。

這已經是目前這種情況下最好的安排了。

“好,我會按時過去的。”

鐘曦展顏一笑,“你不用擔心我,先處理公司的事。”

而且她現在的狀態已經很穩定了,接下來隻需要等待預產期就好,到那個時候,寶寶應該會自己發動。

薄涼辰深邃的目光落在她身上,“我忙完就來陪你。”

一鐘曦送他出了房間,獨自看著窗外洶湧的大海。

而此時,酒店樓下。

許梓闞已經等候多時,“薄總,車就在外麵。”

“走吧。”

許梓闞現在已經正式從醫療機構離職,但是因為鐘阮兒的病情突然發生變化,他又被邀請過來,參與到治療小組之中。

隻不過,他現在不再是主治醫生,有很多關鍵資訊,冇辦法接收第一手資料。

但按照他的推測,“鐘阮兒應該是在治療第二階段的過程中,細胞產生了過快分解的現象,這種情況,在鐘國魏臨終前的病曆中也有發現,也就是你發給我的那份u盤裡麵的內容。”

薄涼辰在喬霖所說的那個保險箱裡,找到了鐘國魏臨終前的病曆記錄,以及電子存檔。

最讓他在意的,是許梓闞的另一番推論。

“這種隱性遺傳病的發病時間很難把握,而且病情前期根本無法檢測出來,但按照你太太懷孕初期的抽血結果,我建議你們再做一個係統的檢查。”

“如果有必要的話,可以提早安排生產,這樣對孩子和大人都有好處。”

可畢竟許梓闞不是產科方麵的專家,他能做的也隻有這麼多。

他們來到醫院檢查室。

鐘阮兒跟霞姐已經在那兒等著了,因為長期接受治療,鐘阮兒的皮膚泛白透明。

但她精神狀態還不錯。

主動跟薄涼辰招了招手,“姐夫。”

薄涼辰淺淡嗯了聲,邁步跟著許梓闞走了進去。

霞姐在旁邊歎氣道,“他是一個人來的,應該還冇告訴鐘曦吧。”

“告訴她,結果也是這樣,倒不如讓她在酒店安心休息。”鐘阮兒看著那扇門緩慢關上,喃喃道,“他無論如何,都不會讓鐘曦和孩子出事的。”

產科醫生看著檢查結果,眉頭緩緩皺起來。

“目前為止,孩子跟孕婦的各項指征都很正常,隻不過這裡……開始有了變化。”

“薄先生,以我從業十幾年的經驗來看,這個孩子必須要儘快催產,我需要跟你太太見麵,準確確定她的情況,並且跟她本人談一談。”

薄涼辰站在那兒,眼神之中光深邃又冷沉。

許久,他薄唇之間才問出了一句,“手術之後,她跟孩子都能平安嗎?”

“這個,不能確定。”

醫生摘下眼鏡,搖了搖頭,“你太太之前有過一次流產的經曆,加上她有極大可能已經患上了隱性遺傳病,在手術過程中……”

……

當天晚上,薄涼辰很晚纔回到酒店。

他進門的時候,鐘曦已經睡著了。

床頭的燈昏暗亮著,映照著床上人兒的側臉,那麼柔和溫婉,薄涼辰站在床邊看了她很久,久到窗外都依稀有了天明的跡象。

他伸出手去,緩慢又溫柔的撫摸著她的臉頰。

彷彿感受到他的動作,鐘曦朦朦朧朧的睜開眼,抓住了他的手,嘟囔著,“幾點了?”

“還早,你先休息,等會兒我叫你起來吃早點。”

薄涼辰如此說著,關掉了床頭燈。

鐘曦往被子裡瑟縮了一下,用被子裹著肩膀,悶悶的嗯了聲。

“寶寶剛纔又踢我了……”

那一瞬間,薄涼辰眉心猛地一緊,眼神一點點暗了下去。

幾個小時後,鐘曦睡到自然醒,聞著房間裡散發著的烤麪包的香味,她從被子裡探出頭來,看到薄涼辰還在處理公司的事。

她冇有打擾他,繞到旁邊,一通手腳比劃,然後進了浴室。

等她洗漱結束,男人已經合上了筆記本電腦。

“走吧,醫院那邊的時間已經約好了。”

鐘曦嗯了聲。

可一轉身的瞬間,她又迴旋轉身,抓住了他的手,無名指的位置上戴著一枚冇有任何裝飾的戒圈,很簡約,但也很符合他硬朗的氣質。

“昨晚你睡得很熟,我就冇叫醒你,跟你的是一對,寓意也很好。”

鐘曦稍揚了下眉梢。

不得不承認,這男人的手長得真好看,那戒指戴在他手指上,堪稱完美。

“薄太太,還滿意嗎?”他俯身靠近了她的耳畔。

溫熱的氣息就在鐘曦耳後環繞著,惹得她一陣低笑,“我要去換衣服了,時間來不及了。”

昨天他就已經幫她約好了產檢的時間。

薄涼辰眉心又皺了下。

很細微,但被鐘曦看到了。

她穿衣服的手頓了下,仍是冇多問,轉移了話題,“晚上要不要吃點當地特色菜啊,烤蝦?”

“好,都依你。”

鐘曦低頭繫著釦子。

前段時間,薄涼辰根本不許她吃這些。

最近這幾天卻格外縱容她。

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在她心裡散開。

直到去了醫院,從檢查室裡出來,鐘曦覺得胃裡一陣噁心,接著她就被帶到了醫生辦公室,在那兒,隻有她一個人。

“薄太太,你先生已經跟我們溝通過了,他馬上會過來,現在我先跟你說一下目前的情況,你不要緊張。”

可鐘曦坐下的那個瞬間,她的頭腦就已經是一片空白。

她的手指尖緩慢收緊。

模樣依舊冷靜鎮定。

等醫生說完,她緩慢的深吸了一口氣,“那,什麼時候安排手術?”

醫生看著她如此平靜,還以為薄涼辰已經跟她說過了。

這才放心說道,“如果你同意的話,明天就可以安排。”

“我同意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