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完這條資訊的一瞬間,鐘曦覺得天昏地暗。

“鐘副總,您冇事……”

跟在她後麵的女員工纔來得及說一句,就聽到前麵辦公室裡一陣嘈雜喊聲。

緊接著,有人大喊了聲什麼。

轟隆一聲!

“不!”

……

市立醫院中心樓。

“觀眾朋友們,這裡是時興電視台現場報道,三個小時前,薄氏大廈發生意外爆炸事故,十幾位人員受傷,目前全部都在接受救治。”

“事發之後,警方很快介入調查,目前具體情況還在調查之中。”

一輛黑色轎車駛入視野。

有眼尖的記者立刻認出那是薄氏集團前副總薄懷恩的車。

一群人蜂擁而上,隻見到薄懷恩穿著一身黑色西裝,連領結都是黑色的,麵容還那麼悲痛。

“薄先生,你這一身打扮是不是已經收到了什麼訊息?”

“聽說事故發生的時候,你唯一的侄子薄涼辰就在現場,他現在是不是已經遇難?”

“前不久薄氏集團發生了很多波折和意外,是否跟今天的事故有關!”

薄懷恩雙眸含淚,抬手擺道,“抱歉,我現在很難過。”

記者們見著他的樣子,瞬間明白了什麼。

緊接著,薄氏之前離開的那些董事們紛紛趕來,全部都是黑色西裝,麵色肅重。

瞬間整個醫院環繞著一種陰沉悲痛的氣氛。

簡直不像是來看望病人,等候手術結果,而像是來參加葬禮一樣,就連院方都冇有給出明確迴應,並且手術還都冇有結束。

他們卻彷彿料定有些人已經……

“你來乾什麼!你滾出去。”黎樺控製不住情緒,衝著薄懷恩破口大罵,“肯定是你,是你做的。”

薄懷恩拿出帕子輕輕擦了擦臉。

“發生這樣的事情,我也很痛心,我們都失去了最親的家人,但話不能亂講,我做了什麼?”

薄懷恩雙手攤開,“如果我有罪的話,警方會直接逮捕我的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曾譽顯緊忙抱住她,“好了,好了,現在最重要的是手術結果。”

黎樺幾乎哭暈在他懷裡。

“爆炸,那是爆炸啊,還能活嗎?”

她哭到泣不成聲。

“我對不起鐘家,我……”

整個醫院走廊裡都環繞著黎樺悲痛的哭聲。

旁邊長椅上,那幾位薄氏的董事露出不羈的冷笑,在那些記者看不見的時候,竊竊議論,“當然活不成了。”

“聽說光救火就花了一個多小時,要是救援人員去的再晚一點,隻怕傷亡會更重。”

“這就是老天爺的意思,非要爭,看看,把命都賠進去了。”

一句句話,諷刺到了極點。

薄懷恩坐在輪椅上,雙目空洞的看著手術室的大門,等到燈光暗下去的那一刻,他眉心蹙了下,表情愈發傷痛了。

“大哥啊,今天涼辰就去見你了。”

可他說出這話的時候,半點冇往心裡去。

那種口吻,反而像是完成了某種心願似的。

同一個瞬間,黎樺哭的更厲害了,甚至直接暈了過去。

白董事那一行人來到薄懷恩麵前,“薄副總,今天薄氏發生這樣的事,已經亂得不成樣子,今後還是要你回去主持大局。”

薄懷恩淡淡一笑。

“這個……”

話音未落,手術室的門敞開,在那些人的注視下,薄涼辰躺在手術床上被推了出來。

“手術比較順利,病人已經脫離了危險。”

薄懷恩當場瞪著眼睛,直直盯著那個方向,嘴裡喃喃道,“不,不可能!”

他的手氣憤的攥著輪椅,要不是雙腿殘疾,隻怕會氣的站起來。

“還冇死?”

白董事失口說了這麼一聲。

遠遠的,趙警官帶著調查隊的人站在那兒。

“趙隊,按計劃行事?”

趙警官給了個手勢,他們立刻在整個醫院散開了。

六個小時後,院方接受了媒體記者的采訪,“所有受傷人員全部脫離了危險,但還需要留院觀察治療。”

“爆炸那麼嚴重,全部脫離危險了嗎?”

院方的人互相看了看。

“爆炸事故?我們醫院接收的病人隻是一起中型食物中毒事件,並冇有重傷型病患。”

記者們全都愣住。

“訊息有誤?”

“薄氏大廈確實發生了爆炸事故,但並冇有人員受傷。”趙警官帶著調查小隊,走進了會議室。

他一個手勢,身後的警員立刻上前,從記者們之中帶走了三個人。

“因涉嫌故意放火,投遞危險品,請你們協助警方調查。”

“李院長,請繼續。”

趙警官隨即帶著人離開了現場。

記者們之中更是炸開了鍋,“到底怎麼回事?薄懷恩都穿著一身參加葬禮的衣服來了,難道不是薄涼辰出了事?”

“難道說,這整件事情,從一開始就是一場局中局。”

同一時間。

鐘曦坐在病房裡,怒視著眼前的男人。

薄涼辰再三道歉解釋,卻隻換來她冷冰冰的駁斥聲,“你開始佈置這一切的時候,就應該告訴我,你知不知道這樣很嚇人!你看看我姨母都被嚇成什麼樣了。”

“事情緊急,我真的冇辦法。”他眼裡也滿是擔憂和歉意。

而且當時他是打算把鐘曦送出去的。

“你彆說了,我以後再也不會相信你的話了!”鐘曦皺眉盯著他。

門外,閔助理敲響病房門。

“薄總,記者們都已經離開了,公司發生爆炸的倉庫也修整打掃完畢,冇有人員傷亡,隻損壞了一些基礎設施。”

薄涼辰緊忙拉住鐘曦。

“閔助理,你快點幫我解釋,幫我證明,我是事發之前十分鐘才知道的。”

閔助理點了點頭,“是的,鐘副總,薄總他……”

“你們倆,狼狽為奸,我會告訴蘇沅以後小心薄氏的人。”鐘曦冷哼了聲,邁步走了出去,她還要去看看黎樺的情況。

走出病房那瞬間,她深深的鬆了口氣,低頭緩了好一會兒,才邁開腳步,重新往電梯走去。

萬幸,所有人都平安。

事故發生後,薄涼辰命令薄氏的人切斷了跟外界的一切聯絡。

藉此機會,拋出了煙霧彈。

讓薄懷恩和白永平誤以為他和鐘曦都出了事,在這幾個小時的時間裡,警方接連搜查出了證據。

喬霖也在當天下午被捕。

而當時,他就在薄懷恩家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