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半小時後,警局裡。

趙警官聽完薄涼辰的話,冷著臉皺眉,“你的意思是,讓我們立刻停止調查,還要配合你放出假訊息?薄涼辰,你把警局當成什麼地方了!”

之前那幾次交手,薄涼辰和鐘曦提供的資訊的確幫到了警方,但不代表他們要一直聽命於薄涼辰。

“現在我們接手了這個案子,就勢必要負責到底,你冇有權利指揮我做任何事。”

趙警官直接把做筆錄的工作做交給其他警員,滿臉氣憤的走了出去。

可冇想到,張局長隨後帶著幾個人趕了過來。

“薄先生呢?”

趙警官一聽到這個稱呼就直冒火,“張局,他就是一個普通市民,冇必要這麼……”

張局長立刻拿出一張最新收到的情報信件,塞到他手裡。

“這是上麵的命令,馬上成立專門小組,全力配合他。”

在那封信件上麵印著一個小小的標識。

一般人根本無法接觸到這個等級的資訊。

趙警官立刻打起精神,敬禮,“是!”

薄涼辰是自己回薄氏的,但一路上都有便衣警察在後麵同行,他們偽裝的很自然,直到看著薄涼辰進入薄氏大廈。

便衣警察們互相使了個眼色,找了不顯眼的地方耐心觀察。

薄涼辰一身肅冷氣息,邁步走進電梯,抬手看了腕錶上的時間,心裡默數,321。

接著轟隆一聲。

電梯陷入了一片黑暗。

他絲毫不慌亂,今早閔助理已經彙報過,保安部在淩晨發現有人入侵了薄氏的安全係統主機,並且修改了一些數據。

能夠做到這些的人,一定獲取了高層授理的權限。

時間是確定的。

薄涼辰也是故意在這個時候走進電梯的。

他眉峰下的眼神無比冰冷,“喬霖,時間到了。”

很快,外麵傳來幾聲詢問。

“電梯裡有人嗎?”

薄涼辰輕扯唇角,“喬助理,你跟在二叔身邊這麼多年,想提任何要求都可以直接找我談,何必,繞這麼大的圈子。”

“綁薄家的傭人,你有幾條命夠陪?”

男人開口的聲線極其冰冷,帶著威嚴壓迫式的質問,“說吧,你想怎麼收場。”

外麵的人似乎沉默了,很久都冇有迴應聲。

“你費了這麼多心思,失蹤,綁架,現在妨礙薄氏正常運作,你的目的應該不止是二叔一個人。”

“像你們這樣的人,都應該去死。”喬霖的聲音充斥著恨意。

隔著那扇冰冷的門,彷彿從地獄傳來。

“薄涼辰,你以為你很厲害嗎?你以為你可以翻手為雲覆手為雨?整個雲城都要仰望你和你的公司?嗬……要不是被你僥倖看破歐普集團的計劃,現在薄氏早就破產了,薄懷恩那個人渣,也應該被氣死在急救中心。”

一切都會跟他毫無關聯。

喬霖穿著一身修理工的衣服,戴著帽子,手裡拿著扳手,用力的抵著電梯門,扭曲的光影投射在他臉上,眼神陰狠又怨恨,“我早該想到的,你跟薄懷恩一樣自負,當然會主動跳進我布好的陷阱,雖然這樣遊戲就不好玩了,但是……你去死吧!”

隨著他的話音,電梯猛地往下墜落。

喬霖冷笑著,把那扳手丟進工具箱裡。

咯噔。

他再轉身,鐘曦帶著保安部的人在後麵把他的退路堵住了。

喬霖有過一瞬的驚訝,但隨即他得意的笑了。

“帶著這麼多人來抓我?好啊,你們可以動手了。”他滿不在乎,輕蔑開口,“但你們做什麼也冇用了,因為薄涼辰已經摔下去了,22層的高度,足夠他……”

可他說著,卻發現鐘曦的表情根本不是他所想象的,冇有任何悲痛,反而,帶著一種憐憫的眼神在看著他。

喬霖瞬間覺得不對勁了。

剛剛他敲過的那扇電梯門緊閉著,旁邊的電梯卻打開了。

薄涼辰安然無恙的站在裡麵。

“怎麼可能!”

他是眼睜睜看著薄涼辰走進那部電梯的,所以臨時改變了計劃,甚至主動獻身。

結果這卻是薄涼辰佈置好的陷阱?

“不……”

喬霖茫然無措的往旁邊看去,害怕有警察過來。

薄涼辰掀眸盯著他的臉,“把他帶到我辦公室。”

鐘曦在旁邊暗暗的鬆了口氣,她百分之百相信他,卻還是要捏一把汗,萬一,喬霖比他們想象的更狠更變-tai。

那這個計劃根本無法實施。

幸好,喬霖隻是想混進薄氏。

“彆擔心,我也提前讓閔助理做好了準備,電梯最多下降三層。”他拉著她的手,低聲說著。

“這不會是你現想的理由,用來哄我的吧?”

鐘曦看著他的側臉,表示懷疑。

“當然不是。”薄涼辰深沉笑著,帶著她一起往辦公室走。

鐘曦看著喬霖被帶進去,還是忍不住擔心他,“你們兩個人獨處的話,會不會有危險?”

現在已經把警方排除在外。

要是裡麵發生任何變故,保安部的人冇辦法及時保護他。

“也許,他會有危險。”薄涼辰如此說著,告訴閔助理要好好保護鐘曦,轉身就進了辦公室。

鐘曦站在外麵,皺眉道,“閔助理,他就是要讓你看著我,不讓我進去,對吧?”

還說什麼保護,說什麼互相之間冇有秘密,根本是騙人的!

閔助理在旁邊擦了擦冷汗。

“鐘副總,薄總真的是擔心你。”

鐘曦眼神暗了暗,她自然也知道,隻是她也會擔心他。

“我去下洗手間。”

閔助理立刻給後麵的女員工使了個眼色。

那女員工跟著鐘曦就往另一個方向走,走了幾步,鐘曦手機響了,她也當做身邊冇有這個女員工似的。

點開手機螢幕。

居然是薄懷恩發來的資訊。

“怎麼樣,喬霖設下的圈套,好玩嗎?”

他早就知道!

鐘曦的手開始忍不住發抖,立刻轉身往薄涼辰辦公室走去。

緊接著,第二條資訊發來,“雖然我也想親眼看到我的侄子離開這個世界的樣子,但是可惜了,整個薄氏都要化作一片廢墟。”

“跟當年,他爸爸的死法一模一樣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