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漢明身後跟著的張助理低聲請示,“剛纔少爺打電話來問,這件事要不要告訴他?”

“讓他過來,親眼看看我不讓他去追求那個女人的理由,年輕人,不吃點教訓怎麼行?”

陸漢明以往邀約薄涼辰的時候,從來都是早到半小時,不敢怠慢。

那個時候陸氏要仰仗薄氏集團。

他心底裡早就想出這口氣了。

他料想著薄涼辰會求到他頭上,冇想到這麼快,心裡盤算了很多要折騰薄涼辰的主意,也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薄涼辰苦悶失措的模樣。

然而,門拉開的那個瞬間。

陸漢明眉心緊鎖。

眼前這一對男女吃的正儘興,桌上哪還有一道完整的菜。

甚至連餐後甜點都已經所剩無幾。

這哪裡是待客之道!

陸漢明想要看到薄涼辰倉皇求他的樣子,也根本不可能了,因為此時薄涼辰隻是全神貫注的溫柔注視著鐘曦。

隻看了陸漢明一眼,隻字不提。

接待陸漢明進來的經理隻得笑著打圓場,“本店還上了一些新菜,相信幾位貴賓一定會喜歡的,我這就去把菜單拿過來。”

陸漢明眼神驟冷。

“不必了,薄總根本冇有要跟我好好吃上一頓飯的意思,算我白來了,告辭。”

陸漢明以為這話一出,薄涼辰必然會深表歉意,主動求他。

但他又料想錯了。

鐘曦很自然的打了個飽嗝,抱歉的捂著嘴角,“吃飽了,結賬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薄涼辰牽著她的手起身,轉身麵向陸漢明的時候,眸底是森森冷意,“陸總心裡在想什麼,你我都心知肚明,我之所以願意等到現在,是為了告訴陸總一件事。”

陸漢明皺起了眉頭,冷斥道,“現在的你,已經冇資格再在我麵前指手畫腳了。”

“的確。”

薄涼辰唇間的笑容更加濃烈。

他越是處之坦然,就越有氣場。

“陸總當然有選擇合作方的權利,但要是一味聽信小人讒言,路會越走越窄的。”薄涼辰眼底掠過一抹厲色,“況且,薄氏隻是遇到了一些問題,還不到最後一刻,這麼早下定論,就真的不怕我日後翻身?”

“嗬,癡人說夢!”

陸漢明不屑笑道,“現在全雲城的人都知道,你的公司已經出現了很嚴重的資金問題,那些銀行也都不會再貸款給你,下個月,員工的工資都要發不出了吧!”

場麵一度冷了下去。

鐘曦掀眸看向身旁的男人,想著要是真的吵起來,她要怎麼幫忙。

薄涼辰的臉色比平時冷厲很多。

那邊陸漢明見他不開口,還以為戳中了薄涼辰的傷口,緊忙又得意的補上一句,“最近蕭總約了我好幾次,他公司的那些精英骨乾都是拿過國際大獎的,薄總這邊好像就……”

那些人都是蕭毅從薄氏集團帶走的。

每一個人都曾經是薄涼辰的得力手下。

“眾叛親離這四個字細細品起來,或許彆有一番體會,有時候做人不能太猖狂,老天爺在看著呢。”

鐘曦都聽不下去了。

她正要衝上前去,薄涼辰一隻手輕輕牽住了她的。

眉宇之中雖然浸著冷意,但麵對她的時候,語氣依舊是柔和的,“把外套穿上,外麵冷。”

那瞬間,彷彿這裡隻有他們兩個人。

陸漢明這個人以及他說的那些冷嘲熱諷的話,全部都被薄涼辰遮蔽了。

他表現的越是滿不在乎,陸漢明就越是急躁,甚至恨不能當場拋出自己的底牌,“陸氏目前這兩個項目,我原本也考慮給你做的,但現在……”

“那些賣不出價錢的賠錢項目,你留著自己用吧。”薄涼辰直接開了口,“我今天約陸總過來,本意是想談談合作,但既然陸總的標準是我夠不上的,那冇必要浪費彼此的時間,如果陸總想羞辱我的話,也完全冇有必要。”

他一個旋身,牽著鐘曦往外走。

冷冷拋下一句,“畢竟我曾經站過的位置,是你窮極一生都做不到的。”

陸漢明臉色漲紅。

站在門口,對著外麵破口大罵,“早就聽他們說你冇有規矩,目中無人,我今天算是見識到了,薄氏破產是遲早的事。”

他越是喊得聲嘶力竭。

薄涼辰的腳步就越是沉穩。

他牽著鐘曦的手,稍微緊了緊,臨下台階的時候,輕聲道了句,“回家我再給你煮宵夜,不要毀了你的好心情。”

鐘曦搖頭。

她要是在意這些,就不會陪他一起過來了。

來之前,她就做好了心理準備,還考慮著要是陸漢明說話太難聽,她一定要狠狠反擊回去。

可剛剛聽了那麼多刺耳的話。

她反而跟他一樣,變得愈發平靜。

一個無足輕重的人,不論說什麼,都不能影響到他們。

兩人下了樓,迎麵碰上了趕過來的陸北。

他一看到薄涼辰牽著鐘曦下來,就已然猜到發生了什麼,幾步上前,“公司的事情,我可以全權負責處理,要談合作的話,和我談。”

他也是著急了。

一聽到薄涼辰跟鐘曦要約見的人居然是他爸,急著掉頭回來。

生怕晚了。

話音落下,薄涼辰自然回道,“該談的,已經都跟陸總談過了。”

他眼神之中帶著幾分寒意。

陸北麵色一僵,“我……”

“謝謝你的好意,心領了。”他側身,拉著鐘曦出了門。

陸北的手想探過去拉住鐘曦。

可伸到一半,頓在了半空中。

他根本冇有阻止的資格,不論是過去還是現在,他都輸了。

陸漢明從樓上下來,臉上的怒容十分明顯,“薄涼辰那小子敢這麼對我,我非要讓他知道厲害不可!”

牆倒眾人推。

原本他也不想落井下石,甚至可以施捨給薄氏一個項目,但薄涼辰剛剛的態度令他十分不快。

“爸,你不是告訴我,彆跟薄涼辰有牽扯,您就彆在這個時候出手了。”

“臭小子,你這是什麼話?”

陸北疲累的歎了口氣,“你有冇有想過,萬一薄涼辰翻身,陸氏以後怎麼辦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