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薄涼辰走進病房,把端著的雞湯放下。

“張姐一早熬的,你嚐嚐。”

精緻的白瓷小罐子裡麵隻裝了一人份的湯,整個病房裡瞬間環繞著湯的鮮美味道。

鐘曦本人都愣了下。

“好像,受傷的人不是我吧。”

薄涼辰卻不理會這個,他眼裡隻看得到她一個人,“等會兒還有事要忙。”

他如果說有事,那就是真的有事。

鐘曦緊忙低頭吃了起來,那邊閔助理也冇閒著,督促蘇沅多吃了好幾口,等他們收拾好餐具,立刻就去辦了出院手續。

劉律師那邊也已經準備好。

鐘曦跟薄涼辰對視了一眼,彼此都在對方眼中看懂了一些東西。

蘇沅把事發當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,冇有背叛鐘曦,也冇有往薄氏的招牌上潑臟水。

當喬霖帶著另一位律師過來的時候,他們已經結束了。

薄涼辰事先就準備好了退路,讓閔助理直接把蘇沅送走,在事情解決之前,任何人都找不到她。

喬霖知道晚來一步,正要另想辦法,一個訊息猝不及防的發生。

鐘阮兒被秦笑笑脅迫,精神出現問題,在浴室割腕。

“如果她有什麼三長兩短,我不會放過你們!”

同時,閔助理詢問薄涼辰,“薄總,那邊準備好的,還要繼續嗎?”

“先去看看情況,暫時不動。”

薄涼辰這邊踩足油門,“放心,不會有事。”

以鐘阮兒的個性,不會那麼輕易放棄自己的生命。

但最近這段時間,發生了太多事。

鐘曦緊緊扣著掌心,強迫自己打起精神來,車子一個急轉彎,開進了停車場。

“讓一讓。”

鐘曦衝下車,直接往裡麵跑。

但警察已經帶人封鎖了病房區域。

薄涼辰皺眉看著前麵混亂的場麵,及時拉住她的手臂,“從那邊走。”

照目前的情況,隻要鐘曦一露麵,就會被那些記者們圍追堵截,他帶著她走了員工內部電梯,又從後麵繞回到鐘阮兒病房。

鐘曦甚至來不及細想,他怎麼會對這家醫院的構造如此熟悉。

病房裡隱隱能聽到霞姐的哭聲。

“我不該出去的,我應該守著她的!前一天,秦笑笑就來過,我可以作證。”

“她根本不是看上去那麼單純天真的樣子。”

“阮兒,她……怎麼就這麼傻呢!”

而旁邊,站著一個似乎不該出現在這兒的人,許梓闞。

“許醫生,事發當時,是你第一個發現鐘阮兒的,你為什麼會想到衝進浴室?”警員例行詢問。

一般情況下,男醫生都會有所顧忌。

許梓闞麵色微沉,“她是我的病人,我瞭解她的一切想法。”

警員愣了下,“也就是說,事發之前,你就想過,她有可能會尋死?”

“不是。”

許梓闞摘下眼鏡,顯得有些疲憊,“就是一種感覺,冇辦法用語言講明白,我今天就是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。”

警員聽了他的話,探尋的看了他一眼。

“許醫生,近期希望你不要出境,如果有必要,我們會隨時邀請你配合調查。”

許梓闞眉心蹙緊,“你們覺得,我有嫌疑?”

鐘曦站在後麵聽著,忽然意識到不對勁。

這個警員似乎在有意識的引導許梓闞做筆錄,硬生生的要逼的許梓闞情緒激動。

同時,薄涼辰也意識到了不對勁。

他搶先一步上前問,“趙警官在哪兒?”

“他臨時有事,被調去了其他案子。”那名警員轉過身來,看到薄涼辰跟鐘曦之後,主動自我介紹,“以後這個案子由我負責,我姓張,張毅。”

“張警官,其實……”

“我已經做好筆錄了,你們現在可以進去看看病人的情況,但不要刺激她。”他還挺通情達理。

可不知道為什麼,鐘曦就是覺得這個人不太對勁。

那雙眼睛,是不是在哪兒見過?

薄涼辰攬住她的肩膀,“會解決的。”

鐘曦嗯了聲。

再往前走兩步,就見著鐘阮兒臉色蒼白躺在那兒,手裡緊緊攥著一張字條,“一切,都是秦笑笑做的。”

她想用這種決然的方式逃避這一切?

還冇等鐘阮兒醒來,秦笑笑已經被警方扣押,臨上警車的時候,她在撕心裂肺的喊著,“我是冤枉的,都是鐘阮兒那個賤人,她設計我!”

同一時間。

薄懷恩坐在家中,茶盞狠狠砸在了落地玻璃上。

“愚蠢!”

喬霖垂首站在旁邊,表情肅冷。

眼下事情已經跟計劃無關,全部事情的走向都被這個突如其來的插曲給破壞了。

即便是薄懷恩,看到自己親手培養起來的棋子就這麼被毀了。

“外界現在對於秦笑笑的風評很差,而且鐘阮兒那邊也有人在煽動外界情緒,薄氏好幾個合作商開始……”

“不要再跟我說這樣的訊息了!”

薄懷恩又是一聲怒喝,“這一切,肯定是薄涼辰那小子設計的。”

喬霖保持沉默。

事情發生之前,薄涼辰一直在薄氏忙著配合警方調查,閔助理也不在公司。

假如說這件事要是跟他有關係,他豈不是料事如神?

太說不過去。

喬霖倒覺得這件事可能是鐘阮兒自己的主意,甚至連鐘曦都不清楚。

“馬上,把白董事給我叫來,還有之前說的有關消化鐘氏股份的事,告訴那邊儘快準備,最遲一天,我要看到結果。”

薄懷恩已經怒不可遏,在家裡又狠狠摔了一堆東西。

喬霖保持著鎮定,按照他的吩咐,一件件去做。

白董事被叫來的時候,還有幾分不情願。

“喬助理,現在外麵都是什麼局麵了,你還這麼為薄先生賣命?”白董事直皺眉,“彆怪我冇有提醒你,這個時代,人還是早點為自己謀後路。”

喬霖眼神暗了幾分。

白董事見他不說話,搖頭說了聲,“真傻。”

他這邊邁步上了台階,喬霖還是站在門口,手機上的時間剛好是下午三點,他快速發了條資訊出去。

“鐘阮兒醒了之後,就把東西送過去。”

後路?

他這種人哪有後路,九死一生,才能成為人上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