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莊婉如笑著,往前挪了兩步,“我出去給你買了點水果。”

她把水果袋子往前送了送,臉上堆滿了溫柔的笑容,那眼神就像是剛認識溫國輝時似的,那麼柔情似水。

饒是溫國輝再不滿意,此時也發不出火了。

“你不要總是出去,萬一被記者拍到,又要惹出麻煩!”溫國輝心裡也忌憚警方那邊的動靜,不敢告訴他們自己已經醒了。

“我明白的,我都戴著帽子和口罩,很小心的。”莊婉如體貼的削了一個蘋果遞過去,“不過,我就是擔心律師那邊會出問題。”

溫國輝眉頭立刻皺了起來。

“我就是覺得,你這些年在商界中也有不少對家,萬一律師所收了更多的錢,出賣了你的話……”

當然有這個可能。

再加上溫國輝生性多疑,當即就坐了起來。

莊婉如不急著繼續說,輕聲細語的勸著,“你還是多找幾個律師,多打聽一下,這樣才保險。”

她放下水果刀,眼見著溫國輝深沉的望著自己。

不免搖頭笑道,“我跟你現在是一條船上的人,全世界,最希望你能東山再起的就是我了,要是我說的不對,你就當我冇說過吧。”

她說完,起身把病房收拾了一下,就拿著水壺出去了。

門關上,她立即鬆了口氣,拿出手機,給鐘曦發了訊息,“我已經按你說的做了。”

而此時,鐘曦就坐在劉律師麵前,並且給他遞過去一張卡。

“我知道你之前是受薄氏集團的委托來幫我,這次,我想雇傭你,幫我做件事。”

“這個……”劉律師目露難色,“鐘小姐,這件事薄先生知道嗎?”

“知道啊,不然我也不會來找你。”

鐘曦早就料到他會這麼問,神色鎮定的應了句。

劉律師這才收了那張卡,“好,我聽你吩咐。”

半小時後。

劉律師在走廊裡,愁容滿麵,“鐘小姐,我真的覺得不可能,對方可是上官律師,是我的前輩,我真的冇信心贏過他。”

鐘曦淡淡點頭,“我能理解你的心情。”

劉律師鬆了口氣,“那咱們趕快走吧。”

他既冇膽量跟鼎益集團對上,也冇本事能贏過上官浩宇,留在這兒,隻會是自掘墳墓。

他現在心裡一萬個懊悔,不該見錢眼開。

鐘曦淡淡嗯了聲,回過頭,扯動笑容,“可你要是僥倖贏了,就成了打破上官浩宇不敗戰績的人,一夜成名的機會,不心動?”

劉律師打退堂鼓的心思又被打破了。

“你們找上官律師?”秘書過來,用不善的目光打量著她們,隨後翻開訪客記錄,“不好意思,他今後兩天行程都很滿,冇有時間。”

除非是瞎子纔看不出,她就是看不起他們。

鐘曦早就預料到了,遞出名片,“那麻煩你幫我告訴上官律師,我曾經來找過他。”

那秘書把名片接了過去,輕笑了下,“行。”

鐘曦轉身就帶著劉律師走了出去。

纔出大門,遠遠見著一輛車開了進來。

“躲起來!”

鐘曦立刻喊了聲。

劉律師冇等反應過來,人已經被她拉到了柱子後麵。

隻見那輛車上下來兩人,一個是薄懷恩,一個就是這家律師事務所的金牌律師上官浩宇。

兩個人相談甚歡的樣子。

“上官律師,這件案子就全權委托給你了,希望你不要辜負我的期望。”薄懷恩眼神沉了幾分,“事成之後,必有重謝。”

上官浩宇不過四十歲出頭,一張口,便是溫和的笑聲,“薄先生放心,一定如你所願。”

薄懷恩一抬手,身後便有秘書遞上了一個信封。

直接塞進了上官浩宇的西裝裡。

“我不希望再看到溫國輝有翻身的機會,我這麼做,也是為了我的侄子。”

上官浩宇推了下框架眼鏡,“我明白,我會把這件事做好的。”

兩人又低聲說著什麼,一起走進了律所。

那邊劉律師已經緊張的說不出話來了,“這是怎麼回事?上官律師不是在給溫國輝辯護嗎!”

“嗯。”

鐘曦拿出手機,偷偷拍了一張他們倆的背影,然後立刻把照片發給了劉律師。

“拿著這個,去醫院找溫國輝,他會同意讓你給他辯護的,到時候,他還會把全部的身家都壓在你身上。”

劉律師嚥了口口水。

“那如果……”

“對,你會輸,而且是輸在上官浩宇手裡。”鐘曦回答的很快,“但同時,你也算贏了上官浩宇,因為他冇有你跟他裡應外合,他不可能達成這個目的,到時候,他會換其他方式補償你的。”

劉律師被這一番話震住了。

半晌,他猶豫開口,“那你花錢雇我為溫國輝辯護,是為了什麼?”

“因為我和薄懷恩的目的一樣,我也不希望溫國輝逃脫法網。”鐘曦說完,轉身看了眼這家律師所。

“劉律師,你的時間不多了,快去醫院吧。”

說完,她戴好帽子,快步走了出去,消失在了人群中。

劉律師站在原地,許久,猶豫著拿出手機,想要撥通閔助理的號碼,但最終還是放棄了這個念頭,按照鐘曦說的,立刻趕去了醫院。

鐘曦回家路上,就看到新聞風向一麵倒。

都說溫國輝病重,神誌不清,不能接受警方的詢問和任何指控。

而他的律師上官浩宇對這一說辭持沉默態度。

鐘曦拿著手機,坐在公車上,眉心鎖緊。

下一秒,車子在站台停下,她並冇注意到,身邊多了個人。

直到,他的手臂伸過她麵前,拉開了車窗,那熟悉的精緻袖釦映入眼簾,還有男人身上一貫的清冷木調的香水味。

她不免皺眉,瞥向他。

四目相對,他一雙冷眸深沉如海。

不等鐘曦開口,薄涼辰比了個手勢,示意她不要開口,就見前麵又上來幾個人,身上穿的西裝都是上官浩宇律師所的工裝。

鐘曦眉心一凜,詫異看向他。

薄涼辰自然勾了下唇角,“你能想到的事情,彆人自然也想得到,等著看。”

她一頭霧水,隨著車子啟動,那幾個人依次坐在他們麵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