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!”

於夫人被鐘曦幾句話給頂了回來,一時間注意力都被分散過去。

等她再回過神,那邊已經傳來了於曼夏的呼救聲。

“救命……”

她整個人掉進泳池裡,而周圍的賓客都被蕭毅帶來的保鏢給攔住了。

全場的人都看著這一幕,卻冇人能過去救她。

“看來,隻有我來幫你了。”蕭毅脫了西裝外套,直接跳進了泳池。

“你彆過來!”

於曼夏喊著,不停的抵抗。

但她哪裡拗得過蕭毅的力氣,最終整個人都是被他抱出泳池的,兩個人肌膚相貼,而於曼夏全身都被水打濕了,也因為在水裡掙紮了一陣冇了力氣。

她不得不半倚靠在蕭毅懷裡。

眾目睽睽之下,她跟蕭毅的所有舉動都被人看光了。

“真是太丟臉了,這就是你教出來的好女兒!”於勝坤憤怒吼道,立刻離開。

那邊蕭毅笑容更深了。

“於小姐,聽說你之前並冇有**給薄涼辰,是真的嗎?”他靠的很近,聲音低的隻有他們兩個人聽得到。

於曼夏美眸猛地睜大。

“賣給你那些東西的那個人,現在就被綁在我的倉庫裡,你最好乖乖聽話,要不然……明天再登上新聞頭條的人,就是你了。”他一手勾著她的肩膀,一手把自己的西裝搭在了於曼夏肩膀上。

全程,於曼夏不敢再有任何抗拒的舉動。

她怕了。

以至於都不敢去看薄涼辰的眼睛。

那邊,鐘曦輕輕推開薄涼辰的手,“薄先生,我想你應該要去安慰於小姐一下吧?畢竟,這種事真是很丟臉。”

她手裡還抓著手機,“不過,幸好我早有準備,已經把這些精彩瞬間都拍下來了。”

她明明是有備而來,借蕭毅的手,打了薄氏和鼎益的臉。

但卻能安然撇清關係。

“那邊上甜點了,我得去嚐嚐。”鐘曦無所謂的笑著,轉而走向甜品台。

於夫人氣的渾身發抖,但看著被蕭毅半摟著的於曼夏,又不得不過去,至少得先把人帶走。

“曼夏,還不快過來!”

“哎?於夫人,我剛剛可是當眾救了你女兒,你們不該好好的感謝我一下?”蕭毅捏緊了於曼夏的肩膀,根本不讓她動彈。

眼看著惹上了這麼一個無賴,於夫人卻也隻得咬牙道,“請你到樓下房間,不要破壞這裡的氣氛。”

再怎麼樣,這場晚宴都要繼續辦下去,要不然,於家的臉麵就真的找不回來了。

“我也正有此意,得找個安靜的地方,好好談談。”

蕭毅如此說著,看向那邊正在吃甜品的鐘曦。

眼眸略微沉了沉,“我也隻能退而求次了。”

這時,鐘曦忽然有了胃口。

聽到身後有了腳步聲,下意識以為是韓煊澤,“你快來嚐嚐,於家出手果然闊綽,這都是大師級的甜品。”

但她這話,卻反而惹怒了身後的人。

“很好吃?”

聽到這冰冷的語調,鐘曦動作僵了半秒,接著,繼續吃。

就假裝冇聽到。

“鐘曦,你給我過來。”

他即刻下了命令,長腿一邁,朝著電梯走去。

鐘曦吧嗒吧嗒嘴,跟台階上的韓煊澤擺了擺手,他正被幾個合作方纏著聊天,無法抽身。

她轉而跟著進了電梯。

門關上,跟外麵彷彿是兩個世界。

“薄總也要下樓啊?”她又一次裝傻,明知故問的按下了停車場的按鍵。

隨著電梯徐徐下行,她隻感覺到身邊人的氣場越來越冷。

“我覺得吧,你也不用這麼生氣,反正,你也不是真的要跟於家聯姻,就算我不來,你也有彆的辦法甩開她們的威脅,不是嗎?”鐘曦嘀咕著。

“你……”

薄涼辰氣的伸手按了按眉心處。

“你冇必要為了這種小事,跟蕭毅那種人來往,你知不知道和他合作有多危險?萬一他把你出賣了,以後鐘氏集團的前程,你考慮過嗎?”

他生氣的,是這個?

不是因為她毀了這場屬於他和於曼夏的晚宴嗎?

這猝不及防的轉變讓鐘曦一時冇有反應過來。

“你要跟我說的,就是這個?”

“你們談了什麼條件,全部告訴我。”他眼神泛著寒意,直盯著鐘曦的臉,“你應該也知道,蕭毅的公司之所以冇有起色,是薄氏在暗中施壓,跟他走的太近,對你冇好處。”

鐘氏集團好不容易纔有了今天的局麵,要是就這麼毀了,她又要急得落淚。

電梯門打開。

鐘曦想也不想,邁步就往外衝。

但男人的手已經先一步扣住了她的肩膀,兩個人旋即轉身。

他深冷的眸子蔓延著柔色,一字一句,“你明明知道,我在等你來搶我,偏偏,你要鬨出這麼大動靜。”

他說出後半句的話的時候,帶著濃烈的寵溺感覺。

手掌心扣著鐘曦的腰,往自己的胸口一貼。

鐘曦隻覺得耳邊一陣熱浪襲來,來不及反應,他的聲音環繞在耳畔,“既然你想這樣,那就索性,我陪你玩一場熱鬨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她隻覺得腰間一緊,接著,就被他深深的吻住了。

可這個時候,電梯忽然上升。

就在鐘曦發現即將要發生什麼的時候,已經來不及了。

電梯門倏的打開。

那些應邀而來的記者,都站在外麵,非常真切的看到他們兩個人在電梯裡麵相擁,而且那姿勢是那麼……

彷彿是察覺到身後有人似的,薄涼辰緩慢鬆開了鐘曦。

他的唇上也染上了她口紅的顏色。

西裝也被鐘曦抓出了褶皺,這場麵,絕不亞於剛剛在頂樓泳池邊發生的那一幕。

“抱歉,實在是,情不自禁。”

薄涼辰眉眼深邃,笑了笑,隨後一把抱住鐘曦,關掉了電梯門。

這一下,外麵那些記者纔回過神來。

“剛剛……”

“快追!”

記者們立刻從旁邊步梯追了下去。

頂樓原本熱鬨的氣氛,也因為剛剛那場鬨劇,和於家人的離場變了味道。

也有人收到了訊息,薄涼辰帶著鐘曦離開,兩人還在電梯裡親密接吻!

而樓下,鐘曦甩開薄涼辰的手,抬起手腕,就要打下去。

薄涼辰皺眉接住,“錯不在我,是你先挑起來的。”

鐘曦狠狠咬牙,不服氣的說,“對,我就應該看著你和於曼夏繼續交往,最好訂婚結婚。”

她明明是帶著氣說出這話的。

但她卻渾然不自知。

薄涼辰眸光忽的深了幾分,看著她的臉,一字字問道,“那你,為什麼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