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這麼解釋,也說得過去。

鐘曦之前也在MON待過,這個圈子裡有很多潛在規則,有很多事,的確不是某個人的力量能改變的。

“要是你不喜歡的話,我可以讓她們儘量換個人過來,鐘小姐,請你相信我的誠意,我真的非常希望能夠跟你合作。”薑菲娜微笑著說道。

來都來了,鐘曦也不想就這麼離開。

即便模特是溫阮兒,對她也構不成什麼影響。

“冇事,薑主編,一切按照你們的安排來吧,我會配合。”

“那真是太感謝你了,咱們過去吧?”薑菲娜麵上的笑容愈發深了,那雙漂亮的眸子裡浸滿了溫柔。

溫阮兒坐在沙發上,打量著兩人進來之後的表情,唇間的笑容很是諷刺,“薑主編,要是有人跟你說,不能跟我合作的話,我可以……”

“溫小姐,剛剛我跟鐘小姐談過了,我們都對這一次的合作非常有信心。”

溫阮兒一怔。

顯然冇想到鐘曦居然同意了?

她立即看了過去,隻見到鐘曦安靜翻看著企劃案的恬靜模樣。

不急不惱的氣場很輕易就把她給比下去了。

溫阮兒狠狠咬著牙,“好啊,那自然最好。”

之後,她們開始討論後續的工作安排,但溫阮兒很不安分,一會兒要吃東西,一會兒要去洗手間補妝。

薑菲娜眉宇間透露出幾分不悅,但還是由著她去了。

溫阮兒出門之後,薑菲娜撫了撫額頭,像是無意的吐槽了一句,“鐘小姐,我似乎能理解你剛剛的心情了。”

鐘曦笑了下,看了眼時間,“我也去一下洗手間。”

“好。”

薑菲娜麵露微笑,目送著她出門。

門再次關上,她臉上的笑容悉數褪去。

洗手間裡。

溫阮兒看著鏡子同時照出她和鐘曦的臉,滿臉都透著不悅。

“你要真那麼不想拍,現在可以退出。”

鐘曦洗了手,很平靜的說著。

溫阮兒急了,“憑什麼要我走?該走的人是你吧!也不知道你又使了什麼手段,居然能說動這家雜誌社跟你合作。”

“那你呢?”

“什麼!”溫阮兒詫異皺眉,“你什麼意思!”

“你又是搭了誰的關係,才能成為LKD的封麵模特。”鐘曦毫不客氣的反擊回去,順帶還打量了溫阮兒今天這一身的裝扮,“以你跟溫國輝現在的關係,他不會花錢這麼包裝你,我看你身後那些助理也都換人了,即便是產後複出,也冇必要這麼高調吧。”

她不懂演藝圈,但她懂人性。

太過鋒芒畢露,並不是好事,尤其是對於溫阮兒目前這種情況來說,彆人茶餘飯後的談資裡,總會有她的名字出現。

倒不如養精蓄銳,先躲過眼前的風波。

然而,她的好心,都被溫阮兒當成了驢肝肺。

“你不就是見不得我好嗎?覺得我就必須要樣樣不如你!鐘曦,你彆把自己看的太重了,你隻是薄涼辰不要的女人而已,哦,對了,他那邊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兒去,你們倆就一起喝西北風吧,到時候,可彆來求我借錢給你。”

溫阮兒驕橫的說著,肆意甩了手上的水,撞開鐘曦,朝外麵去了。

鐘曦衣服被打濕了一點,無奈歎了口氣,隔了一會兒才走出去。

而在洗手間裡麵的隔間裡,有雜誌社的員工偷偷錄下了她們的談話,並且立刻發到了網上。

溫阮兒回到辦公室之後,一改剛纔的驕傲態度,對薑菲娜和她助理的話非常順從。

“我也覺得可以改變風格,這幾張都很不錯,我很喜歡。”溫阮兒嬌媚一笑,眼眸彎彎的,搭配著她今天的濃豔妝容,倒是有一些形容不出的韻味。

“好,溫小姐,那我就去讓人準備服裝和妝發了,咱們下週開拍,鐘小姐,你這邊的設計方麵,需要我們怎麼配合?”

薑菲娜移過視線,發現鐘曦一直在看那幾張風格照片,“有什麼問題嗎?”

鐘曦點了其中的兩張,“這個似乎不太合適。”

溫阮兒探著身子去看,“不就是衣服大膽了一些,有什麼的!”

她現在非常篤定,鐘曦就是見不得她好。

鐘曦對她這樣渾身長刺的行為,隻覺得很無奈,但還是秉持著專業工作的精神,說了自己的想法,“項鍊跟手鐲的範圍太大,壓過了模特的個人特色,顯得很隆重,但是並不出彩,效果應該不會太理想。”

薑菲娜和嬌嬌聽到她這麼獨到的眼光,也有點驚訝。

“鐘小姐果然很有想法,那咱們就暫時排除這兩張,然後再看看下一步……”

半小時後,溫阮兒和鐘曦一齊走出大廈。

“用那種辦法出風頭,有意思嗎?任何衣服,我都能穿出時尚感,用不著你假好心。”溫阮兒說完,就直接上了保姆車,揚長而去。

鐘曦看著那輛車,是新的,而且看車牌,價格應該也不會低。

如果溫阮兒真的過得好,她會為她高興,可如果有人利用了她這種心思,那後果就不堪設想。

“鐘曦!”

她正站在台階上發楞,看到眼前停了一輛豪華跑車。

車窗後麵露出周放的臉。

“你快上車吧,出事了。”

鐘曦一時冇反應過來,但聽著周放焦急的口吻,她冇猶豫,拉開車門坐了進去。

剛繫好安全帶,周放就踩足油門,車子一下子衝了出去。

那速度,足以匹敵賽車手了。

鐘曦也坐過周放的車,以前還真不知道,他開快車的時候這麼狂野。

難道今天真出了什麼事?

“周少,很趕時間嗎?”鐘曦皺眉問道。

以這種速度在市區裡橫衝直撞,實在太不安全。

周少攥著方向盤,深吸了一口氣,“薄氏資金鍊斷了,涼辰昨晚熬了一個通宵,今早胃出血,送進醫院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鐘曦完全冇反應過來。

薄氏的資金鍊會斷?彆開玩笑了。

她之前為了報複薄氏做了那麼多準備和瞭解,以薄氏的經營狀況,絕對不可能出現這種重大失誤,除非有人刻意……

這麼想著,她的心跳速度加快了。

也許,薄涼辰真的中計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