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讓溫家派人來接,順便告訴溫阮兒,我永遠不會再見她。”

他不想再見到任何跟鐘曦有關係的人。

一場會議,開的非常雷厲風行,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薄涼辰身上散發出來的淩厲氣勢。

不僅處理掉了跟蕭毅有過勾結關係的合作公司,還對被牽扯到其中的經理們進行了降職處分。

餘下一些人,人人自危,不住的擦著冷汗。

“薄氏不養閒人,你們要想繼續留下,我不會動任何人,但有人,若是想跟蕭毅裡應外合,彆怪我不留情麵。”

話音落下,所有人都警惕起來。

立刻齊聲說,“薄總放心,我們對公司絕無二心。”

“閔助理,開始做下一季度的彙報。”

薄涼辰寬厚的背靠在椅子上,掀眸看著螢幕上出現的字樣,市場部的經理開始做彙報。

他非常冷靜,也已經控製好了心裡不安寧的脾氣。

但怎麼,就是平靜不下來。

那顆心狂躁的跳動著,看到的每一個影子,都讓他想起鐘曦。

直至會議最後,他覺得精神更加失控。

“薄總,晚上還是讓司機來接您吧。”閔助理怎麼看都有些擔心,薄涼辰的狀況非常差。

他入職薄氏這麼多年,從冇見過薄涼辰如此失控。

“不用。”

他說著,拉開車門,坐了進去。

接著,他那輛專屬座駕,就直接從薄氏集團的地庫飛馳出去,直奔城中酒吧。

周放早就準備開了酒在等他。

一見麵,就立刻抱怨,“我家老太太又對我花樣催婚了,你快幫我想想轍!”

薄涼辰一個冷豔睨了過去,“你覺得,我現在這樣,可以幫你?”

“……”

周放心想也對,他一個離異大齡男青年,能給他什麼有用的建議,更何況,現在薄氏這個狀況,薄涼辰應該也挺頭疼的。

想到這兒,周放不禁開解起自己的兄弟來。

“你也不用把蕭毅那小子放在心上,就他帶走的那幾個人,對薄氏而言,根本不算什麼吧!”

薄涼辰看著酒杯裡的冰塊,悶不做聲。

那邊周放還在喋喋不休的嘀咕著。

“人嘛,肯定要往高處走,要往前看,你也得打起精神來,要是被人知道,你薄涼辰因為一個蕭毅落魄了,那肯定都要同情的悲慘遭遇。”

“同情?”

他好像想到了某個可能性。

“你,你怎麼這個表情看著我?”周放眼睛瞪得圓了,一點點往後麵退。

他跟薄涼辰認識這麼久,每次薄涼辰有什麼計劃的時候,眼神就是這樣!

周放覺得眼皮子突突的跳。

“薄總,我都已經被催婚得頭暈腦脹了,你就彆再壓榨我的利用價值了。”

薄涼辰眯了眯眸子。

“這件事,必須你做。”

周放用腳指頭想,也能想到,十有**,跟鐘曦有關!

他抬起手肘,乾了杯子裡的酒。

“你幫我解決家裡的催婚,我就幫你。”

“成交。”

薄涼辰眉眼眯了眯,一下午的火氣似乎都被這一杯冰冰的啤酒壓下去了。

周放看著他的表情,立刻意識到一件事。

他上當了。

薄涼辰要幫他擋住家裡那邊的催婚,可能會有很多理由,但薄涼辰明擺著對鐘曦毫無辦法,他又能幫上什麼忙?

幾杯酒喝下去,周放覺得生活更加苦悶了。

翌日一早。

鐘曦接到了薑菲娜助理嬌嬌的電話,約她去雜誌社一趟,有些合作細節需要見麵談一談。

她到了之後才發現這家雜誌社的規模遠遠超乎她的想象。

能夠登上這本雜誌封麵的明星全都是時下最有人氣的俊男美女,而且上麵采訪過的設計師和奢侈品品牌不勝枚舉。

也有很多鐘曦非常尊敬的設計師照片掛在走廊裡。

“鐘小姐,這邊請。”嬌嬌微笑著轉過身來,“薑主編還在會客,您稍等。”

鐘曦點了下頭。

剛坐下冇多久,就看到一道有些熟悉的身影走了過去。

她有些好奇,卻想著,多半是她看錯了。

然而冇多久,她竟然親眼看到溫阮兒被薑菲娜帶了進來,而且兩人臉上皆有笑容。

“鐘小姐,讓我來為你介紹一下,這是我們下一期封麵雜誌的模特,溫阮兒小姐。”薑菲娜舉止得體,一開口,便讓助理去倒咖啡。

溫阮兒此時穿著時髦漂亮的皮裙,產後身材也恢複得很快,雖然臉色不太好,但畫著濃妝也不影響。

她笑著摘下墨鏡,在鐘曦另一邊的沙發上坐下,高跟鞋非常漂亮奪目。

“薑主編,不用介紹了,我跟她,是老熟人了。”

“你們認識?”薑菲娜措怔了梁妙。

嬌嬌把咖啡放下,在薑菲娜耳邊低語了幾句。

一下子,薑菲娜震驚的看著她們倆,“我剛回國不久,對這邊的事情,真的不清楚。”

“沒關係,薑主編,大家都是為了工作。”溫阮兒率先開了口,“我非常期待能登上LKD的雜誌封麵,也很期待,鐘設計師會給我設計出什麼漂亮的首飾。”

鐘曦全程垂眸不語。

薑菲娜輕咳了下,“鐘曦,要不,我們出去聊一下?”

鐘曦起身,走了出去。

門關上,薑菲娜把她帶到了隔壁辦公室。

“真不好意思,我事先不知情,要不然,我會換一個模特的,你要是有這方麵的需要,我現在就去跟她們那邊談。”

薑菲娜已經表現出了她們的誠意。

鐘曦輕輕搖了下頭。

“薑主編,我能不能問你一件事?”

“你說。”

“為什麼你們會選擇跟溫阮兒合作?就我所知,她剛剛產後複出,個人形象也跟LKD之前的模特形象不太相符,是因為風格的轉變,還是資本的驅動。”

她問的很直接。

如果溫阮兒背後有人給她撐著場麵,又刻意促成了她們合作的一個局麵。

那這個局,多半是薄懷恩在幕後操縱。

她不想糊裡糊塗的變成某個人複仇的工具。

而且,在這個看不清真相的迷局之中,受傷害最大的,一定是她和溫阮兒。

薑菲娜聞言,有些為難的說,“雖然我是主編,但這種選模特的事情,是下麵的人做的,我冇有參與過具體過程,但聽說,是溫阮兒經紀公司主動來找我們合作的,這個,有什麼問題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