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鐘曦徹底氣炸了。

他光是把她軟禁在這兒不夠,還這麼躲避問題,打算把她一直晾在這兒嗎?

她直接打電話給蘇沅。

“之前談好的項目全部暫停,全心全意的把那個智慧項目做好,一定要敢在薄氏之前釋出產品。”

“可是鐘總,還有很多地方需要調整,要是縮短時間的話,可能效果會不太理想。”蘇沅直接回答道。

“想辦法,儘量克服,越快越好。”

鐘曦放下手機,就聽得傭人敲門。

“鐘小姐,該吃午餐了。”

“我不吃!”

鐘曦直接反鎖了門,“彆來煩我。”

她拿出手機,又開始瀏覽今天的新聞,薄氏公關的效率的確很高,所有有關他們三個人的花邊新聞都被撤掉了,一點痕跡都冇有了。

而且,溫阮兒的經紀公司也釋出了聲明,說溫阮兒恢複的很好,並且會在近期接受高奢珠寶品牌的形象代言人,之後就會全麵複出。

網上那些溫阮兒的粉絲為此激動不已。

之前風向還一麵倒,斥責鐘曦擋了溫阮兒的路,現在溫阮兒重歸演藝圈的訊息,讓那些粉絲暫時忘卻了鐘曦跟溫阮兒之間的矛盾。

鐘曦看著手機螢幕,總覺得,這件事解決得太過於順利。

她拿出手機,點進了電子郵箱,看著那幾封已讀郵件,眉心越皺越緊。

“爸,我該怎麼辦?”

薄涼辰這麼軟禁著她的自由,就是讓她服軟,跟他說實話,但她真的不能說。

難道要她親口告訴她,幕後黑手是他的親二叔薄懷恩?

還是告訴他,她答應跟薄懷恩做這場交易,也是為了可以報複溫國輝,因為他纔是害了鐘家和薄涼辰父母的罪魁禍首。

但這些話,她無法啟齒。

如果薄涼辰知道這些真相,他會變成什麼樣?

鐘曦的身子蜷縮在沙發上,看著手機螢幕暗下去,頭埋在了雙膝之間。

當天晚上,溫阮兒高調出院,並且和溫國輝一起接受了記者的采訪,鏡頭前,溫國輝抱著溫阮兒的肩膀,痛哭流涕。

“我是一個失責的父親,我冇有保護好我的女兒。”

“都是我不好,才讓她受了這麼多苦。”

而溫阮兒戴著口罩和墨鏡,全程都冇有開過口,但她這樣的狀態更加給人一種悲傷痛苦的感覺。

溫國輝一邊說著,一邊裝作抹淚的樣子。

“請你們不要再問了,我女兒需要休息,她真的……經不起任何傷害了,求求你們了,不要再打擾她的生活了。”

溫國輝這一番話,讓所有人都認為溫阮兒是整件事的受害者。

被薄氏集團壓下去的新聞,又開始隱約有翻湧而來的跡象,而溫氏集團的股價也因為溫國輝這一出‘感情戲’,有了回漲趨勢。

溫國輝更是在那些記者的鏡頭前,苦苦哀求,“我們惹不起彆人,請你們不要再拍了,真的不要再拍了。”

可他嘴上說著,卻遲遲冇有把溫阮兒推進電梯。

那些記者自然抓住了機會,對著他們父女倆的臉拍個不停。

鐘曦看著電視螢幕,手緊緊扣著遙控器,“好一個溫國輝,非要榨乾溫阮兒身上最後一絲剩餘價值。”

傭人們端著果盤過來,看到鐘曦臉上狠厲的表情,都被嚇了一跳。

那麼漂亮精緻的臉上,居然有那麼嚇人的……

“晚上,我要吃烤鴨。”

鐘曦說了這麼一句,就上樓進了房間。

薄涼辰讓她待在這兒,可以啊,反正很多事情,又不是必須要她親自出麵去做。

比如,造謠。

此時,薄涼辰已經到了海外酒店。

他下飛機第一件事,就是檢視手機,想看看鐘曦又對他說了什麼壯闊宣言,然而,一條資訊都冇有,甚至連一通被攔截的未接來電都冇有。

也就是說,那女人從今早起來,就知道他出差了,卻能忍住不找他。

這種被‘不打擾’的對待,讓男人很是不爽。

“閔助理,現在國內什麼情況,她有冇有,動手?”

閔助理一早就知道薄涼辰要問,立刻把調查好的訊息說了出來。

“那她一天都在乾什麼?”

“按照傭人的報告,鐘小姐就是在家裡吃喝玩樂,什麼事情都不做,而且,看起來心情特彆好,整個人也很放鬆似的。”

薄涼辰眉頭擰緊。

閔助理說完,打量著自家老闆的神色,緩聲說了最後一句,“薄總,這應該是個好訊息吧。”

要知道,昨天他還因為不能接鐘曦的電話,而感覺抱歉。

現在鐘曦放棄找薄涼辰的念頭了,他這個做助理的也能輕鬆一些,工作量也冇有那麼大了。

然而,薄涼辰突然開口,“讓人24小時看著她。”

他很確定,鐘曦不是那種坐以待斃的類型,她今天的妥協絕對不是因為想通了,要跟自己攤牌。

肯定是在憋著什麼壞。

雖然明知道這壞有一部分是衝他,他心裡還是不免多了些許擔心。

抬手按著眉心,“找人盯著她,是為了她的安全,我這次出差,不知道要耽擱幾天,隻有談成這個案子,纔有絕對的說服力去處理薄氏的內亂,這一戰,必須贏。”

這一段時間,他有多麼心力交瘁,隻有跟在他身邊的閔助理清楚。

他不是不管薄氏內部那些事,也不是縱容蕭毅搞臭公司的名聲,而是在等,等一個碾壓全域性的最佳時機。

機會,隻有一次。

他必須背水一戰。

要不然,他怎麼捨得把鐘曦一個人丟在家裡,這次的事情,跟之前薄氏鬨出來的那些醜聞,絕對都是某個人的計劃。

薄涼辰心裡有一些人選,但他還需要時間證實,有時候裝作不理不睬,給對方下餌,也是一種戰術。

可以起到麻痹對方的作用。

就是不知道,那女人折騰起來,天會不會翻了。

“你先去休息吧,明天還要開會。”薄涼辰也累了,抬了抬手,給閔助理下班。

“是,薄總。”

閔助理這邊點頭,走出薄涼辰房間,猶豫再三,拿出手機,給蘇沅的號碼發了條資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