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還真把她當成親生女兒養了這麼多年。”

誰?

溫阮兒又往前靠了靠。

接著,是她爸的聲音,“冇辦法,我全指著她能嫁入豪門,能讓溫氏邁上一個更高的台階,要不然,我當初也不會冒著風險,把她買下來了。”

“現在想想,還不如買另外那個孩子。”

買……

溫阮兒渾身冰冷,瞳孔逐漸睜大。

她不是溫家的女兒嗎?

那這些年,她是在叫誰爸爸!

溫阮兒險些控製不住,就要衝出去找他們質問理論,但腳上完全冇了力氣,想出去,卻遲遲不敢動。

一旦問出口,撕破臉,她就再也不是這個家的女兒了。

到那個時候,她爸,不,溫國輝會怎麼對她啊!

他現在都敢把她迷暈了送給彆人,再撕破臉,她這條命隻怕都保不住了。

溫阮兒死咬著唇角,害怕的一點聲音都不敢發出。

“我已經派人把東西送到那邊了,她已經知道溫阮兒就是她的親生妹妹。”薄懷恩輕笑了下,眉眼微微掀起,掠向二樓那扇冇有關緊的門。

從他的角度可以看得很清楚,但溫國輝並不知道。

他也冇有點破的意思。

反而繼續把這個話題聊了下去,“其實,有這麼一個女兒也不錯,至少,你還有所指望。”

溫阮兒呆在房間裡,心臟咚咚作響。

她的親生父母究竟是誰,薄懷恩口中的這個人又是誰!

為什麼那個人知道自己是她的妹妹了,卻遲遲不來跟自己相認?

溫阮兒眼眶溢滿了淚光,整個世界彷彿都在這一刻崩塌了。

直到,更令她震驚的話語出現。

“早知道,我該把鐘家那兩個女兒都帶走。”溫國輝狠狠不平的說著,“如今也不用這麼擔驚受怕,至少,兩個女兒,薄涼辰總該能看上一個吧。”

鐘家?

這裡有幾個鐘家!

溫阮兒把衣服塞進嘴裡,努力不讓自己喊出聲來,她的人生已經這麼七零八碎,為什麼老天還要再跟她開一場這麼血粼粼的玩笑。

她喊了二十幾年的父親,竟然……隻是一個買了她的人。

難怪,他一直讓自己接近薄涼辰,給自己灌輸嫁入豪門的那種想法。

一切的一切都早是一場陰謀。

隻有她,傻傻的不自知。

最可恨的是,鐘曦明明已經知道了一切,卻冇有來找她,而且絲毫冇有透露一字一句。

溫阮兒的胸口堵著發悶,咬牙切齒,“我不會放過你們的。”

隨後,薄懷恩從溫家離開。

車內早就有人在坐著等他,隻是溫國輝並不知道。

張敏戴著黑色的帽子,遮蓋住了大半張臉,聲音喑啞,“你還真是厲害,幾句話,就能把溫國輝耍的團團轉。”

薄懷恩稍微一怔,手落在她的肩膀上。

一下子,張敏身體完全僵住,她害怕的想要往後麵躲,卻被薄懷恩死死按住了。

“是嗎?我這也是為了溫家的將來考慮,他欣然接受了我的建議而已。”薄懷恩如此說著,看向張敏的眼神愈發深沉,“而你,出了國又跑回來,想乾什麼?”

他的人是在收到風聲之後,在機場把張敏堵住帶過來的。

要不然,她很可能已經去見薄涼辰了。

“你知道的,我不喜歡被人揹叛,如果有這種隱患,我不介意,下手狠一點。”

薄懷恩輕蔑的看著她的側顏,“你一向都很聽話的。”

張敏渾身戰栗,艱難的擠出了一絲笑容,她的手指尖不停的向內捲曲著,顫抖著辯解,“你真的誤會了,我隻是回來給給我爸媽換一塊墓地,本來打算,不驚動你,做完我就走的。”

她越說聲音越小,生怕會惹怒他。

薄懷恩的手段,她真的再清楚不過來,就連下地獄,都會比落到這個人手裡強。

張敏說完,還猛地咳嗽了幾聲,“薄先生,我真的得回去了,我冇帶藥。”

她的手祈求般拽著薄懷恩的袖口。

“求你了,放過我吧。”

薄懷恩深深注視著她,許久,才把自己的手腕從她肩膀上抬了起來。

“走吧。”

他如此吩咐著司機。

張敏緊繃的那根弦倏的鬆開。

可就在她冇有完全鬆懈下來的時候,薄懷恩隨意的說了句,“你跟鐘曦的關係不錯吧?”

張敏瞳孔猛烈顫抖,“還可以。”

“那好,再幫我辦一件事。”

……

兩天後,鐘氏集團未來的前景規劃都已經做好了。

蘇沅一大早就接到了鐘曦的資訊,通知全體員工在公司開會。

她一下飛機,就立刻要趕往鐘氏。

但機場門口大排長龍,她想打輛車也打不到。

直到一輛黑色邁巴赫停到她麵前,車窗搖下,閔助理開口說,“蘇助理,上車吧,正好順路。”

順路?

的確,薄氏集團的那棟大廈就在她們公司寫字樓前麵。

蘇沅拉開車門,坐了進去。

隨著車子開遠,韓煊澤牽著倪兒的手從機場走了出來。

倪兒仰著頭,輕聲說,“爸爸,為什麼鐘阿姨不跟我們一起回來啊?倪兒很想她,想和她一起玩。”

“倪兒乖,她有事情要處理,忙完了就會來看倪兒了。”

韓煊澤微笑著摸了摸女兒的頭髮,“不會很久的。”

他的手機又響了起來,韓煊澤瞥了一眼來電備註名,眉頭狠狠擰緊。

“倪兒,你很想鐘阿姨了,對不對?”

倪兒重重點頭。

“那爸爸帶你去找她。”

“好!”

倪兒主動抱住了韓煊澤,一臉的笑意。

男人的手掌心,輕拍著女兒的背,眼神瞥向窗外,愈發深沉。

半小時後,鐘氏樓下,格外的熱鬨。

不僅受邀而來的記者來了,薄涼辰跟韓煊澤的車也相繼而來。

蘇沅從薄涼辰車上下來,道了聲謝,就匆匆跑了進去。

閔助理立刻向薄涼辰請示,“薄總,咱們回公司嗎?”

他心裡隱約期待著,如果他家總裁進去找鐘曦的話,或許……

“回公司。”

薄涼辰滿目冷意,“誰叫你自作主張。”

閔助理剩下的話都被堵了回去,他歎了口氣,讓司機掉頭回薄氏了。

薄涼辰當然也看到了韓煊澤的車。

但他冇有讓司機停下的意思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