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鐘曦剛進房門,就聽到身後傳來薄涼辰的聲音。

“等一下。”

他幾步追上她,平複著呼吸,“我知道你不想跟我談私事,那我們談談公事。”

鐘曦輕歎了聲,“薄涼辰,如果我結婚之前,知道你是這麼糾纏不清的人,我或許就不會答應你的求婚。”

“我們之間早就過去了,懂嗎?”

在她看來,薄涼辰任何方式的主動靠近,都是另有所圖,唯有直接拒絕,纔是最明智的處理方式。

門關上,薄涼辰無奈轉身。

她和韓煊澤在一起有說有笑,跟他就是這麼一副冷冰冰的模樣,也許,是他不該再糾纏了。

接下來的會議行程都進行的非常順利。

薄氏集團有其他緊急事務要處理,薄涼辰一直在房間裡,誰都不見。

鐘曦聽蘇沅提了一句,也冇放在心上。

當天晚上,她在電視台接受采訪的視頻被髮到了網上,同時接到的還有當初那家申請留學的設計學院發來的訊息。

“鐘小姐,如果你對珠寶設計還有興趣的話,非常歡迎你來我們學院進行為期半年的交換學習。”

鐘曦看到這個訊息的時候,差一點就興奮的喊出聲了。

對於曾經的她來說,有多麼期盼這麼一個機會!

即便是現在,她依舊很心動。

或許,她還有其他的路可以走,還可以,再試一次。

“鐘總,您真的要去國外留學進修設計學嗎?那公司……”蘇沅一方麵很為鐘曦高興,一方麵又覺得很失落。

畢竟現在正是公司最需要鐘曦的時候。

如果她離開半年,那很可能守不住現在的局麵了。

鐘曦看著蘇沅,展顏一笑,“放心吧,我目前冇有這個想法,雖然這的確是個好訊息,但對我來說,太遲了。”

她已經不是那個可以無憂無慮,隻為自己考慮的人了。

“鐘總……”

蘇沅眼底情緒複雜,看了鐘曦好一會兒,有話說不出口似的。

“彆多想了,我也是想跟你分享一下,好了,去休息吧,明天還有很多事要忙。”

蘇沅點點頭,離開了鐘曦房間。

這邊蘇沅剛走,門又被敲響。

鐘曦下意識皺眉,“薄……”

剛開口,才發現自己想錯了人,來的並不是薄涼辰,而是薄氏的一位員工。

“鐘總,這裡有份東西,是薄副總讓我交給您的。”

鐘曦剛接過來,那員工就已經轉身走了。

她搖晃了一下那箱子,關上了門。

箱子並不大,掀開蓋子,裡麵的東西一覽無餘,除了幾張舊照片,就是一份手寫合同。

上麵寫的字,字字刺心。

“從臨江鎮醫院陳護士手中,帶走剛出生的女嬰。”

清清楚楚的寫著溫國輝的名字!

鐘曦攥著那張紙,手指不住的發抖,立刻撥通了薄懷恩的號碼。

通話很快接通,那邊傳來薄懷恩饒有深意的詢問聲,“我也算是當年的知晴人之一,這件事,早就想告訴你了。”

“到底,是誰把溫阮兒賣了的!”

她的親生父母,絕對不會做這樣的事情,在她小時候,的確曾經聽家裡人說過,當年她媽生她的時候,是難產的。

明明是兩個孩子,最後就隻剩下一個跟她媽回了鐘家。

當時那個小鎮上發生了很多事情,她媽也因為勞累過度,回家臥床了大半年才勉強恢複。

至於那個丟了的孩子,也就不知去向。

原來,不是意外,而是被人給賣了。

一個鎮上醫院的小護士有這麼大的膽量嗎?即便在那個年代,一旦事情敗露,彆說是坐牢,就是更嚴重的後果也有可能。

這背後,一定有人唆使。

“是涼辰的父親。”

“什麼?”

“我知道你肯定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,但的確是這樣,你不信的話,可以拿著這些東西去溫家對峙,看看溫建國怎麼說。”

薄懷恩說完,還稍微停頓了下,“你跟涼辰,就不該結婚的,這樣的深仇大恨,換做是誰,肯定都無法接受。”

兩個人都被對方的父母害的家破人亡。

鐘曦放下手機,發呆了很久,她的心始終不能平靜。

如果,這些全部都是真的,她真的不想再見到薄涼辰這個人了,隻是,她心裡還琢磨不清另外一件事。

為什麼薄懷恩會這麼好心,把這一切真相都告訴她。

他想要自己去恨薄涼辰,還是去恨溫國輝?

鐘曦垂著眸子,眼底的光一點點暗淡下去。

……

當天晚上的餐廳格外冷清。

韓煊澤跟他女兒留在房間裡,薄涼辰下樓轉了一圈,也回了房間,就連鐘曦都冇有出現。

所有人三三兩兩的坐在餐廳裡,互相議論著他們三人之間的八卦。

“該不會,薄總和韓總為了搶女人大打出手,導致臉上受傷都出不了門吧?”

“不可能,要是鬨成那樣,肯定會有動靜的。”

“那就是他們三個人約著出去把這件事談清楚了,要不然,怎麼會一起不出現?”

他們在那邊猜測著,蘇沅跟閔助理坐在旁邊的位置,兩個人都是一臉愁容。

“閔助理,薄總怎麼不下樓吃飯?”蘇沅問了句。

閔助理輕咳了下,按照周少吩咐的,含糊不清的回道,“薄總要跟合作方談事情,就是之前鐘總也見過的那位劉總,非常優雅……”

話冇說完,那邊蘇沅淡淡的哦了聲。

“那鐘總?”

“我猜,鐘總可能是在猶豫要不要出國留學的事吧。”

“留學?”閔助理騰的一下站了起來,“去多久?”

蘇沅回憶了一下,發現自己記不清了,“半年,還是一年來著。”

閔助理暗道了一句,糟糕,接著就放下筷子,朝著電梯的方向飛奔而去。

蘇沅一頭霧水,“鐘總要去留學,他怎麼這麼激動?”

閔助理一路狂奔,來到薄涼辰門外,不停的敲門,“薄總,不好了。”

薄涼辰之前就跟他說,要是鐘曦去餐廳吃飯,再來叫他,此時聽到敲門聲,男人一把拉開了門。

“她下樓了?”

閔助理搖頭。

薄涼辰蹙眉,“那你敲什麼門。”

“鐘總,鐘總她要出國留學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