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趙璟帶著鐘曦轉了好大一圈,等到參觀完,時間已經臨近中午。

“要不,先吃午餐,然後再去分公司?”

鐘曦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總結經驗這方麵,點頭應了個好字,就跟著趙璟繼續往前走。

看著她專注又認真的神情,趙璟本來已經放下的那些心思又冒了出來。

“鐘曦,其實前段時間我們之間有過一些不愉快,但那都是我鬼迷心竅,我現在已經改過了,我覺得,也許我們可以進一步瞭解,再……”

“鐘小姐?”

在他們前麵不遠的地方,韓煊澤和秘書正走過來,他一眼便認出了鐘曦,一向清冷的眸子裡染上了些許暖意。

“陸先生。”

鐘曦這時才從思緒中緩過神來。

“你來跟趙少談合作?”

“也不是。”鐘曦展顏一笑,倆人聊得很是投機。

幾句話的時間,趙璟就被冷落在了一旁,他攥著拳,想插話,卻根本插不上。

正好秘書過來,“趙少,有份檔案需要您過目。”

趙璟隻得先過去處理。

走廊裡便隻剩下鐘曦跟韓煊澤。

“明白了,你是來考察的。”韓煊澤帶出了幾分笑意,“那工作之後,什麼安排?”

“趙璟說吃完午餐,去分公司。”

鐘曦一門心思都撲在工作上,根本冇想過眼前這男人是在約她。

韓煊澤眸光沉了沉,緩慢點頭,“那好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趙璟處理完事情急匆匆的趕來,就見著鐘曦一個人坐在自動販賣機旁,擺弄著手機。

他鬆了口氣,調整了呼吸,幾步走過去,“餐廳已經開餐了,咱們過去吧。”

“好,麻煩了。”

“不麻煩……”

趙璟麵上笑著,但剛剛好不容易提起的話題,已經被打斷,冇辦法再提了。

而且鐘曦根本不在意其他的,隻是想多學習一些投資和管理方麵的事項。

等趙璟帶她參觀完分公司,她就匆匆回了鐘氏,說是要開會。

趙璟坐在車裡,看著她快步往鐘氏走去,眉宇間濃稠的情緒越來越深沉,像是決定了什麼事一樣,踩下了油門。

薄氏集團總裁辦。

項目部的張經理正在彙報工作,但薄涼辰臉色很冷,眼神也十分淩厲。

張經理幾次悄悄的擦汗,暗想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,纔會惹薄總如此不快。

閔助理站在一側,整理著薄涼辰明天出差的行程,手機震動,他看了眼。

隨後,立刻來到薄涼辰身邊,“薄總,有訊息了。”

薄涼辰眼神倏的變了,接過手機,眉眼間的冷意褪去不少,既然鐘曦已經回了鐘氏集團,那他就可以開始下一步計劃了。

“把明天海外的會議通知告訴她助理。”

薄涼辰隻吩咐了這一句,就起身朝外麵走去。

張經理拿著項目報表,站在原地愣住了,“閔助理,這……這報告還冇說完呢。”

“老張,現在這個,不重要了。”

“不重要?可是前幾天薄總還著急要看啊。”張經理一頭霧水。

閔助理認真的拍了拍他的肩膀,語重心長,“你覺得是這個項目重要,還是薄總的終身大事重要?去工作吧。”

下午一點。

蘇沅拿著會議通知,敲響了鐘曦辦公室的門。

“鐘總,我按照您的要求,已經向BK海外峰會遞交了申請。”蘇沅說著,又把閔助理髮給她的會議通知放到了桌麵上。

“這是薄氏那邊發來的,您看,怎麼回覆?”

鐘曦掃了一眼,繼續看向手邊的檔案,“不用理會。”

“好的,鐘總。”蘇沅唇角抿著,轉身要出去。

“蘇沅。”

鐘曦忽然想到什麼,喊住了她,“我和薄氏之間的恩怨,是我跟薄涼辰的事情,你調整好心情,不要讓我私人的事影響到你,我也不會乾涉你和薄氏的人私下來往,你明白我的意思嗎?”

蘇沅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。

“好了,去忙吧,明天你跟我一起去,今天早點下班去準備一下。”

“好的,鐘總。”

蘇沅這邊出了辦公室,鐘曦繼續瀏覽行業新聞,她之前就關注了明天的海外會議,由業界大佬BK集團主辦,會邀請業界一流的投資公司,共同交流經驗。

要是一些行業外的公司想要參加,必須向BK集團遞交公司資質和相關資訊。

由那邊統一稽覈,一般情況下,都能通過,除非公司經營狀況極差。

鐘曦一開始也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,即便申請被拒絕,也冇什麼,她不能放棄任何一個機會,但薄涼辰告訴她這個訊息,是什麼意思。

他認為鐘氏能成功,還是說,是在告訴鐘曦,不要做徒勞無功的事。

畢竟以薄氏的條件,可以直接收到BK集團發來的邀請函,但她卻必須要遞交申請,還不一定就能跨過那道門檻。

“鐘總,有回覆了!”

蘇沅著急的連結果都冇有看,就直接跑了進來,“BK集團,說……同意了。”

蘇沅激動的不行,就差原地跳起來了。

“鐘總,這是不是說明,咱們的選擇是正確的。”

放棄過去的束縛,重新拚出一條路來。

“那你通知大家一聲,明天開始,每個人輪休一天。”

“鐘總,你真是我見過的最體諒下屬的員工了。”蘇沅心裡說不出的感動。

自從上次楊欣那件事之後,公司的凝聚力明顯比以前更強了,而且大家都很清楚,隻要公司越來越好,鐘曦是絕對不會虧待他們的。

她也和外麵瘋傳的那些謠言不同。

不是跟前夫糾纏不清,破壞彆人家庭的那種女人,況且薄涼辰跟溫阮兒已經分開了,即便鐘曦想跟薄涼辰複合,也不需要征求任何人的同意。

“鐘總,那您先忙,我先出去了。”蘇沅關上門,拿出手機,給閔助理髮了條訊息。

內容很簡單,就是明天鐘曦的航班號。

她這麼做可不是出賣自家老闆,而是真心希望鐘曦能夠找到屬於她的幸福,畢竟薄涼辰各個方麵還算跟她家老闆相配。

但是能不能成功,還要看那邊的表現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