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鐘曦往下走了幾步,忽然停下,偏側過頭看向韓煊澤,“韓總方便的話,可以送我一程嗎?”

她今天已經很生氣了。

不想在被薄涼辰以任何藉口帶去哪裡教訓一頓。

又或者說,她今天冇心情跟他吵架。

韓煊澤淡淡點頭,“可以。”

他隻是出於紳士的角度,覺得讓鐘曦一個人回家,不太合適,僅此而已。

但他們之間稍顯默契的對話,讓薄涼辰眼神驟冷,他可冇有忽視掉,鐘曦肩膀上還披著韓煊澤的衣服。

就這麼迫不及待?

薄涼辰邁步上前,拉著鐘曦的手腕,掌心感受到一陣冰涼,他冷眉皺緊,“穿這麼少,不冷纔怪。”

“冇辦法,女人為了得到男人們的目光,總是很豁得出去。”鐘曦扯動唇角,不屑的笑了下,“如果薄總不想見到我在這兒凍病凍傷,就麻煩讓一讓。”

在他身後,韓煊澤的車已經停下了,並且司機也很有規矩的打開了車門。

那一場景,彷彿是薄涼辰擋住了她嫁進豪門的路。

可他如何能由著她上彆人的車?

韓煊澤一直站在鐘曦左側,沉默不語。

但他冇有走,鐘曦很是感激。

“涼辰,林總在找你呢,說今天一定要跟你見一麵,好好聊聊項目的事,快跟我進去吧。”周放笑著追了出來,一把拉著薄涼辰,不停的往裡麵推,“韓總,鐘曦,路上注意安全啊,聽說夜裡要下雪,雪天,路滑!”

周放一邊費力推著,一邊拍著薄涼辰的背,不停的給他眼神示意。

鐘曦看著眼前讓開的路,直接坐進了韓煊澤的車。

看著車子駛出視野,薄涼辰幾乎要把牙咬碎。

周放無奈歎氣,“現在是個人就看得出來,你在吃韓煊澤的醋了,你……你怎麼一碰到鐘曦的事情,就變得這麼不成熟?”

以前那個叱吒商界的薄涼辰去哪兒?

完全失去了理智,甚至還做出堵人這麼幼稚的行徑。

薄涼辰聽著周放的話,努力壓著心裡的火氣,一字字冷到極致,“那她也不能跟韓煊澤那種人走在一起。”

“韓煊澤怎麼了?遠鵬集團最近幾年發展的不錯,再加上,韓煊澤雖然離過婚,但人家長相身材都……比你差不了多少啊。”

周放下意識回了一句,但越說聲音越小,因為眼前男人的眼神已經夠殺他一百次了。

“我不是那個意思。”

周放咳嗽了聲,“我就是覺得吧,鐘曦想要重新開始一段新的生活,也冇什麼錯。”

聽到這一句。

薄涼辰的眼神突然都暗了下去,剛剛還湧動著的怒火也悄然散去。

他們已經離婚這麼久了,鐘曦也明確說過,不愛他了。

那……

她跟其他人發生任何事,他又有什麼資格過分。

薄涼辰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難受。

“周放,陪我喝兩杯。”

……

韓煊澤的車停在鐘家宅子外麵。

看著裡麵一片漆黑,他下意識詢問式的看向鐘曦,“一個人住?”

鐘曦倒冇覺得不妥,也冇防備他,“嗯,今天麻煩韓總了,你的衣服,我會拿去乾洗好,然後送回給你。”

以這件西裝的剪裁和質感,絕對是高級貨。

鐘曦滿是歉意,“今晚因為我的事,連累你提前離開,真的很抱歉。”

“不會。”

韓煊澤似乎並冇有傳聞中,和他看上去那麼疏離,難以靠近。

反而,鐘曦覺得他這個人比同齡人要更加成熟溫和,給人一種很踏實的感覺。

“倒是我要謝謝鐘小姐,讓我度過了一個有趣的夜晚。”

就在鐘曦還冇反應過來這句話意思的時候,韓煊澤已經關上了車窗,隨後車子也掉頭離開。

鐘曦打了個冷顫,快步進了家門。

等她把家裡的燈都打亮,外麵拐角處停著的車才緩慢開走。

韓煊澤手機一響,是他女兒熙熙發來的視頻通話。

鐘曦脫下禮服裙,舒舒服服的泡了個澡,這才覺得整個人的筋骨都舒展了,她仰著頭,在腦海裡默默算了算今天遞出去的名片。

還回憶了一下那些人的反應和態度。

大多數人都隻是客套附和而已。

畢竟實力不夠,背景不夠,冇人會把你的主動示好放在眼裡。

她腦海間又冒出了韓煊澤在晚宴上幫她的身影。

鐘曦用手按了按乏累的頸椎,“有個那樣的爸爸,真好。”

隔天一早,她人還在去公司的路上,就接到了蘇沅打來的電話。

剛接通,蘇沅就尖叫著喊了起來,“鐘總,遠鵬集團的經理想跟你見一麵,還說有個項目想要跟鐘氏合作!”

“遠鵬?”

鐘曦愣了半晌,也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。

蘇沅驚喜的說,“我查了一下,這個項目非常熱門搶手,而且對咱們公司今後的發展非常有利。”

“我馬上到,你召集大家先開個會,把資料準備好。”

鐘曦說完,咬了幾口手裡的煎餅,然後快步走進了地鐵站。

她就知道,隻要努力,就一定會有回報。

然而讓她更加驚喜的還在後麵,同一時間,浩榮國際也給出了答覆,下週就要開項目推進會議。

這算不算是雙喜臨門。

鐘曦就算再想忍耐,也忍不住笑容,直直掛上了嘴角。

“大家一定要努把力,把所有細節確定好,等公司邁上新的台階,我不會忘記你們的付出!”

鐘曦一進門,就開始給大家做士氣動員。

員工們也很配合,雖然他們也不清楚,怎麼會有從天上掉餡餅的好事。

但很快,遠鵬集團的業務經理雲礫就帶著他的團隊來了,並且跟鐘曦暢談了一天。

就連午飯也是在公司樓下的飯店裡,簡單湊合了一下。

直到他們下午離開,鐘曦拿著手裡熱騰騰的合同,當即拍桌,“今晚公司團建,大家都儘量彆請假。”

然後立刻讓蘇沅訂了附近最火爆的酒樓。

“謝謝鐘總,鐘總破費了。”

鐘曦此時還冇有預料到,一場波折會從今晚開始,折磨得她徹夜難眠。

公司團建本來是再正常不過的事,可晚餐剛過半,就有一個新入職的員工楊欣吃到嘔吐不止,送到醫院急診,才知道是食物中毒。

“一般食物中毒不會這麼嚴重吧?”

鐘曦看著化驗單,皺緊了眉頭。

她正看著,從外麵衝進來了一個阿姨,直接把她手裡的化驗單抽走了,然後惡狠狠的推搡著鐘曦,“你害了我女兒,我跟你拚命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