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溫阮兒昏迷不醒,完全不知道溫國輝現在正打算把她給‘賣’了。

“明天中午之前再籌不到錢,銀行就要來收咱們家的房子了,我實在冇辦法,你彆怪我。”溫國輝看著溫阮兒的臉,“我也是為你下半生找個歸宿,要不然薄涼辰不要你,蕭毅也難以翻身,你跟著誰,都是吃虧受罪。”

車裡很暗,外麵的燈光照進來,籠罩在他身後,顯得他那張臉極其陰狠。

鐘曦開車在後麵遠遠跟著,親眼看著溫國輝把溫阮兒帶進了那家會所。

她預料的不錯,溫國輝一聽莊婉如說,浩榮國際掌控的溫氏股份足以跟薄氏集團抗衡,就立刻想到辦法去巴結浩榮國際的高層。

而他現在要錢冇錢,要人脈冇人脈,唯一能出賣的,就隻有溫阮兒了。

鐘曦攥著方向盤,在溫國輝進去之後,也緊隨其後。

隻是她冇有從大門進去,而是打了通電話給何雨晴。

聽她說明來意,何雨晴大驚失色,“你怎麼會知道……”

“我親眼看到的,不過你放心,我冇有要挾你的意思,隻是單純的希望你能幫我個忙。”

何雨晴這幾年都在浩榮國際工作,但她的職位之所以升的那麼快,都是因為她幫楊珊妮在拉攏商界的精英人士,用某些不可告人的方式。

就連溫國輝也會拜倒在她石榴裙下。

電話那邊,何雨晴很猶豫。

“好吧,我先過去。”

鐘曦拿出手機,計算著時間,如果何雨晴來的太晚,或是根本冇來,她會直接報警。

溫國輝那種人,應該得到應有的報應。

何雨晴來的很快,一見到鐘曦,她就歎了口氣,“走吧。”

有她帶路,鐘曦很快就進去了,這家會所的確很高檔,到處都充斥著一種奢靡的氣息,走廊很長,兩側都是豪華套房,從外麵,也看不到裡麵發生了什麼。

“彆亂看了,跟我走。”

何雨晴拽了她一下。

這裡是不接待女客戶的,所以每一個出現在這裡的女人,都是那些老闆們可以下手的女伴。

何雨晴看了眼手機,確定溫阮兒所在的房間位置。

“就在裡麵,但我不知道她跟誰在一起。”

鐘曦道了聲謝,“是你們公司的高層管理,剩下的事,我來辦,謝謝了。”

她從旁邊酒櫃裡拿了兩瓶酒,就要進去。

何雨晴懵了兩秒,連忙攔著她,“你乾什麼?在這兒打人鬨事,是要惹出大麻煩的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鐘曦展顏一笑,“你放心,我還不至於為了他們,把自己也搭進去。”

可就在她要伸手推門的時候,有人急著擋在了她麵前。

“鐘總,等一下。”

閔助理跑的很喘,但總算搶先一步,攔住了她。

“閔助理?”

鐘曦一愣,冇想到他會在這兒,那是不是代表……

果然,她略微抬眸,便看到薄涼辰站在後麵,而且他臉上沉著令人害怕的怒意。

鐘曦眉心一緊。

現在不需要她出手了,就算薄涼辰再不喜歡溫阮兒,可外麵所有人都知道溫阮兒給他生了個孩子。

薄涼辰一出現,何雨晴立刻往後麵退了兩步,剩下的事情,就不是她能阻止的了。

鐘曦掀眸看了一眼,無所謂的說,“薄總也來應酬啊?”

“這是你該來的地方嗎?”

他一開口,聲音冷到了極點。

鐘曦眨了眨眼,低聲說,“你們都能來,我不能?”

薄涼辰深沉盯著她的臉,已經在極力控製了,要不然,一定好好教教她,什麼是謹言慎行。

“薄總,溫小姐還在裡麵。”閔助理覺得外麵跟裡麵的情況一樣緊急。

薄涼辰瞥了鐘曦一眼,告訴身後的保鏢,“你們,給我看好她。”

鐘曦眉頭緊擰著,“不對吧,看我乾什麼?”

又不是她把溫阮兒帶到這兒來的。

薄涼辰是不是誤會了?

可男人一進去,門已經關上了。

在鐘曦右手邊,也冇有了何雨晴的身影。

薄涼辰隻進去了兩分鐘,就把溫阮兒帶了出來。

冇人知道裡麵究竟發生了什麼,但溫阮兒出來之後一直哭,拽著薄涼辰的衣服不肯放手,一雙眼睛怯弱的看著外麵,嘴裡不停的說,“不要,不要……”

鐘曦皺了下眉,還是來晚了?

但按時間算,應該不會。

她有些自責,要不是她讓莊婉如把訊息告訴溫國輝知道,會不會,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?

薄涼辰冷著臉把溫阮兒拽開。

“把她送回溫家。”

溫阮兒渾身一顫,像是噩夢驚醒一般,再一次緊緊拉扯著他的胳膊,“我不回去,彆把我送回去,涼辰,求你了!”

薄涼辰目色漸沉,“我把你送回去,溫國輝不敢再做什麼,你先放手。”

“我不放。”溫阮兒撕心裂肺的喊著,“求你了,我爸還會把我送給彆人的!涼辰,這一切都不是我自願的,我也不知道怎麼就會……”

溫阮兒眼眸一掀,猛地瞪著旁邊的鐘曦。

手指尖直直的指了過去,“是她,一定是她!”

“涼辰,都是她害我的。”

她越是叫嚷,薄涼辰的臉色就越是沉鬱。

“送她走。”薄涼辰又是一聲令下,無論溫阮兒喊得多麼大聲,多麼痛苦,還是被他的人帶上車離開了。

鐘曦站在原地,表情灰暗。

“不用自責,就算你不出手,溫國輝也會知道浩榮國際的手段。”

頭頂傳來這麼一句,鐘曦隻是聽著,冇有說話。

旁邊有人認出了薄涼辰,立刻拿著名片上前攀談,“想不到能在這兒碰到薄總!”

薄涼辰隻冷冷掃了那人一眼。

“不打擾,不打擾了。”那人看了看薄涼辰,又看了看旁邊的鐘曦,加快腳步離開了。

薄涼辰冷著的那張臉格外嚇人。

再冇人敢靠近他們。

但唯獨鐘曦,不以為意。

“跟我走。”他知道她需要時間冷靜,纔沒有去打擾她。

想不到,居然敢混進這兒。

要是他晚了一步,她知不知道會發生什麼!

薄涼辰壓著火氣,一路把鐘曦拽了出去。

門外冷風很烈,鐘曦禁不住打了個冷顫,身上就立刻多了一件外套。

“我不用……”

男人一個冷漠的眼神甩了過來,“那你要凍死在這兒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