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鐘曦被獨自留在酒店房間。

薄涼辰接了通電話就離開了,也冇有告訴她去了哪裡。

她也懶得問,窗外的夕陽很美,餘光灑滿了整個房間,鐘曦努力調整著心情,然後打開手機。

是幾條陸北發來的資訊。

“溫家徹底完了,薄涼辰動作很快,短短幾個小時,溫氏的那些合作夥伴同時毀約,溫國輝的資金鍊肯定斷了。”

“就算那老傢夥能找到商界上的朋友幫忙籌款,也必然會付出沉重的代價,況且,在這段時間內,銀行已經把溫氏集團拉進了黑名單,他以後再想翻身,真的難了。”

“至於蕭毅在醫院昏迷不醒,溫阮兒也被薄涼辰派人看住了。”

不得不說,薄涼辰的動作真的很快,而且他幾乎算準了所有人的動向,再一網打儘,冇有任何疏漏。

鐘曦低垂著頭,看著手機螢幕暗了下去。

薄涼辰的動作的確很苦,而且雷厲風行,但是……

他錯算了一個人,他的二叔薄懷恩。

就憑薄懷恩去看鐘曦時說的那些話,以及他根本就知道溫阮兒和鐘家的關係,鐘曦基本可以斷定,薄懷恩這個人絕對冇有看上去那麼簡單。

但她不能確定的是,薄涼辰有冇有懷疑他的二叔。

畢竟薄懷恩也是他在這個世界上僅剩的一位親人了,就像溫阮兒對她的意義一樣,鐘曦太清楚那種掙紮猶豫的心情。

她更加納悶的是,薄涼辰把她帶到這兒來,是要乾什麼?

如果是出海散心,她冇那個閒情逸緻陪他。

門被敲響,鐘曦詫異走過去,“誰?”

“小姐,客房服務。”

服務生把一道道海鮮大餐擺在了鐘曦麵前,“請慢用。”

看著這一桌子好吃的,她摸了摸有些饑腸轆轆的肚子,“先吃了再說。”

有很多事,不是一朝一夕能解決的,更何況,她就算在這兒餓死了,也起不到任何作用。

她還要保持體力,等著看好戲。

最重要的是,她想從薄涼辰手裡,把溫阮兒保下來。

現在她的心思和目的都已經被薄涼辰拿捏住了,而她,卻冇有能要挾他的底牌,她處於劣勢,人還在海外,身無分文。

鐘曦吃過東西,就獨自出了門,在酒店裡閒逛。

這裡的確很大,處處都是金碧輝煌的奢華裝修。

一看這家酒店的主人就透露著一種濃濃的暴發戶氣息,鐘曦偏側過頭,研究著牆上的筆畫,忽然視線一轉,落在了不遠處的兩道人影上。

薄涼辰正跟什麼人坐在咖啡廳談事情。

鐘曦站定腳步,勾起唇角,找到機會了!

她就知道薄涼辰不會做冇意義的舉動,他特彆飛到這兒來,肯定有事要做。

如果她能鑽個空子,那事情就迎刃而解了。

“薄總,真的很高興能跟你談這麼多,我相信,未來兩家公司一定會合作的非常愉快。”跟薄涼辰見麵的是一位三十歲左右的成熟女總裁,舉止優雅,抬起手腕,敬了薄涼辰一杯。

遠遠看著,薄涼辰也冇有拒絕。

他們的交談似乎很和諧。

即便清楚這不過是薄涼辰眾多商務應酬中的一項,鐘曦移開眸子,眼神逐漸暗了下去。

跟薄涼辰的關係,還有過去的那些糾葛已經逐漸蔓延成了她生命的全部。

可對那個男人來講,意義並不同。

他已經認為自己報完仇了,畢竟鐘家不複存在,他對鐘曦的留戀也不過是那場複仇火焰之後的一點殘缺遺憾。

鐘曦的手扣著牆磚,轉身離開。

薄涼辰應酬之後,回到房間,隻見到鐘曦坐在那兒擺弄手機。

他挪步上前,“吃過了?”

鐘曦不理他。

“我訂了明晚音樂會的票,要不要一起……”

啪。

他拿著票的手剛剛遞出去,就被鐘曦打掉了。

男人眉頭一沉,他自然是知道她會心情不好,所以特彆空出時間,想陪她散心,哪裡想到,她脾氣這麼大,半點不領情。

薄涼辰緩慢歎了聲,也冇生氣。

“你要是累了,那就明天再看。”

鐘曦這時候抬起頭來,眸子裡晦暗不明,“薄涼辰,你費儘心思把我帶到這兒來,就為了跟我看音樂會?”

她語氣間夾雜著幾分不屑。

薄涼辰單手撐在酒櫃上,聽著她諷刺的語調,也已經吵到了疲累,“我不想讓你留在雲城麵對那些事情。”

鐘曦笑了,笑得毫不在乎。

“抱歉,我跟你不一樣,我冇有你這麼心胸開闊,可以同時把所有事情都計算得清清楚楚,做任何事情都運籌帷幄,狠心絕情。”

包括她,也不過是他計劃中的一個小小環節。

僅此而已。

她知道他對自己很溫柔,但這份溫柔的背後,又藏著什麼?

經過這麼多事,她已經不是當年那個隻看他一眼,就全心淪陷的小女孩了。

薄涼辰眉眼驟冷,“鐘曦,你非要這麼說話?”

為什麼他的苦心安排,她就是看不到。

“我可以不跟你說這些,那你把我送回去。”鐘曦甩下手裡的報紙,冷聲說著。

她今天本來就打算走的,可是人剛走到酒店大門,就被保全給攔了回去,毫無疑問,這一定是薄涼辰的命令。

“還不行。”

薄涼辰想也冇想的拒絕,“後天,後天一早,我陪你一起回去。”

鐘曦嗤笑了下,徑直進了浴室。

她那樣子,硌得薄涼辰心裡很不舒服,她又是怎麼了?

鐘曦打開水龍頭,好好的泡了一澡,出來之後,見著薄涼辰居然還在房間裡。

她凝眉,“你出去。”

她不可能跟他同處一個房間。

免得又被他算計了。

薄涼辰隻得起身,他的耐心已經快要耗儘了,最近的確太累,他也冇有力氣跟她繼續爭論。

不如,雙方都冷靜一下,也等等雲城那邊的動靜。

他一走,鐘曦就立刻拿出手機,翻牆檢視國內的訊息。

果然。

薄涼辰的動作還真是快。

一天之內,收購了溫氏名下的所有二級企業,在溫氏集團之內,他掌握的股權份額僅次於溫國輝。

比之前他對付鐘家的時候,動作還要迅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