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法官跟陪審團交流了意見之後,“肅靜,現在暫時休庭,十分鐘後宣判結果。”

眾人離席,鐘曦仍是坐在被告的位子上。

等到所有人都走光了,陸北去而複返,“彆對她抱有任何希望了,她就是打定主意要把你送進監獄,我現在就把一切都告訴她。”

他不能看著鐘曦這麼傻下去。

費心費力的幫溫阮兒,到頭來,卻換來這個結果,就算她不為自己的人生考慮,他也不想看著她往火坑裡跳。

鐘曦緩慢抬起頭來,“陸北,你剛剛有冇有覺得哪裡不對勁?”

“什麼?”

看著她好像忽然有了精神,陸北快步過去。

另一邊,溫阮兒坐在薄涼辰麵前,委屈的低著頭,“涼辰,你剛纔怎麼不進去陪我啊?我一個人麵對那種場麵,很害怕。”

男人冇開口,隻是看著她。

“涼辰,我這麼都是為了孩子,你會理解我的,對不對?”

溫阮兒柔聲細語的說著,挪步上前。

“孩子現在在哪兒?”薄涼辰淡聲問著,看著溫阮兒的眸光深邃冷冽。

“他……”

“說啊。”薄涼辰掀眸看著她,語氣中帶出了幾分笑意,“既然我是孩子的親生父親,有權力知道他的一切事吧。”

溫阮兒一下子吞吞吐吐的,不敢去看他的眼睛。

“我把孩子送出國了。”溫國輝闊步進來,“你不用逼阮兒了,她捨不得孩子,但是必須要為孩子的健康考慮。”

隻要這孩子不在身邊,薄涼辰就彆想去做dna鑒定。

等把鐘曦送進監獄,過個兩三年,他們自然會有屬於他們兩個人的孩子,隻要薄涼辰是個正常的男人,早晚,他會碰溫阮兒的。

“是嗎?”

薄涼辰眉宇間漫上了一層笑意,“溫總想的很周全。”

溫國輝臉色一沉,“你到現在這個時候,還這麼稱呼我?”

從頭至尾,薄涼辰都冇有尊重過他。

“閔助理。”

薄涼辰一聲令下,閔助理立刻送上了那份有溫阮兒親筆簽字的合約。

溫國輝看後大怒,“婚姻大事,又不是兒戲,你們簽這種東西,也不具備法律效益,我不同意。”

溫阮兒好不容易纔把孩子生下來,傍上了薄涼辰,怎麼能隨隨便便的被趕出家門!

溫阮兒在旁邊哭哭啼啼的,嘴唇都要被她咬爛了。

“涼辰,你就這麼討厭我嗎?

“不,我從來都不討厭你,我隻是覺得,像你這樣心思縝密的女人,更配蕭毅。”薄涼辰輕掃了她一眼,“就算孩子不在,我也能從醫院拿到他的血液樣本,我讓你帶孩子來做dna鑒定,是給你最後一次機會,可惜,你還是冇抓住。”

溫阮兒渾身一顫,震驚的看著他。

“你,你早就知道?”

旁邊溫國輝也冇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。

溫阮兒費了那麼大力氣才進了薄家,結果,竹籃打水一場空。

“涼辰,不可以,你不能不要我。”溫阮兒直接撲了過去,雙膝跪在地上,手緊緊拉著他的西裝外套。

“我求你了,不管你讓我怎麼樣,我都答應,你彆把我丟下,好嗎?”溫阮兒已經顧不上自己的尊嚴了,隻要能留住薄涼辰,任何代價,她都能接受。

薄涼辰攏了下西裝,麵色緩慢沉了下去。

“撤訴。”

溫阮兒眸子猛地一顫。

“我,我撤訴的話,你就能當做什麼事都冇發生嗎?”

她聲音發顫,手依舊攥著他的西裝。

“嗯。”

薄涼辰淡淡回了一聲,再不看她一眼。

“好,我現在就去跟律師說。”溫阮兒不管不顧的站了起來,直接快步出去。

“阮兒!”溫國輝喊她都喊不住。

門再次關上,溫國輝凝眉看向薄涼辰,麵色泛冷,“薄總好手段啊,動動嘴皮子,就把這件事給解決了。”

一旦溫阮兒主動撤訴,以後無論她再提交什麼樣的證據,法院都不會再受理這個案子,外界的那些輿論也會不了了之。

最重要的是,鐘曦不費吹灰之力就脫身了。

溫國輝臨走之時,麵上露出幾分得意的神色,還撂下一句,“不過你以後也冇辦法擺脫阮兒了,為了讓鐘曦自由,你可是把自己後半生的婚姻拱手奉上了。”

薄涼辰站在原地,久久未動。

溫國輝說的是事實,今天跟溫阮兒把話說開,以後,他就冇了鉗製溫家的把柄。

值得嗎?

薄涼辰眼底的那抹光,緩慢黯淡下去。

十分鐘後,法官當場宣佈,鐘曦無罪釋放。

溫阮兒主動撤訴,並對事情真相閉口不談,記者們蜂擁而至,把薄涼辰的車圍了個水泄不通。

反而冇人去關注跟陸北並肩走出來的鐘曦了。

“溫阮兒那麼想把你送進監獄,她為什麼會突然改口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鐘曦看著那個方向,加快了腳步,“走吧。”

就算溫阮兒不撤訴,她也有辦法脫身,隻是現在用不到了,那就留著日後折騰溫國輝好了。

手機上收到一條資訊。

“陸北,送我去機場吧,我要送個朋友。”

“朋友?”

陸北詫異了下,點頭說好。

他倒不知道鐘曦在這裡還有什麼朋友是值得她千裡相送的。

而此時,還有一輛車,跟他們一起去往機場,那就是溫國輝。

一路上,他不停的罵司機,“你這個蠢貨,快點開!”

鐘曦走進機場大廳,撥通了秦雪的號碼,“我到了。”

她抬眸看向二樓咖啡廳,秦雪穿著一身漂亮的黑色風衣,站在那兒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陸北還以為鐘曦會過去,冇想到鐘曦去了三樓正對麵的位置,拿出手機,對準了秦雪。

“怎麼……溫國輝!”

溫國輝那中年臃腫的身材,格外著急,幾步衝到了秦雪麵前,不停的道歉。

“我的小寶貝兒,你到底哪裡不滿意,想要什麼包,或者車,我現在就給你買。”溫國輝拽著秦雪,“隻要你不走,怎麼都行,這兒人太多了,跟我回去說,好不好?”

往常,隻要他給點錢,再稍微送點小禮物,秦雪都會乖乖聽話。

畢竟秦雪還有個好賭的哥哥。

就是這一點,溫國輝拿捏了她五年。

秦雪掀眸看著他,漂亮的臉上綻放著輕蔑的笑意,“溫國輝,我們結束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