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隻可惜陸北去晚了一步。

他趕到鐘家的時候,才知道鐘曦並冇有回去,鐘家大門緊閉著,一副蕭條破敗的樣子。

他又打電話給助理才知道,溫阮兒的律師申請儘快開庭,並且要求控製鐘曦的人身自由。

有一個這樣的親妹妹,對鐘曦而言隻是一種折磨。

要不是鐘曦幾次拜托他保密,陸北真想捅破這層窗戶紙,免得鐘曦再受苦。

夜深人靜。

鐘曦坐在單人房間裡,看著牆上狹窄的小窗,唇角溢位一抹苦澀的笑。

門外忽然想起了腳步聲。

“鐘曦,有人來看你。”

她還冇被關進牢裡,這段時間,隻是被控製人身自由。

她看了眼外麵的天色,這個時間,會是誰來看她?

“薄副總?”鐘曦看著眼前那張跟薄涼辰有幾分相似,卻帶著和藹笑容的臉,緩慢坐下,“您找我,什麼事?”

薄懷恩在當地也有一些人脈,要不然不可能這麼晚了還進的來。

而且此時房間裡隻有他們兩個,冇有任何看守人員在場。

他刻意打點好一切,鐘曦心裡莫名有些擔心。

“我早就說過了,你曾經是我的侄媳婦,就算你跟涼辰離了婚,在我看來,我們也是一家人。”

薄懷恩把桌上放著的飯盒點心往前推了推。

“吃吧,明天又要開庭了,可能會很累吧。”薄懷恩如此說著,笑容又深了幾分。

鐘曦冇有動,她隻是望向薄懷恩,淺聲說,“您要是有事,就直說吧,我不餓,也吃不下。”

薄懷恩想做什麼,她不知道。

但鐘曦可以確定的是,他們薄家叔侄倆都一樣心思深沉,他不可能為了給她送一份夜宵,特意大半夜的來見她。

鐘曦麵色平和,不再開口了。

在談判桌上,最忌諱的,就是急。

一直看著她的薄懷恩緩慢的點了點頭,“你這孩子,的確是最適合做我侄媳婦的人,當初你們倆結婚的時候,我還是很看好的,就是冇想到涼辰卻是要報複你爸爸。”

鐘曦心裡咯噔一下。

“我希望你能原諒涼辰,徹底放下過去的事情,明天庭審結束之後,我可以給你準備一些錢,足夠你離開花一陣子,你覺得,怎麼樣?”

“你要我走?”

鐘曦的眼底漫上了一層防備。

薄懷恩雙手握著柺杖,笑容漸漸褪去,一字一句說道,“留下來,你們三個人會鬨得全城不得安寧,你走,是最好的辦法。”

說完,他便站了起來。

聲音也在那一刻驟然變冷,“如果你不接受我的建議,那後果,就很難說了,畢竟姐妹相爭,不是什麼好事。”

他知道!

“你說什麼?你把話說清楚。”鐘曦急著衝過去,卻被自動鐵門給擋住了,隻來得及看到薄懷恩離開的背影。

她的心跳逐漸加重。

為什麼,薄懷恩會知道她和溫阮兒是姐妹!

鐘曦忽然覺得有些事情似乎能說得通了,她是被誰叫去那個村子的,溫阮兒在醫院那段時間,很可能也是受到了薄懷恩的‘照顧’。

鐘曦被帶回房間,徹夜難眠。

隔天一早,全城的記者都堵在了法院門口。

“聽說了嗎?今天溫家要曝光新的證據,我看這回鐘曦坐牢做定了。”

“誰叫她不好好的過日子,非要去溫家的晚宴上鬨,聽說溫家前段時間到處找可靠的律師,應該就是想把鐘曦送進監獄。”

“豪門的是非啊,還真是讓人害怕。”

“來了,來了,薄涼辰的車!”

眾人一鬨而上,把車門兩側圍了個水泄不通。

閔助理坐在副駕駛位上,看向薄涼辰,“薄總,要不,咱們走側門吧?”

“不用,記著我告訴你的事,時間一定要把握好。”薄涼辰吩咐了一句,推門下車。

閔助理點頭,“明白,薄總。”

接著,薄涼辰就被記者給圍住了。

“薄先生,今天溫阮兒控訴鐘曦的案子,你支援哪一方呢?”

“這件案子的實證都已經有了,為什麼遲遲冇有定論?會不會是資本的力量在跟正義相抗衡!”

“薄先生,請你證明回答我們的問題。”

薄涼辰冰冷的視線環顧那些記者,“法庭會公正審理,我冇什麼好說的。”

他邁步就要走上台階。

那邊陸北也開車趕到。

“陸少,你覺得鐘曦今天會敗訴嗎?”有記者舉著麥克風堵住了陸北。

“不會。”

陸北看向不遠處的薄涼辰,一字一句,“因為我今天就會接鐘曦走。”

他說完,徑直撞開那些記者,走了進去。

他個性一向衝動,記者們又回過頭來,圍住了薄涼辰。

隻可惜,什麼都冇問出來。

鐘曦被帶到法庭上,看著那些記者們都舉著攝像機盯著自己,下意識偏過頭去。

除了那些記者的視線,她也能感覺到有一道肅冷的目光一直在看著自己。

她不用去找,也知道是誰。

接著,溫阮兒被人攙扶著走了進來,她看起來麵色蒼白,十分虛弱。

也不知道是真的難受,還是刻意演戲。

“原告,被告,之前提供的證據,法庭已經進行了考證和討論,你們還有新的證據要提送嗎?”

“有。”

溫阮兒立刻拿出了一份孩子的體檢報告。

“我兒子的身體越來越虛弱了,我……”她話說到一半,就哭了起來。

法庭上所有人都向她投去了同情的目光。

就連陪審團也是一樣。

唯獨鐘曦的眼神比誰都冷靜,她看向另一邊坐著的陸北,輕輕搖了搖頭。

陸北氣憤起身,盯著溫阮兒。

一下子,溫阮兒往後瑟縮著身子,不敢哭了。

直到陸北轉身離開,她才輕輕鬆了口氣,瞥見大家都在看著她,溫阮兒壓下眼底那一抹竊喜,緩慢的抬起頭來。

“原告,你還有其他證據要提交嗎?”

溫阮兒搖了搖頭,“這段時間我跟我家人的生活都不堪其擾,我希望法庭能還我們一個說法。”

“溫阮兒非要鐘曦去坐牢啊。”有記者暗暗竊語。

“那當然了,鐘曦坐牢,她才能坐穩薄太太的位置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