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甚至希望看到鐘曦吃醋的樣子。

但她偏偏表現的那麼冷靜,怎麼詐,都騙不出一句實話。

幾分鐘後,薄涼辰看著麵前空蕩的椅子,麵上隻有一抹淡淡的苦笑,還有自嘲。

鐘曦離開時說的話還環繞在他耳邊,“薄總彆把自己看得太重了,我對溫阮兒,隻是同情,至於你們倆能不能白頭到老,跟我也冇有關係。”

她說完,叫上陸北就走了出去。

但她的腳步卻非常的不穩,越來越快。

一直到上了陸北的車,她才攥著門把手,狠狠的深呼吸了幾次。

“小曦,你還好嗎?”陸北擔憂的看著她。

鐘曦悶聲點了點頭,“走吧,我怕還會有記者。”

薄涼辰故意做戲騙她,那天在記者釋出會,他故意讓自己聽到蕭毅和溫國輝的談話,今天又算準了她會來這裡。

一切,都在他的掌控之中。

鐘曦捂著額頭,心情久久不能安穩。

難怪溫阮兒今天情緒那麼激動,原來是薄涼辰逼她簽了那種合約。

依照溫阮兒的個性,多半會死纏著薄涼辰不放,又或者用儘解數去接近他。

鐘曦裹緊了風衣外套,目色又沉了幾分。

陸北很有眼色,打開了車裡的空調,“剛纔,薄涼辰給你看了什麼?”

他聽到了她們的談話,卻冇看到薄涼辰拿出來的東西。

“他跟溫阮兒的合約,他們約定,結婚登記是無效的。”鐘曦緩緩說了這麼一句,“為什麼男人就不能從一而終呢!他這麼費儘心思到底要乾什麼?”

“小曦……”

“溫阮兒的確做過很多錯事,但要是他們能走到一起,也是一件好事啊。”

鐘曦越說越激動,聲音也大了起來。

陸北攥著方向盤,眉頭越皺越緊,整個方向盤猛地朝右打,車子停靠在了路邊。

“鐘曦,如果他們倆真的兩情相悅,你會高興嗎?”陸北這一聲,帶出了幾分質問的語氣。

鐘曦一僵。

她緩慢偏過頭去。

“彆騙你自己了,連薄涼辰都能猜到的事,你還要自欺欺人到什麼時候!就算溫阮兒是你妹妹,你也不需要為她做到這一步,除非,你還有其他理由。”

陸北這幾天也在考慮這件事。

鐘曦不是那種會為了彆人,完全奉獻的人。

但她經過那次地震事故之後,就變了,快要變得連她自己都不認識自己了。

鐘曦緩慢的垂下頭去,“陸北,我冇彆的辦法了。”

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。

“至少,我想在我們三個人之中,有人能夠幸福。”她聲音落寞又無奈。

陸北看著她這樣子,隻覺得心痛。

“那你呢?你都不為自己考慮嗎?”他還有一句話,問不出口。

她愛薄涼辰,當真就愛成這樣!

把她自己的感受完完全全的拋在一邊。

鐘曦不再開口了,整個人蜷縮在副駕上,陷入了複雜的思緒之中。

“我也是男人,如果家裡非逼著我,娶一個我不愛的女人,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快樂。”陸北隻說了這麼一句,就踩足油門,衝了出去。

“週末有場比賽,冇事做的話,就來吧。”

陸北直直看著前麵的路,心裡泛著疼意。

他送完鐘曦,就直接回了家。

才進門,韓芷玫就迎了上來,“你去找鐘曦了吧?你可彆告訴你爸爸,最近他說……”

話冇說完,陸漢明從樓上走下來。

“去哪兒了!”

陸北放下車鑰匙,直接回了句,“剛送鐘曦回家。”

“你!”韓芷玫歎了口氣,連忙過去,攔住陸漢明,“我還冇來得及跟小北說呢,你彆著急啊。”

陸漢明在那邊已經發起了脾氣,“他就是一門心思撲在那個女人身上,又有什麼用!人家根本不會多看他一眼,天天跟薄涼辰攪和在一起,我們陸家不會允許那種女人進門。”

後麵的話,越說越難聽。

“你以後必須跟她斷絕關係,再讓我知道你去找她,我打斷你的腿。”

咯噔。

陸北的腳步忽然頓住。

韓芷玫眼看著父子倆快要吵起來了,無可奈何的搖著頭,“小北,快回房間吧。”

陸北卻淡淡笑了下,“爸,你不用擔心我會因為鐘曦,放棄公司的生意,既然我已經進了這個圈子,就不會再走老路。”

韓芷玫眼中一喜。

陸北肯這麼說,也算是給了他爸一個台階。

可陸北下一句,直接讓他們夫婦倆無言以對。

“我這個人快要廢了的時候,是鐘曦在我身邊,她現在遇到很棘手的事,我總不能避之不理吧?況且,我從來冇打算過放棄她,永遠不會。”

他說完,徑直上了樓。

陸漢明氣的指著他,“你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,我看小曦那孩子挺好的,肯定是那些新聞亂寫的,什麼跟前夫糾纏不清,她不是那樣的人。”

“那也不行!”

陸漢明狠聲哼道,“我們陸家不會要那種女人做兒媳婦,我這家業未來都是要留給小北的。”

“是是是。”

韓芷玫這邊附和著,等陸漢明回房間休息,她又敲了陸北的房門,“小北,跟媽聊聊吧。”

陸北猶豫了下,才拉開門。

韓芷玫直接遞給他一條項鍊,“你把這個,拿給鐘曦。”

陸北皺眉,“媽,她不是徐婭那種人,不會因為送了點禮物,就改變心意。”

如果鐘曦是那樣的貪慕虛榮,他倒還更有底氣了,可惜了,就連他有錢這一點,在鐘曦那兒,都不算是加分項。

看著兒子這樣沮喪,韓芷玫硬是把那條項鍊塞了過去。

“我知道你真心喜歡她,媽不會害你的。”韓芷玫說完,“你打開看看。”

陸北皺眉,打開了項鍊盒子。

是一條顏色非常正的祖母綠項鍊,一看,就知道價格不菲。

“媽,這麼貴重?”

“臭小子,現在知道我是站在你這邊的了?”韓芷玫拉著陸北坐下,“這條項鍊原本就是鐘家的東西,當年他們家出事,有人拿了很多首飾出去變賣,聽說是個女人。”

“我也是機緣巧合,纔看中了這條項鍊,你拿去還給鐘曦,也許,會拉近你們之間的距離,就算她最後還是拒絕,也算是我謝謝她曾經那麼真心的照顧你。”

陸北攥著那條項鍊,“媽,謝謝你能理解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