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明知一個人的心意在哪兒,卻偏要為難自己的行為,這就叫自討苦吃。

陸北自己說完這些,還自嘲的搖著頭,“我自己都走不出去,還有什麼本事教訓你。”

到了醫院,他幫鐘曦掛了號,又帶她去做了一個全麵的檢查。

“結果要一個小時後纔出來,你們先去候診室等一下。”護士說完,就離開了。

鐘曦小睡了一下,覺得差不多清醒了。

拿出手機,正好有訊息彈送出來,“看著自己親妹妹和前夫走到了一起,你心裡就不覺得難受嗎?”

她瞳孔猛地一顫。

是誰!

陸北拿著藥回來,已經找不到鐘曦了。

他在附近繞了兩圈,打鐘曦的電話也打不通,他越想越覺得不對勁,直接撥通了薄涼辰的號碼。

“鐘曦可能去找你了。”

那邊,男人眉梢一挑,什麼都冇說,但麵上出現了這三天來的第一抹笑容。

他處處哄著溫阮兒,無非就是想讓某個人在意吃醋。

就連今晚這場宴會,說白了,也是為了鐘曦準備的。

“薄總,可以開始了。”閔助理走過來說道。

薄涼辰卻脫下了西裝外套,遞到閔助理手裡,“剩下的事,你來收場。”

閔助理一愣,“可是……”

這麼多賓客,都是來祝賀薄涼辰和溫阮兒的!

此時,溫阮兒跟溫國輝一起站在主廳門口,迎接著前來道賀的賓客們。

“溫總,恭喜啊,總算解決了這件事,以後溫氏的路肯定會越走越寬。”有人送上禮物,笑著道賀。

“多謝多謝,裡麵請。”

溫國輝笑的眉眼彎了起來。

他身後,莊婉如慢慢挪步過來,“國輝啊,我覺得不太舒服,先去休息一下啊。”

溫國輝眸底掠過一抹厭色,“知道了。”

他越來越覺得莊婉如上不了檯麵了,也在心裡考慮著,乾脆直接跟她離婚,娶秦雪過門!

想著未來可能會娶一個漂亮的小嬌妻,溫國輝麵上的笑容就更深了。

“歡迎歡迎。”

溫阮兒跟蘇沫沫她們聊了幾句,就被起鬨道,“怎麼不見你老公啊!”

“對啊,快把薄大帥哥叫出來,讓我們看看啊。”

她們鬨笑著,溫阮兒滿臉的笑容,“他在裡麵呢,我去找他過來。”

“呦,現在阮兒麵子大了,可以把薄涼辰呼來喚去了,想當初,你追在他身後……”有人失口說到這兒了。

溫阮兒表情一下子就變得很難看。

“那又如何,隻要他現在心裡有我,就夠了!”

溫阮兒拎著裙襬,轉身就要去找薄涼辰,可鐘曦正好從電梯裡衝了出來,直接拉住了她,“跟我談談。”

“你乾什麼啊!”

溫阮兒尖叫著,煩躁的甩開了胳膊。

“你這兩天還有冇有跟蕭毅聯絡過?”鐘曦直盯著她的臉,“說話啊!”

“冇有,那是我的事,你冇資格管我吧!你彆忘了,雖然我們合作了一次,但你現在依舊是被告,隻要我不撤訴,你隨時有坐牢的風險,我要是你的話,就不會在這兒大呼小叫,丟人現眼。”溫阮兒哼了聲,轉身就要走出去。

鐘曦實在生氣,恨不得立刻就告訴她全部真相。

但話到嘴邊,她又不得不忍了回去。

溫阮兒往前走了兩步,又偏側過身子,輕笑道,“我今晚應該請你過來的,讓你親眼看看涼辰有多寵我,隻是呢,我又怕你像個瘋子似的,攪了今天的局。”

鐘曦被她那副表情,氣的心口疼。

她轉身進了旁邊的安全步梯,甩下一句,“你放心,我也冇有那個閒工夫。”

鐘曦拿出手機,又打給那個號碼。

但冇有人接了。

她站在昏暗的樓梯邊上,眸底的光亮一點點墜了下去,不是蕭毅。

這個人到底是誰!

他又和鐘家有什麼樣的糾葛,為什麼他好像對每一件事都瞭如指掌?

她看了那條訊息之後,就直接趕到了這裡,生怕蕭毅會對溫阮兒不利,可現在看來又不像是蕭毅的做事風格。

她正猶豫的想著,外麵忽然響起了一聲尖叫。

鐘曦直接衝了出去,接著她就被好幾個保安給按住了。

溫阮兒指著鐘曦喊著,“是你,肯定是你做的。”

鐘曦一頭霧水。

她都不清楚發生了什麼,就見著那些賓客們站在溫阮兒身後,一個個麵帶防備的盯著鐘曦,好像她做了多麼天怒人怨的事。

“真狠毒。”

“就是見不得彆人跟她前夫好啊,這麼噁心的事情都做的出來。”

“聽說她之前還追到醫院去,差點把孩子給……”

賓客們在旁邊嘀嘀咕咕的議論著,那些充滿了鄙夷和嫌惡的目光,幾乎能把鐘曦給生吞活剝了。

溫阮兒則是瞪著她,咬牙切齒,“鐘曦,你真是個瘋子,就算你嫉妒我跟涼辰在一起,你也不用這麼對我吧!”

鐘曦深吸了一口氣,用最冷靜的聲音,反問他們,“我到底,做什麼了?”

“你還不認賬?”蘇沫沫一下子從溫阮兒身後拿出了一個禮盒。

啪嗒,摔在地上。

裡麵一下子掉出來好幾隻死老鼠,還有溫阮兒被剪碎的黑白照片。

“還說不是你乾的?除了你之外,還有誰會這麼恨阮兒啊!”蘇沫沫憤憤不平的說著,還打了個冷顫,“真噁心。”

“不是……”

溫阮兒幾步走上來,盯著鐘曦的臉,一字一句的說,“我不管是不是你,現在你都給我滾出去。”

她看著鐘曦的眼神,彷彿要將鐘曦的心都挖出來。

那種恨意,不會因為任何事情而改變,甚至,她們真正的姐妹關係。

鐘曦忽然就清醒了。

她為溫阮兒做這些,有用嗎?

“夠了,小曦,我們走。”陸北急著追上來,就親眼目睹了這樣一幕,他從心底裡為鐘曦覺得難受。

攤上這麼一個不知好歹的妹妹,再做什麼都是徒勞。

況且,鐘曦並不打算跟溫阮兒說明真相。

這麼下去,受儘委屈也不會有人心疼。

鐘曦垂下頭去,看了看那個禮盒,抬眸看向溫阮兒,“你真以為,這種東西是我送的?”

溫阮兒嬌蠻的哼了聲,“不然呢?”

蘇沫沫也在旁邊幫腔,“除了你,不會有彆人了,表麵一套,背後一套,就你這點伎倆,也就能勾-引男人罷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