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要見薄涼辰!”

溫阮兒拍著桌子嚷著,“彆想騙我簽這種東西,你是不是收了鐘曦的錢?她見我反悔,就使出這種手段來害我?我絕對不可能簽字。”

劉律師又勸說了她一個多小時,但溫阮兒就是不鬆口。

由於控製探視時間,劉律師起身離開。

溫阮兒看著門關上,直接衝過去,不停的喊著,“我要見薄涼辰!”

整個走廊裡都環繞著她的喊聲。

劉律師走出正門,直接來到停車場的黑色轎車前,恭敬的對著車裡的人說,“薄總,已經按照您說的,都告知溫小姐了,但她情緒很激動,不願意簽字。”

薄涼辰抬了下手,“辛苦了。”

閔助理隨後遞了一個信封給劉律師,“薄總希望你能每天來看看溫小姐,確保她的安全,讓她儘早簽字。”

“明白,明白。”劉律師連連點頭。

車子緩慢朝前駛去,車上,男人又撥通了陸北的號碼,“開始吧。”

……

薄氏集團正式起訴蕭毅三人的事,很快在全城掀起了一陣風浪,由於輿論的壓力,薄涼辰順勢召開了記者釋出會。

會上所有的證據都是實錘。

甚至公開了一組打了馬賽克的照片,而照片上的兩個人,就是蕭毅跟溫阮兒!舉止親昵,而且在深夜出入同一家酒店。

“這是去年拍的。”

有記者在台下交頭接耳,“真想不到,居然有人給薄涼辰戴綠帽子,這個溫阮兒也玩的太大了。”

“那也許人家就是關係好呢?又冇有真的拍到什麼。”

“這還不夠?這可涉及到薄氏內部的股權問題了,難怪蕭毅會拚個魚死網破,原來是為了抱得美人歸啊。”

在一眾記者之後,站著一道不起眼的身影。

她戴著鴨舌帽和黑框眼鏡,還有口罩,手上抱著一個小小的攝影機。

耳機裡傳來陸北的聲音,“蕭毅和溫國輝一起上去了。”

鐘曦輕微的嗯了聲,視線再次落在台上那個男人身上,看著他起身往外走,鐘曦立刻從旁邊溜出去跟上。

“薄涼辰。”

她喊了一聲,但男人彷彿冇聽到似的,繼續往前走。

鐘曦皺眉,快走了幾步跟上。

薄涼辰拐彎的時候,微微偏側了身子,讓到一邊。

鐘曦一走過去,他立刻伸手把人拉到了自己懷裡,雙臂一圈,不意外的看到了她驚訝的模樣。

“你……”鐘曦用力掙紮,他早就知道自己在跟著他了,卻還故意把她引到這兒來!

薄涼辰按著她的手腕,用眼神示意她往另一個方向看。

那是剛剛走出電梯的溫國輝和蕭毅,不過他們冇有直接走進記者釋出會的現場,而是跟秘書室的陳秘書見了麵。

“蕭副總,這是你要的所有東西,我的權限能拿到的隻有這麼多了,你們可千萬彆把我曝出去,要不然,薄總不會放過我的。”陳秘書歎氣說道。

蕭毅搖了搖手裡的u盤,“放心,你該得的那份,絕對不會少你的。”

溫國輝在旁邊著急的催促著,“快點走吧。”

蕭毅卻格外悠哉。

“急什麼,再晚進去一點,讓薄涼辰自打嘴巴,不是更好?”他露出一抹痞氣邪佞的笑容,邁步往裡麵走著。

溫國輝急的直跺腳,“你還要等他曝出來多少證據啊?你不想翻身,可彆害我跟你一起坐牢。”

“怕什麼,大不了,就把所有責任都推到你女兒身上,她剛剛生完孩子,法院肯定會酌情輕判的。”

鐘曦的手指扣緊了,這還是人話嗎?

溫國輝哼了聲,“那丫頭一顆心思都在薄涼辰身上,根本不會聽我的。”

他現在還是自保為重,要不然這麼多年的打拚都要付諸東流了。

溫國輝盯著蕭毅,一把搶過他手裡的u盤,急匆匆的衝進了記者釋出會現場。

滿座皆驚,無數鏡頭在第一時間對準了他們兩個。

“我這裡有證據,我跟蕭毅並不是罪人,我們都是通過正當途徑得知了這些商業資訊,根本不存在偷竊一說。”

溫國輝如此說著,當眾展示了證據。

門外,鐘曦氣的直皺眉,“你還不去製止他們?”

原本的局麵幾乎已經一錘定音,但他們這麼一鬨,風向又變了,而且這世界上哪會有溫國輝這樣做父親的,雖說溫阮兒不是他的親生女兒,他也不能這麼絕情!

鐘曦原本氣憤的眼眸在此刻忽然亮了一下。

也許溫國輝一直都知道溫阮兒不是他的親生女兒,他……會不會也知道溫阮兒跟鐘家的關係!

此時站在鐘曦麵前的薄涼辰把她的反應,清清楚楚的收入眼底。

他手腕一轉,把鐘曦拉的更近了一些。

垂眸,冰冷的視線審視著她的表情,“很驚訝?溫國輝原本就是那種人。”

從他口中聽到溫國輝這三個字,鐘曦渾身一顫,急著想把手腕從他手裡掙脫出去。

可薄涼辰就是不給她這個機會,他另一隻手按著她的腰肢,“昨晚已經被那些記者拍到我們在一起吃飯,如果再被拍到,是不是怎麼解釋都解釋不清了?”

他說著,聲音又沉了幾分。

“從村子回來之後,我們就應該好好談談。”

那個瞬間,鐘曦喃喃的問了句,“談什麼?”

“談我們的以後。”

薄涼辰隻說了這麼一句,就拉著她闊步進了電梯。

電梯徐徐上升,他也鬆開了鐘曦的手腕,看著白皙的腕子上那抹淡淡的印痕,他於心不忍。

鐘曦的心情卻七上八下的。

“你不去參加釋出會?”

男人往前走了幾步,緩慢停下,轉身看著她,“不去。”

“你就這麼確定,一定不會出問題?”鐘曦很揪心。

萬一,溫國輝他們真的翻盤,那怎麼辦!

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白費了,而且以蕭毅的個性,一定會報複薄氏和溫阮兒。

一個背叛了他的女人,他怎麼會放過她。

薄涼辰站在她對麵,目光深沉的落在她身上,一步步走過去,手探上她的肩膀。

“我不在乎這件事會變成什麼樣,對我而言,他們都冇有你重要。”他如此說著,聲音像紅酒一樣令人沉醉。

鐘曦眉心鎖緊,不敢再去看他的眼睛。

“看著我。”

“還是說,你怕你會動搖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