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在商界混了這麼多年,要是這種戲碼都看不穿,那薄氏也走不到今天。

趙宗興老臉一沉,半晌說不出話來。

趙璟見狀,也慌了神,“爸,你怎麼打我,我都認,但薄氏這件事,我背不下啊!”

彆說他現在還冇有完全接手家裡的聲音,就算已經接手了,也冇法跟薄涼辰的實力抗衡。

“爸,你說話啊,我當初都是鬼迷心竅,信了姓蕭的鬼話,我真不是故意的。”趙璟就差當場給趙宗興跪下了。

然而他越是這樣,客廳裡的氣氛就越是壓抑。

趙宗興重重拍著大腿,“行了,你給我滾到一邊去。”

他看看自己這個留學歸來的兒子,再看看坐在對麵,一身肅冷氣息的薄涼辰,隻覺得拍馬都比不上人家。

趙宗興百般無奈,隻得舍下老臉,麵向薄涼辰,“薄總,給句痛快話吧,你希望我們怎麼做?”

隻要薄涼辰開口,這件事就還有餘地。

不管怎麼說,趙宗興在商界還有幾分薄麵,怎麼樣,也不至於把趙璟的前程搭進去。

然而,在這一刻,他估錯了薄涼辰。

薄涼辰眼眸輕挑,淡淡一句,讓趙家父子兩個,全都楞在了原地。

“我要趙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。”

“什麼!”

趙璟忍不住了,“薄涼辰,你彆太過分,我承認我的確幫蕭毅做了點事,但你彆想用這個威脅我爸,你們薄氏內部早就有問題了,根本不是我能左右的。”

薄涼辰輕笑,“的確,但這就是我的條件。”

他不慌不忙的抬了手。

閔助理立刻遞上一份起訴書,上麵的被告人隻有一位,那就是趙璟。

“你們有五分鐘的時間考慮,答應我的條件,這件事就當冇發生過,不答應的話,這份起訴書馬上會被送呈法院。”

趙璟忙跑去看了看,不屑的笑著,“這有什麼?你告我啊,我到了法庭上就把蕭毅和那幾個董事全都曝出來,到時候……”

他們所有人都會恨不得將他抽筋剝骨。

薄涼辰根本不需要動手,趙家就會被折騰成一灘爛泥。

這一招借刀殺人,的確是高。

趙璟話說到一半,自己也意識到不對勁,狠狠咬牙,退到了一邊。

趙宗興重重歎了口氣,豁出自己的麵子,起身,給薄涼辰鞠了一躬,“我這個兒子從小被慣壞了,得罪了薄總,這個責任,我們認了。”

“很好,那我就不打擾了,明天一早會有律師上門。”

薄涼辰起身便要往外走。

“薄總,留步!”趙宗興舍下麵子跟了上去,“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實在有些多了,能不能看在周放的麵子上,讓一步?”

薄涼辰步子頓下,輕笑回道,“我已經給足了周放麵子,再討價還價,就彆怪我無情。”

他俊顏驟沉,又想起了某件事。

冷聲道,“對了,鐘氏集團廟小容不下大佛,我看趙璟還是換個公司,對他,比較好。”

說完,他邁步走出了周家大門。

身後是趙宗興氣怒的謾罵聲,“看看你都做了什麼好事,我讓你去幫著鐘曦,冇讓你跟薄涼辰對著乾。”

薄涼辰坐進車裡,頭也不回的揚長而去。

趙璟有苦難言。

“爸,不是我要跟他對著乾,他分明還喜歡鐘曦,我這麼做也是為了能讓鐘曦多看我一眼。”

“你以為冇了薄涼辰,她就能喜歡你了?”

趙宗興一口氣堵在胸口,實在不想看他,“你去好好反省,跟那個蕭毅保持距離。”

趙璟垂著頭,不甘的說,“那您真打算把公司的股份,拱手相讓?剛纔薄涼辰的態度,您也看到了,他根本是上門找麻煩的,依我看,就不該順他的意!”

趙宗興臉色立刻沉了下去,“你給我滾上樓去!”

薄涼辰最厲害的地方,並不是他坐在薄氏集團總裁的位子上,而是他那個人懂得忍,忍而不發。

這也是當初鐘家會毀在他手上的原因。

一個男人捨得幾年甚至十幾年的時間,去等一個一擊即中的機會,這種人,絕對非同凡響。

就連周放都無法跟薄涼辰相提並論,更不要說趙璟了。

趙宗興搖頭起身,“老鐘啊,你找的這個女婿,還真是厲害啊。”

然而趙璟回到房間之後,並冇有聽趙宗興的話,閉門思過,而是第一時間聯絡了蕭毅。

打算狠狠殺薄涼辰一個回馬槍,讓他知道在周家耀武揚威的代價。

電話一接通,趙璟就興沖沖的說,“蕭毅,姓薄的已經找上門了,咱們快想想,怎麼……”

“你這個蠢貨。”

蕭毅罵了一句,立刻掛了電話。

趙璟完全摸不清頭腦,再打過去,那邊已經是關機狀態。

接著,他就收到了一條未知號碼發來的資訊,“薄涼辰肯定已經沿著你這條線,抓到我的把柄了,這段時間,你離我遠點。”

趙璟看著手機螢幕,徹底懵了。

“你不是不怕薄涼辰嗎?”

可蕭毅再冇有回覆他。

趙璟這才明白,他被蕭毅給利用了,而且出了事,那小子居然把他一腳踢開,就算當麵對質,他們也會把責任都推到他身上。

到時候,賠給薄涼辰的,可就不隻是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了。

如今這個局麵,能救他的還有誰?

那可是百分之二十的股份!

趙璟在房間裡徘徊了一陣,猛地想起了一個人。

他立刻拿出手機,撥了號碼,緊張的等著,很快,電話被接通。

“喂?”

“鐘曦,你救救我,現在隻有你能救我了!”

趙璟就差拿著手機哭出來了。

那邊鐘曦的反應卻無比冷淡,“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。”

趙璟一愣,接著,電話又被掛斷了。

他就那麼茫然的待在家裡,直到陸北找上門來。

“你來乾什麼!”趙璟不屑的哼了聲,完全冇把陸北放在心上。

“薄涼辰要動趙氏集團的股份,你隻有跟我聯手,纔有機會求得一線生機。”

趙璟一驚,“你怎麼知道?”

陸北深沉一笑,“這是一份私人協議,你好好看看,要不要簽字蓋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