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溫阮兒不以為意,“反正我馬上就要生了,等生下孩子,隨便造假一份dna報告就行了,又不是什麼難事。”

當初她連懷孕產檢的病例都能造假,還怕這個?

反正薄涼辰那麼忙,不會在意這些的。

莊婉如將信將疑,“反正你自己多注意點,像薄涼辰的性格,萬一知道你背叛他,還這麼騙他,絕對會殺了你的。”

溫阮兒自然明白這個道理。

“冇辦法,我隻能拚這麼一次了,最近蕭毅被停職,整天去賭,簡直就是個無業遊民,跟薄涼辰比起來,他太差勁了,我不可能跟那種男人在一起。”

那方麵的需要是一回事,但她真正想要的是一個豪門太太的位置。

隻有薄涼辰能滿足她的渴望!

薄涼辰聽著閔助理的彙報,立即往公司趕去。

“那幾位董事全都要撤股,除非把蕭副總請回公司。”

“嗬。”

薄涼辰瞥向窗外,“恐怕都是受了蕭毅的威脅。”

“可最近這幾天,蕭副總都在國外賭局上混日子,冇跟他們接觸過。”閔助理繼續彙報著,“倒是趙璟跟秦董事私下見過麵。”

薄涼辰深沉的眸子掠過一抹寒意。

“去周家。”

“是,薄總。”

進周家大門之前,薄涼辰還是給周放發了條資訊。

他之所以一直冇有動作,唯一的顧慮就是周放的處境,其他的,全然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。

“薄總?”趙宗興正要出門,見著薄涼辰,也是目露疑色,“周放去公司,可能要晚上纔回來。”

薄涼辰冷眸微掀,“我不找他,我找趙璟。”

“璟兒?”

趙宗興這邊冇反應過來,剛從樓梯下來的趙璟轉身就要往樓上跑。

“敢做,不敢認?”

薄涼辰冷聲一句,冇有再多說,而是直接坐在了客廳沙發上,雙腿相疊,一雙冷眸迸射著寒芒。

“趙總,不是我不給你麵子,我已經給足了趙璟機會,但他一再挑釁我的底線,這事兒,總得有個結論。”

趙宗興越聽越迷糊,“這到底怎麼了?璟兒,你先下來,把話說清楚。”

他的兒子,他再清楚不過。

假如趙璟冇做虧心事,也不會一見到薄涼辰就慌張躲著。

趙璟站在二樓,立即用手機發了幾條資訊,然後關機下樓,“薄總找我?我忘帶手機充電線了,正準備回房間取呢,有什麼事嗎?”

他裝作坦然模樣,一坐下,就把關了機的手機,放到了一邊。

趙宗興麵上的疑慮少了幾分,轉而麵向薄涼辰,“薄總,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?”

薄涼辰表情未變,抬手一晃。

站在旁邊的閔助理立刻拿出了幾張照片,“趙璟跟薄氏集團幾位董事來往密切,多次蓄意破壞薄氏集團內部團結,並且,要挾乾擾他們作出破壞薄氏集團的新投資項目的決定,這些,就是證據。”

瞬間,趙璟嚷了起來。

“就憑幾張照片,給我扣這麼大一頂帽子?薄涼辰,你要是存心找茬,你就直說,彆跟我整這些虛張聲勢……”

話冇說完,閔助理直接播出了一段錄音。

正是趙璟的原話,聲音錄的清清楚楚,“秦董,隻要你按照我說的做,蕭副總當上薄氏的總裁之後,你的股份會比現在多十個點,到時候,你就是薄氏第二大的股東。”

“這,這要是被薄總知道,我會冇命的。”

“怕什麼?大不了,你來我家公司,隻要我們站在一條線上,薄涼辰終究死在我們手裡,有他在,任何人都得不到應得的好處,他消失的話,大家的日子就都痛快了,你說呢?”

薄涼辰偏側頭去看,那雙鷹鶩的眸子淬著寒意。

不用說話,趙璟已經變了臉色。

“薄涼辰,你彆逗了,這種錄音隨便找個懂電腦的就能造假,你要是想看,我可以做一份視頻給你。”

他說完,作勢就要過去搶奪閔助理的手機。

隻不過他伸手不夠快,還冇碰到,就被閔助理眼疾手快的躲開了。

“趙少爺不用著急,無論是錄音還是視頻,我們手上都有,如果有必要,我們還可以請當事人過來對峙,隻是薄總顧念跟周少的關係,一再容忍你,想多給你一次機會,但是……”

閔助理的話,就代表薄涼辰的態度。

此時他找上門,就是來算這筆賬的。

“你冥頑不靈,不僅枉顧薄氏的顏麵,也不在意兩家公司的合作關係,那薄總自然冇必要再給你機會了。”

“你算什麼東西!”

趙璟騰一下站了起來,在場隻有這麼幾個人,另外兩位,他不敢惹,就把火氣都撒在了閔助理身上。

“這兒有你說話的份嗎?就算我真做了什麼,也輪不到你來教訓我。”

“住口!”

趙宗興猛地喊了一聲,眉頭皺緊,盯著這個不爭氣的兒子,“你還不認?”

趙璟一直在他身邊長大,是什麼性格他再清楚不過,雖然看起來斯斯文文,但其實城府很深,這也是趙宗興希望讓鐘曦做兒媳婦的原因之一。

可以讓她好好的管管趙璟。

冇想到,現在人冇娶進門,直接得罪了薄涼辰。

趙璟眼神慌亂,避之不及,“爸,我也不是那個意思,就是幫人傳個話而已,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蕭毅,就算要有人背黑鍋,也絕不是我,我又不是薄氏的人。”

“你過來。”趙宗興眼中怒意盛然,“過來!”

趙璟不情不願的起身,剛過去站定,就被狠狠扇了一巴掌。

“我打死你這個不孝子!我讓你回國結婚,不是讓你回來惹事的,你在外麵做了什麼我不管,但人家都找上門了,你就得給我認。”

更何況,對方可是薄涼辰。

連他這個輩分的老人都要給上幾分薄麵,趙璟實在冇資格跟薄涼辰嗆聲。

硬碰硬,隻會是趙璟粉身碎骨。

薄涼辰根本不會傷到分毫。

趙宗興這一巴掌打下去,薄涼辰冇有半點反應,輕飄飄的掀了眸子看過去,“趙總覺得,我這麼好打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