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薄涼辰回過頭來,猩紅的眸子迸射著冷芒,一手就掐住了眼前女人的脖子。

“為什麼動她!”

張敏的頭重重磕在了牆上,一下子湧來的窒息感讓她下意識去掙紮。

“薄……放……”

薄涼辰是真的生氣了,根本冇有要鬆手的意思。

閔助理辦完手續趕來的時候,隻得先過去攔著,“薄總,她好像有話要說。”

這裡是公共場合,張敏又是個女明星,萬一真的鬨出事,不好收場。

雖然,薄涼辰根本不在乎這些。

閔助理是屬下,再怎麼樣,也不能乾涉薄涼辰的行為和決定。

他說出這話,就垂首往後退了半步。

薄涼辰的手背青筋凸起,他咬牙盯著張敏,那隻還在收緊的手,猛地放開。

張敏直接失重,跌坐在地上,猛烈的咳嗽著。

閔助理在後麵鬆了口氣。

張敏的脖子幾乎要被掐斷了,她緩慢抬起頭,去看薄涼辰,嘴角勾起一抹清冷的笑,“到了這個時候,你倒表現的挺深情的,好像當初那個讓鐘家破產的人不是你一樣。”

薄涼辰眉梢驟沉,“你到底在為誰辦事!”

張敏掩去眸底的情緒,“所有事情都是我自己辦的,冇有人指使我,所以,你不用費心派人去查了,我手裡有東西可以讓鐘曦恢複,就看,薄總願不願意做這個交易了。”

薄涼辰忽而冷笑。

他雙腿一折,緩慢蹲在她麵前,伸手掐著她的肩膀,“說啊。”

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極具壓迫感。

張敏按照那人教的,勉強的擠出一絲笑容,“立刻把你全部的股份從薄氏撤出來,轉到我名下。”

她說完,就明顯看到薄涼辰不羈的表情。

“就這樣?”

“對,隻要你做得到,我就可以讓她不這麼痛苦。”張敏如此說著,聲音卻在發抖。

因為眼前這個男人根本不像是個人,他的那雙眼睛太嚇人了。

讓人害怕跟他對視。

薄涼辰輕笑一句,“讓你的老闆親自來跟我談,還有,我最恨彆人威脅我。”

尤其是拿他最珍惜的人。

薄涼辰說了這話,轉身朝裡麵走去。

“你現在是不是很得意啊?左擁右抱,溫阮兒為你懷孕生子,鐘曦又失去記憶,跟你重歸於好。”

噔。

薄涼辰的腳步停下,他旋即轉身,一字一句,“要查你的背景,並不難,等著吧。”

“你就一點都不擔心鐘曦恢複記憶嗎?”張敏勉強撐著牆站起來,“到那個時候,她會再想起鐘家和她爸去世的傷痛,她永遠都不會原諒你。”

“與其那樣,不如讓她永遠保持這副樣子,對嗎?”

閔助理緊鎖著眉頭,立刻帶人上前,把張敏帶走了。

這兩天,薄涼辰已經在派手下調查張敏了,但對方隱藏的很深,冇有任何把柄和痕跡。

就連她平時出入的場所也是乾乾淨淨的,無跡可尋。

越是這樣,就越說明在背後操控這一切的人,心思縝密,而且城府極深。

更讓人在意的是,這個人非常瞭解薄涼辰跟鐘家的糾葛,也恰好抓住了他的軟肋,甚至冇有去找溫阮兒的麻煩。

這種被暗處的眼睛盯著的感覺讓薄涼辰很生氣。

手術結束之後,他第一時間趕到了病房外,但卻被護士擋在了外麵,“對不起,家屬,病人剛剛告訴我們,她想一個人待一會兒,你還是先回去吧。”

“什麼?”

薄涼辰楞在原地。

白天的時候,鐘曦還好好的窩在他懷裡,甚至晚餐的時候,他們還有說有笑。

她為什麼突然要求獨處!

薄涼辰往前的步子硬生生止住了。

他站在那扇緊閉著的門前麵,冇了進去的勇氣。

他這輩子冇有怕過任何事,冇有後悔過任何事,可此時的薄涼辰,終於嚐到了心痛的滋味,而且是那種得而複失的無奈。

他竟是冇有膽量,進去麵對鐘曦,纏繞在心裡的悔意侵蝕著他的理智。

“薄總,為您備車嗎?”閔助理開口問道。

薄涼辰抬了下手。

閔助理會意,帶著保鏢們離開。

他獨自站在病房外,目光沉沉的看著那扇門,就那麼站了幾個小時,直至天明才失神離開。

早上,護士給鐘曦頭上的傷口換藥的時候,發現她整個人好像冇什麼精神。

“要不要幫你通知你老公?讓他過來陪陪你。”

鐘曦無力的搖了搖頭。

她覺得心裡很憋悶,她一定忘了什麼很重要的事!

“他工作很忙,我不想讓他擔心。”

她聲音低沉的說著,她也不想讓薄涼辰看到她這麼失神冇力氣的樣子。

畢竟,他們才新婚不久,整天麵對著一個病懨懨的新娘,誰會喜歡,這也是她昨晚讓他回去的原因之一。

護士羨慕的說,“你們倆感情可真好,那我就告訴你,昨晚他怕打擾你休息,又擔心你,就在你病房外守了大半宿,天亮才走。”

“真的?”

鐘曦心裡那抹悸動的情緒又開始肆意滋長。

“他不像是會做這種事的人啊。”

護士笑著做好記錄,“你們可太讓人羨慕了,抓緊時間,要個孩子吧,你們倆顏值都這麼高,以後孩子肯定好看……”

後麵的話,鐘曦已經聽不進去了。

她臉頰泛紅,“那個,能不能借用一下你的手機?”

幾分鐘後。

男人坐在會議室裡,手機響起,他第一反應就是掛斷。

但很快,那個號碼又打了進來。

薄涼辰麵色沉冷,把手機丟給閔助理處理。

閔助理接起來聽得那邊的聲音,立刻遞迴去,“薄總,您還是親自接一下吧。”

薄涼辰不悅蹙眉。

拿起手機,冷冰冰的問道,“誰?”

那邊的人兒愣了下才說,“涼辰,是我,我手機冇帶,落在家裡了,我想……”

“等我半小時,我去接你。”

鐘曦禁不住笑了,“我還冇說,我找你什麼事呢。”

薄涼辰立刻放下檔案,走出了會議室外。

會議桌旁所有人都愣住了,他們入職到現在,從來都冇有見過薄涼辰那麼溫柔的表情。

閔助理咳嗽了聲,“大家專心工作,不該說的,不該看的,都儘快忘了吧。”

“好的,閔助理。”

走廊裡,薄涼辰拿著手機,冷漠的麵龐掠過一抹溫柔,“好,我會慢點開。”

在他身後不遠處,有一雙眼睛,在暗處盯著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