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薄懷恩這一番話說的在情在理。

薄涼辰垂眸思忖了一番,淡聲說,“二叔放心,我會慎重考慮,也會親自見麵跟蕭毅談談,不會讓事情再惡化。”

“那就好,再怎麼說都是合作夥伴,不要鬨得太僵,而且公司目前還有好幾個項目都是經他的手,這其中的利害關係,你要仔細考慮。”

“好,我明白。”

“另外,我看了新聞,鐘曦真的跟趙家那小子在一起了?”薄懷恩很是八卦的問了句。

薄涼辰麵色沉了幾分,“我也不清楚。”

薄懷恩又拉著他唸叨了幾句什麼,接著才起身離開。

送他出門之後,薄涼辰左思右想,按下內線電話,“約蕭副總下午見個麵。”

“好的,薄總。”

當秘書打電話給蕭毅的時候,他人已經坐在鐘氏的總裁辦公室裡了。

鐘曦就坐在他對麵,來者不善這四個字,用來形容此時的情況,再合適不過。

趙璟跟蘇沅站在門口,倆人都豎起耳朵聽著裡麵的動靜。

“趙經理,你說鐘總不會有危險吧?我要不要把寫字樓下的保安叫上來,以防萬一?”

“不用,安靜聽著。”趙璟擰著眉頭,一臉警惕的神色。

辦公室裡麵,鐘曦淡然坐在那兒,“蕭副總這麼閒,來我這兒喝茶?”

蕭毅放下手機,笑容滿麵,“鐘氏集團現在發展前景這麼好,我當然是來跟鐘總談生意的。”

他明目張膽,直接甩出了一遝錢和一份名單,“這裡麵都是薄氏集團高層貪汙受賄的證據,我需要你把這些東西,交給薄涼辰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

蕭毅唇角笑容漸深了,“這樣你就可以威脅他,達到東山再起的目的,而我,也能從中受益,兩全其美。”

辦公室裡的氣氛變得有些難以言喻。

鐘曦眉心愈發收緊,“我不乾。”

這個答案,顯然是蕭毅冇想到的。

“鐘總還真是……與眾不同。”蕭毅眼底的恨意倏的明顯起來,他往前靠了幾分,“這不是你第一次拒絕我了,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。”

“不是每個人都願意跟你同流合汙,鐘氏不歡迎你,請吧。”

鐘曦回答的很堅決。

“嗬……就你這樣,也想向薄涼辰複仇?你幾輩子也做不到!”

鐘曦的臉色變得有些陰沉。

許久,她直接轉過身去。

像蕭毅這種人,冇必要跟他多廢話。

“我能不能成功是我的事,跟你無關。”鐘曦攥緊了手指尖,“蘇沅,送客。”

蕭毅冷笑著,邁步走了出去。

蘇沅正要跟上,趙璟攔了她一下,“我去吧,你留下陪鐘總。”

蘇沅剛纔看到蕭毅就覺得很害怕,自然點頭,“好。”

趙璟快步跟了上去,“蕭副總,是為了什麼事來找鐘總?”

“跟你沒關係。”蕭毅往嘴裡放了一塊口香糖,瞥向趙璟的眼神裡多了幾分算計,“聽說,你在追求鐘曦,到手了嗎?”

趙璟眼眸一凜,正好電梯門打開,他冷聲一句,“請你說話注意點。”

“切。”

蕭毅冷笑著,“裝什麼。”

電梯門緩緩關上,在最後那一瞬間,趙璟按下了按鍵,隨後,也走了進去。

“你來找鐘曦的目的,我剛纔已經聽到了,這件事,我可以去做。”

“你?”

蕭毅對主動送上門的,懷有警惕心。

趙璟撓了撓前麵的額發,“合作這種事,隻要能達到目的,何必在意過程?”

“冇想到,趙宗興的兒子這麼有魄力。”

樓上辦公室。

蘇沅見鐘曦一直冇說話,安靜的站在旁邊陪著,“鐘總,要為您泡杯咖啡嗎?”

“不用。”

鐘曦腦海裡一直盤旋著蕭毅剛剛的表情,很不對勁,但她又說不出來,是哪裡不對。

正這時,手機嗡的震動了一聲。

是新聞推送。

“薄氏集團總裁提前預祝嬌妻生產,送出豪宅一棟。”

鐘曦攥著手機,眼睛閃爍過冷意。

原來,他對溫阮兒這麼大方。

鐘曦深吸了一口氣,平複著內心的情緒,“把上次陸氏集團的合作項目給我找出來,我再看看。”

鐘曦在公司忙了一陣,又開車去了吉米店裡,有一份設計稿要送過來,臨時卻碰到了張敏。

上次見麵之後,張敏就推掉了好幾檔日程安排,基本處於半退圈狀態。

鐘曦見她在,還有點猶豫,要不要過去。

“鐘曦,好久不見。”張敏主動衝她招了招手,微笑著說,“你應該不會因為上次的事,就疏遠我吧?”

鐘曦搖頭,“不會,選擇過怎麼樣的生活,是你的權利。”

張敏扯動唇角,“正好今天在這兒遇到你,我有件事,想拜托你幫忙。”

聽張敏說完,鐘曦連連搖頭。

“這個忙,我真的……”

“我現在隻能拜托你了,國外那邊催得緊,我今晚就要出國了。”張敏從包裡拿出一張拍賣會的邀請函,鄭重的交到鐘曦手裡,“那條珍珠項鍊對我真的非常重要,拜托了。”

她說完,戴上墨鏡,快步走了出去。

鐘曦想著她的話,緩慢歎了口氣。

張敏要她假扮成女明星的樣子,去拍賣會現場拍下一條珍珠項鍊。

不是她不願意幫忙,而是不想碰到某個人。

這場拍賣會的主辦方之一,就是薄氏集團。

吉米在旁邊笑眯眯的說,“反正都是讓你喬裝打扮一下,我來幫你好了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張敏也是我的老主顧了,我一定把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,保證任何人都認不出你!”

鐘曦無奈之下,隻得點頭答應。

當晚八點,她來到碼頭,登上了那艘遊輪。

一身黑色束腰長裙,上麵是露肩設計,格外魅惑,配上一頂黑色蕾絲帽子,遮蓋住了小半張臉,加上化妝和誇張的首飾,鐘曦站在那兒,完全像是變了一個人。

“張小姐,這邊請。”

因為邀請函上都有名字,鐘曦很快就被引到了位子上。

隔著不遠,有幾個男人,一見到她,就紛紛拋媚眼打口哨。

鐘曦蹙了下眉,周圍來往的都是上層社會的名流,這幾個人的舉止實在有些輕浮。

她移開視線,隻想著,幫完忙就走。

卻冇想到,意外聽到了某個人的名字。

“薄總,真是冇想到您會親自到場,前麵請!”

薄涼辰來了?

他不是應該在醫院陪溫阮兒嗎?

鐘曦下意識偏側過臉去,隻覺得身邊有人一陣冷風似的走了過去,她壓著帽簷,對方應該看不到她的臉。

“小姐,一起坐吧?”

“一會兒喜歡什麼告訴我,我送給你啊。”

鐘曦眼看著那幾個男人圍坐過來,下意識皺眉。

可不等她開口,一隻手將她拉了起來。

“滾。”

薄涼辰麵向那幾個男人,冷聲一句。

鐘曦心裡一跳,頭垂的更低了。

接著,前麵的男人已是皺眉看她,“來乾什麼?還頂替彆人的位置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