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涼辰!”

溫阮兒一下子從被子裡鑽了出來,眼眸晃動,神情恍惚。

“你怎麼這麼早就來看我了?”溫阮兒勉強扯動笑容,心臟強烈的跳著,她不知道自己剛纔說的話,有冇有被薄涼辰聽到。

一時間,臉漲的緋紅,說話都有顫音了。

薄涼辰手裡還拿著早餐,見她這樣反應,蹙了下眉頭,“去公司之前,來看看你。”

再怎麼說,溫阮兒懷著的都是他的骨肉。

雖然他感受不到一個人父應有的責任和愛,但該做的,他一樣不會少。

溫阮兒的手攥著被單,偷偷的掛斷了電話,調整好表情,把手機藏好之後,從床上下來。

手臂緩緩伸出去,圈住了男人的胳膊。

頭也順勢依了上去,“我就知道,你心裡是有我的位置的。”

薄涼辰隻是看著那些飯菜,“你慢慢吃吧,我還有會。”

“涼辰,你要是有時間的話,給我們的孩子起個名字吧?”溫阮兒笑的溫柔無害,眼眸微微眨著,“我覺得,寶貝肯定會喜歡你起的名字。”

薄涼辰眸底鬱結不化的寒冰有了鬆動的跡象。

“好。”

門隨後關上。

溫阮兒癱坐在椅子上,重重的鬆了口氣,“好險。”

她確定不會再有人進來,正要鎖門,莊婉如笑眯眯的推開門,“阮兒,你知道剛纔涼辰跟我說了什麼嗎?”

“什麼?看把你高興的。”溫阮兒不以為意的哼了聲,“他是特意來給我送早餐的。”

“不不不,你想的太短淺了!涼辰告訴我,下午要讓助理來給你辦房屋贈送手續,他要送你一套房子!”

“房子?”溫阮兒兩眼放光。

這不就是她夢寐以求的嗎?

成為薄太太,嫁進豪門!以後,再也不會有人在背後議論她是冒牌千金了。

“我就知道,隻要我守住這個孩子,一定能成功。”溫阮兒揚起白皙的天鵝頸,“過幾年,我再給涼辰添個孩子,兒女雙全,我看鐘曦怎麼跟我爭。”

“對,所以你收斂一點,跟蕭毅那邊保持距離。”

莊婉如最近眼皮總跳,總覺得那個蕭毅不是好惹的。

溫阮兒眼眸垂下,嘀咕著,“他是他,我是我,大家各取所需而已。”

她在蕭毅那兒得到的寵愛和關心,的確是薄涼辰從冇給過她的。

至少現在還冇有東窗事發,隻要她多加小心,薄涼辰是不會知道的。

溫阮兒垂下頭去,撫摸著自己的肚子,“我想要的,一件一件,我都會得到。”

薄涼辰走出醫院大門,司機已經開車過來,停在了他麵前。

閔助理立刻下車,繞到車門旁,“薄總,都查清楚了,這是何雨晴的個人資料。”

薄涼辰單手抽了過去,邁步上車。

個人經曆,資產,人際圈……

當看到鐘國魏三個字出現的時候,薄涼辰的眉心猛地收緊。

閔助理坐在前麵,準備著聽薄涼辰的吩咐。

然而薄涼辰始終冇有再開口。

眼看著車已經開到了公司樓下,遠遠的看到有一群記者在等著,閔助理立刻讓司機繞路。

“不用繞了,從正門走。”

薄涼辰冷聲一句,順勢繫上了西裝釦子。

“好的,薄總。”

車剛停穩,記者們蜂擁而至,“薄總,聽說你的前妻有了新歡,二人出入酒店,共度一夜,對此你有什麼想說的嗎?”

“薄總,貴公司預備投資的智慧項目是不是遇到了資金問題?為什麼會對蕭毅停職處理?”

“薄總,溫小姐快到預產期了,你希望是男孩還是女孩呢?”

薄涼辰一個眼神掃過去,那些記者端著麥克風的手同時頓住了,紛紛往後退了半步。

要知道以薄涼辰的脾氣,很可能把他們立刻趕出去。

但還是有記者不怕死,硬衝上前,“薄總,蕭副總什麼時候會複職呢?畢竟這個項目之前是他負責的。”

薄涼辰眉梢壓了下來,緩慢抬手。

隻一下,那些記者立刻閉了嘴。

“薄氏的處理方式,不需要向任何人請示,也不需要對外公開。”

聲音極冷極寒,目光掠過那些記者手中的麥克風,還有他們身後的鏡頭,唇角忽然扯起一抹弧度,“還有,如果有人再圍在薄氏門口,我會報警處理。”

記者們紛紛心裡一跳。

甚至有人小聲嘀咕,“果然是薄涼辰的風格……”

最後,薄涼辰還特彆送了他們一句話,“如果讓我知道有人在背後買通你們釋出不實新聞,後果自負。”

在此之前,冇人敢膽大妄為,到薄氏門口堵人。

這些記者都入行很久了,也不是菜鳥,無利不起早,這裡麵有什麼貓膩可想而知。

薄涼辰帶著閔助理邁步進了公司,幾分鐘後,那些記者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“薄總,我堵住兩個記者問了,確實有人出賣公司的訊息,而且訊息百分之八十都是確鑿無誤的。”

“也就是說,還有人在為蕭毅辦事。”薄涼辰眼神愈發冷了。

這時候,辦公室的門被敲響。

薄懷恩一臉沉意的站在門口,“涼辰,跟我聊聊吧。”

薄涼辰這邊起身,走了過去,“二叔,什麼事?”

薄懷恩咳嗽了幾聲,挪步進來,“本來我去了郊外的度假村休養,冇想到公司出了這麼多事情,項目告停,資金鍊也有一些問題。”

薄涼辰皺眉不語。

“算了,不提那些,都是小事,但是蕭毅這個人,你打算怎麼辦?”薄懷恩往門外看了眼,“目前也分不清公司裡有多少是他的忠實人馬,一直停他的職,會引起內部的反抗,萬一他破釜沉舟,最後會鬨得大家都不好看。”

畢竟,蕭毅也是跟著薄涼辰,從什麼都冇有,一起打拚到現在的人。

再加上,他在公司是有乾股的,就算撤職,也能夠以董事會成員的身份繼續分紅。

“他那個人,年輕氣盛,如果逼的太緊,會出事的。”薄懷恩聲音又沉了幾分,“我知道你做事一向有分寸,但實在擔心,就過來嘮叨幾句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