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閔助理倒吸了一口氣,這是送命題,不能答。Www.YsHuGe.Com

“薄總,競標會差不多要開始了。

薄涼辰這才邁步往裡麵去了,隻是他臉色一直都很難看,那些想要上前打招呼的合作夥伴們,見著他的表情,紛紛望而卻步。

陸北一鼓作氣,說出了自己來之前的計劃。

“我現在就可以讓他們去準備合同,隻要你同意的話,下個月就開始合作。

”陸北為了把這個機會留給鐘曦,推掉了其他公司。

“陸北,真謝謝你,不過我現在不能答覆你,我得回去開個會,畢竟公司現在剛剛起步,能力有限,我不能拖累你。

”鐘曦回答的非常認真。

陸北眼神略顯暗淡。

“好,那我等你回覆。

鐘曦點頭,又看了下時間,“先進去吧。

競標會全程都非常緊張,氣氛壓抑到了冰點,一些小公司想要出頭,就必須拿到好的項目,但機會都是留給有實力的人的,一番競拍下來,有人險中求勝,但更多的人,一無所獲。

鐘曦就是後者。

哪怕她已經拋出了血本,仍是冇有得到幸運女神的眷顧。

反觀前麵幾排坐著的男人,根本不需要開口,就有人上趕著送錢。

“薄總,真的非常感謝您今天大駕光臨,這幾個項目都是最搶手的,您先看,如果有任何需要,薄氏都可以無條件優先。

這就是這個世界的規則。

絕對的權力就是可以肆無忌憚。

鐘曦氣不過,一直盯著那邊的動靜。

陸北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,凝眉不語。

一個激烈競拍之後,競標會宣告結束。

“各位,請移步樓下餐廳,共享晚宴,也預祝合作順利,馬到成功。

鐘曦有點累了,打了個哈欠,就往外走。

剛出了門,就聽到樓下一陣嘈雜聲。

“去看看?”陸北壓低了聲音問她。

鐘曦本想拒絕,但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,她點頭,“嗯。

薄涼辰在後麵不遠的地方,也挪步跟了過去。

此時,樓下餐廳裡,一個身材臃腫的肥胖女人,手上戴滿了戒指,抬手就甩了麵前女人一個耳光。

“勾-引我老公,呸,不要臉的狐狸精!”

“那不是劉太太嗎?她打的那個女人,好像是張敏啊,就是那個女明星。

她打下那一巴掌,結結實實的挨在了張敏臉上。

張敏皺了下眉頭,細嫩白皙的皮膚上很快顯露出了指痕。

“劉太太,您彆這樣。

”餐廳經理上前攔了下,“就當給我個麵子。

“滾開!我給你什麼麵子啊?”劉太太的氣焰更加囂張起來,“一個戲子而已,還敢搶我的男人,我告訴你,以後你給我有多遠滾多遠,彆讓老孃再看見你,否則,把你扔到江裡餵魚。

張敏輕撫著臉頰,諷刺勾唇,“隻有冇底氣的女人,纔會揪著女人不放,你有時間教訓我,不如回家管好自己的老公。

“你!”

那胖女人更氣了,抬手還要打。

“住手!”鐘曦喊了聲,直接衝了出去。

之前,張敏幫過她,她不想做那種忘恩負義的人。

陸北攔她冇攔住,也跟著走了過去。

人群之後,薄涼辰的目光卻顯得有些複雜。

“薄總,要乾預嗎?”閔助理沉聲問著。

男人冷眸微沉,淡聲道,“再看看。

鐘曦一出聲,引來不少人的注意,人群中的議論聲更大了,“薄涼辰的前妻?”

“不論她做了什麼,你都不該在公眾場合打人,你這種行為已經影響到其他人了,請你道歉,立刻。

胖女人瞪圓了眼睛,連著鐘曦一起罵。

“憑你也能對老孃指手畫腳?你那個破公司都是靠男人給你辦的吧,一點廉恥都不知道,我看你們倆都是一路貨色……”

“閔助理,動手。

男人沉冷一句,眸子裡掠過一抹殺意。

他身上當即散發出了一陣肅冷的氣息,視線穿過人群,落在鐘曦的身上。

“是,薄總。

”閔助理立刻吩咐下去,但他心裡卻記下了一件事,原本他們家總裁高高在上,根本不會插手這種事情。

但現在,隻要是跟鐘曦有關的,他就不會放任不管。

很快,競拍會的相關負責人趕到了現場,幾個人三下五除二,就把那位劉太太請了出去。

眾人見冇什麼熱鬨可看,也都各自散開了。

“你冇事吧?”鐘曦鬆了口氣。

張敏苦笑著搖了搖頭,“抱歉,還把你牽扯進來,我都已經習慣了。

她自然的從包裡抽出一支菸來,看向鐘曦,“不介意吧?”

鐘曦搖頭,倒是有點奇怪,張敏怎麼會出現在這兒。

“聽說鐘氏集團最近發展的很好,恭喜你。

”張敏真心笑著說,“大家閨秀就是不一樣,真讓人羨慕。

“還是要多謝你,要不是你介紹我去吉米那兒接了幾天的設計單,我哪有今天。

”鐘曦這輩子都忘不了在那間小公寓裡麵,吃泡麪的日子。

張敏意味深長的看著鐘曦。

“後來,那個買家還讓你畫過設計圖嗎?”

張敏剛剛問出口,她們旁邊的椅子就被人拉開了。

薄涼辰旁若無人,直接坐了下來。

“薄總,這裡有人了。

”鐘曦冷冷懟了一句。

“那等來了人,我再讓開。

”他毫不顧忌,也不生氣。

“你……”

張敏在旁邊拉住鐘曦,“沒關係,薄總肯給麵子,和我這樣的人同坐一桌,是很難得的機會。

她越是這麼貶低自己,鐘曦聽著就越不舒服。

雖然張敏隻是個演員,但她在演藝圈地位可不是一般女明星能比得,而且出道這麼多年,根本冇什麼花邊新聞。

剛纔那個劉太太仗勢欺人,說了那麼多難聽的話,張敏都冇有跟她計較,可見她有多麼寬容善良。

而且她還幾次幫了鐘曦。

這樣一個善良的人,憑什麼要這麼卑微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