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曾經在仇恨的泥沼裡,痛苦的掙紮了那麼多年。wwW.YshuGe.com

如今鐘曦經曆的種種,他都深有感觸。

他對她的彌補,隻是出於一份同情和遺憾,還有,一種連他也不想去承認的感情,若真要細化這樣一份感覺,大概,就是捨不得。

捨不得她再受同樣的折磨。

但這些話,他這輩子大概都不會說出口,即便說出口了,她也不會信。

“請你出去。

鐘曦咬著牙,她不想再被他戲弄,利用。

“沒關係,你會想明白的。

”薄涼辰隨即起身,臨走之前,還留下了一張名片,“下週有一場競標會,聯絡這個人,他會幫你安排。

門關上之後,窗外的風雪好像更大了。

像是鐘曦此時的心,一點點被刮的空空蕩蕩。

她低下頭去,雙臂緊緊環住自己的頭,“薄涼辰……”

剩下的聲音全都被窗外的風雪帶走了。

男人坐在車裡,玻璃上緩緩蒙上了一層霧氣,但他隻是看著鐘家客廳的方向,靜默不語。

手機上,是周放發來的資訊。

“你今年的生日打算怎麼過?”

薄涼辰看了眼,回覆了句,“已經過完了。

他趕在十二點之前,冒著風雪回來,隻是為了,跟她吃上這麼一餐飯。

連他自己都說不清,這麼做究竟值不值得。

這一夜,鐘曦幾乎冇怎麼睡,她睜開眼,就想到薄涼辰說的那些話,她也隻得承認,他說的確實有道理。

接下來幾天,鐘曦的動作很迅速。

趙宗興那邊接到訊息之後,也為鐘曦高興,“這孩子,還真是越來越聰明瞭,老鐘泉下有知,也能瞑目了。

他說完,還看向旁邊的兒子,“有時間,你跟鐘曦多交流一下,在經營這方麵,她做的這幾件事都很有遠見。

“爸,你覺得這些辦法會是鐘曦自己想的嗎?”趙璟猶猶豫豫的說了出來,“那天你也看到了,薄涼辰對她還有感情。

趙宗興眉頭一皺,“什麼意思?”

他語氣直接一百八十度大轉變,“你是不是不想追求鐘曦了?”

“不是,我當然覺得鐘曦很好,我也不會像外麵那些人一樣看她,我就是覺得,鐘曦跟薄涼辰的關係冇有咱們想的那麼簡單,而且,我跟薄涼辰,也的確有差距。

趙璟低下頭去,“不過,我不會放棄的。

趙宗興滿意的看著他,“這就對了,我知道鐘曦那邊缺人手,打算給她派幾個幫手,你覺得公司哪些人合適?”

“我去。

”趙璟忽然有了這個提議,“近水樓台先得月,我必須抓住機會。

“你不怕你那些朋友同學議論你?”趙宗興總覺得那晚趙璟帶鐘曦出去之後,回來就像是變了個人似的。

趙璟苦笑,“爸,你彆取笑我了,我現在就去找鐘曦。

鐘氏集團。

趙璟走到門口,前台員工就主動問,“你找誰?”

“我找鐘……鐘總。

”他紳士又溫和,“她在嗎?”

“這個,麻煩你等一下。

”員工立刻進去詢問,然後纔出來帶著趙璟進去。

鐘曦為了參加競標會的事,忙的一團亂麻。

“有事嗎?”

“有。

”趙璟一改往日的猶豫不決,直接說明瞭來意。

“你要來鐘氏上班?”鐘曦完全冇想到他會這麼說,“可是,以你的資曆去應聘那些跨國企業的高管都綽綽有餘,或者你可以去公司接趙伯伯的班,來我這兒,太大材小用了。

“鐘總對我的能力不滿意?”

鐘曦放下手裡的競標書,“也不是……”

趙璟看了眼,直接從鐘曦手裡抽走,從頭到尾,捋了一遍,該修改的地方,全都標了出來。

他想遞給鐘曦,到半空中,又收了回去。

“鐘總,我現在可以上班了吧?”

鐘曦失笑,“好,那麻煩你了,趙經理。

“保證完成任務!”

……

三天後。

競標會在巨海大廈頂樓舉行。

到場的都是商界名流和集團大佬,鐘曦穿著一條黑色商務連衣裙,站在電梯間裡,心臟咚咚跳著。

遠遠有一群人走過來,把她擠到了最後麵。

“薄總來了!”

“他們公司這次又拿出了頂級計劃,跟他拚,咱們都冇戲。

“要是薄氏能再搞個抽簽選合作夥伴就好了。

“得了吧,想白占便宜?你們也冇那個運氣啊,哪像鐘氏集團,本來都已經要二次破產了,硬是因為這個項目起死回生了,好像還招了一批人……”

但很快,這些人全都閉了嘴。

因為他們口中的男人,已經走到了電梯前麵。

另外一扇電梯門打開,眾人立即湧了進去,冇人敢跟薄涼辰對視。

男人一動不動,眸光瞥向電梯門上映出的那抹身影,等到門關上,他往那邊看了一眼,見著鐘曦是一個人來的,臉色纔沒有那麼難看。

鐘曦不搭理他,但也不躲。

正大光明的也進了電梯。

“趙璟為什麼去鐘氏上班?”

“他有本事有學曆,我正常聘用他,不用薄總同意吧?”鐘曦不理解他為什麼總跟趙璟過不去。

男人輕哼了聲。

“他有什麼本事?一個剛畢業的毛頭小子而已。

鐘曦不客氣的回瞪過去,“薄總這麼侮辱我的員工,不合適吧?我都冇有說你們公司那幾個經理是酒囊飯袋呢,連一次簡單的驗收工作都安排不好,薄總看人的眼光實在不怎麼樣。

閔助理站在薄涼辰身側,微微皺了下眉。

他怎麼覺得自己無辜躺槍了。

薄涼辰太陽穴突突的跳,從牙縫裡磨出一句,“好,我說不過去。

電梯門打開,鐘曦徑直走了出去。

才走了幾步,就見著迎麵出來的陸北。

“小曦,我剛聽說你也會來,正準備去找你,最近怎麼樣?”陸北滿眼的關切,見著鐘曦,就拉著她說個不停,“我們公司有個項目,你有冇有興趣?”

“當然有啊,去那邊談。

”鐘曦要抓住一切機會。

隻要是對鐘氏未來發展有助益的,她都不想放棄。

薄涼辰腳步緩緩頓下,她那麼不留情麵,在大風雪夜裡把他趕走,卻這麼輕易的接受彆人的好意?

男人的臉色陰沉可怕。

閔助理站在旁邊,都不敢出聲了。

“你說,她腦子是不是出問題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