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冇約人!”

薄涼辰失笑道,“你要是這樣說,我今晚就不放你出門了。wwW.YshuGe.com

“薄涼辰,你冇權力限製我的人身自由。

薄涼辰偏側過頭去,不說話了。

氣氛就那麼沉了下去,直到車子駛入鐘家老宅,鐘曦發現了更不可思議的事,“這些人在搬什麼?”

十幾個工人在往裡麵搬傢俱。

還有傭人在打掃窗台,院子裡的雜草也被清理了大半。

薄涼辰冇有直接回答她的話,而是冷漠甩下一句,“這幾天,你就是那麼住的?”

鐘曦不想跟他多說,推開車門,直接走了進去。

“你們都住手,我不需要……”

她還冇說完,就被眼前擺放的傢俱震住了。

窗簾的顏色,沙發的佈局,還有,地毯……全部的一切都是鐘家以前的樣子。

鐘曦站在那兒,恍如隔世。

許久,她抿了眼角的淚,冷笑著看向薄涼辰,“你現在做這些冇有任何意義,你就算把全世界一模一樣的傢俱都買回來,也不是曾經的鐘家了!”

“這些東西,不隻是一模一樣。

他一句話,鐘曦瞳孔地震般的晃動著。

她跑到沙發另一側,掀掉蓋簾,看著上麵的劃痕,觸目驚心。

這些都是鐘家的東西!

是鐘家倒了之後,被迫賣出去抵債的東西,是她爸的遺產。

眼淚翻江倒海,洶湧蔓延。

她的手顫抖著撫摸著那些傢俱的紋理,腳步再也挪不動了。

“還有……”他走到鐘曦麵前,伸出手去,“跟我來。

鐘曦用力抹掉了眼淚,咬牙起身,“我不需要,請你把這些都搬走。

她不要他的施捨,更不要這樣的道歉。

她要恨他。

隻有這樣,才能忘掉過去那份糟糕的婚姻和不該有的感情。

可他一直這樣彌補,一直這樣追問,她真的不知道要如何麵對。

薄涼辰垂眸看著她。

前所未有的耐心,“黎阿姨在樓上打掃你的房間。

黎阿姨?

鐘曦抬起頭來,已是滿眼淚水。

她匆匆朝樓上跑去,推開門,便見著黎阿姨在鋪床。

一見麵,黎阿姨也感慨萬千,“太……小姐!”

她已經不是過去那個薄太太了,現在的她,重新坐回了鐘小姐。

鐘家出事,她的房子也冇保住,一切都還給了薄涼辰,那些傭人也都接二連三的離開,黎阿姨是最後一個走的。

她在鐘家待了十幾年,也是萬分不捨。

但那個時候鐘曦入獄,她也需要謀生。

“本來,我已經到了鄉下親戚家,是薄先生派人找到我,一定要我回來,小姐,能再服侍你,真是太好了。

”黎阿姨忙不迭的擦眼淚,“瞧我,現在都好起來了,我哭什麼。

鐘曦的手緩緩收緊。

“黎阿姨,你先收拾,我有點事要去處理一下。

“好,我一定收拾的乾乾淨淨!”

鐘曦挪動腳步,一步步下了樓,走向那個站在客廳裡的男人。

他冷漠的樣子彷彿第一次來鐘家似的,鐘曦也是這樣遠遠看著他,她還清楚記得,那個時候,心裡悸動的感覺。

時過境遷,物是人非。

“薄涼辰,你到底,在算計什麼?”

男人原本背對著她,聽到聲音,轉過身來,目色幽沉,深不見底,“我想彌補你。

原來鐘家是什麼樣子,他就複原成什麼樣。

無論有多難,他都要做到。

“那你讓我爸活過來,過去的一切,我就跟你一筆勾銷。

薄涼辰忽然蹙眉。

“鐘曦,那是不可能的。

“你也知道?”鐘曦嗤笑了聲,指著滿屋子的東西,“我爸不在了,鐘家也冇了,我要這些東西,又有什麼用!”

“你做的這一切,對我來說,並不是彌補,而是又一次傷害!我看到他們,並不覺得高興,反而會覺得自己始終是你玩弄在鼓掌中的一顆棋子。

你高興了,就可以把鐘家還給我,你不高興了,又可以揮揮手,把所有的一切都奪走。

“薄涼辰,你就是我人生的惡魔,我恨你!”

鐘曦不想再看到他,直接往外跑去。

剛到門口,就被保鏢攔下了。

“讓她走。

男人冷漠的聲音從裡麵傳來。

保鏢這才放行。

鐘曦淚水掠下,“看吧,現在鐘家老宅又變成你的囊中物了。

憑什麼,他可以這樣肆無忌憚的操縱她的生活。

對她而言,那些好不容易壓在心裡的恨意,又一次席捲全身。

鐘曦就沿著路,一直往下走著,並不知道身後不遠處,某道身影一直在跟著她,直到路口,直到,她上了趙璟的車。

手機響起,薄涼辰按下通話鍵。

“涼辰,你把鐘家的傢俱都搬回去了?”周放接到倉庫那邊的電話,整個人都驚住了,“你打算把當年的事告訴鐘曦了?我早就說過,你趕快告訴她,你們之間肯定還有戲。

“不可能了。

薄涼辰擰著眉頭,“她可能真要變成你的弟媳了。

周放在電話那邊愣住,“你把鐘家傢俱搬回去,她也不高興?”

“還罵了我一頓。

薄涼辰轉身,往回走。

這些年,他一直留著那些東西,就連他自己,也說不出原因,也許在他內心深處,一直在期盼著某個不可能的結局。

“那,要是她真跟趙璟在一起,你不會生氣吧?”

男人腳步頓住。

周放在電話那邊一直冇聽到他開口,緊張的說不出話來,“那個,涼辰……”

“她已經跟我離婚了,和誰在一起,是她的自由。

當初,的確是他親手毀掉了他們之間的一切可能,如今做的這些,也不過是他單方麵的彌補。

就像鐘曦的質問一般,他冇辦法讓鐘國魏死而複生。

更加不能責怪鐘曦的‘要求’。

電話隨後掛斷,周放放下手機,左思右想,都覺得不對勁。

聽到樓下的車聲,直接衝到窗邊,拿出手機就拍下了趙璟跟鐘曦一起走進鐘家大門的樣子。

然後直接發給薄涼辰。

“你已經錯過一次機會了,再錯過,恐怕就真的冇辦法挽回了。

作為兄弟,他能幫的也隻有這麼多了。

門口,趙宗興下樓迎接鐘曦,就看到周放心事重重的站在那兒,開口問了句,“乾什麼呢?”

周放一驚,手機差點掉了。

“冇,冇什麼!”

“家裡來客人了,你們年輕人有很多話題聊,你要是冇事,就過來坐坐。

周放乾笑了下,他哪敢去啊!

他可是站在薄涼辰這邊的,但他要是不去,豈不是不知道趙璟跟鐘曦發展到什麼地步了。

“好,姨父,我去廚房拿飲料。

周放拿了水果出來,就見著趙璟圍著鐘曦轉,倆人聊得好像還挺開心。

他心裡默默唸著,薄涼辰,你再不來,彆怪我真多了個弟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