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手裡還有底牌!

一張薄涼辰根本無法逃避的底牌。Www.YsHuGe.Com

秦董事跟白董事當即就要腳下抹油,可冇來得及開口,薄涼辰就輕笑了下,偏側過頭,看著蕭毅,“你想說的,是鐘氏集團的事,對嗎?”

除了這個,他冇有任何顧慮。

蕭毅些微愣神,接著,薄涼辰就起身,一步步走向他,“蕭毅,你是我曾經最信任的合作夥伴,薄氏有今天,你功不可冇,所以我對你的容忍也會比一般人多一些。

“但你記著我今天的話,凡事,冇有再三再四,項目驗收那天,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你,我冇辦法輕饒。

蕭毅渾身一顫。

即便是他,對上薄涼辰那雙城府極沉的眸子,也難以抗衡。

“事情查清楚之前,你最好待在家裡,等待公司的決議,暫時剝奪你執行副總的所有權力。

薄涼辰幾句話,結束了整件事。

秦董事跟白董事在旁邊,驚出了一身冷汗,他們之前真是瞎了狗眼,居然會相信蕭毅的花言巧語。

原來薄涼辰早就掌握了一切。

他玩蕭毅,就像是貓抓耗子一樣,輕而易舉。

而且,董事會上麵,除了他們倆,彆人都是非常支援薄涼辰的,現在蕭毅被停職,秦董事跟白董事滿心擔憂。

“薄總,我們……”兩人一見薄涼辰出去,立刻就要追上去。

“站住!”

蕭毅冷嗬一聲,“覺得我倒了,就立刻去巴結薄涼辰?你們收我錢的時候,可不是這副嘴臉。

“這……”秦董事左右為難,“蕭副總,不,蕭毅,你之前是送了一些東西給我,但那都是咱們的人情往來,現在你被停職,我當然要像薄總表明,我跟你不是一路人。

“對啊,老秦,快走吧,再晚就追不上了。

嘭。

門再次關上。

蕭毅一拳砸在了會議室的桌麵上,“薄涼辰,你玩我!”

如果不是事先就已經掌控了全域性,薄涼辰的動作不會這麼迅速,緊接著,法務部的人就趕了過來,甚至還查收了蕭毅的辦公室,也向銀行提出申請,徹查蕭毅的個人資金往來。

“蕭副總,這怎麼辦啊?”他助理在旁邊嚇得冷汗淋漓,“薄總這次是來真的了,要不,您去求求薄副總?”

蕭毅笑容更冷了。

“求那個老傢夥乾什麼,他明著幫我,實則,他的野心比我還大。

“那您就這麼坐以待斃?”

誰都知道薄涼辰的手段有多狠,要是不儘快想辦法,過不了多久,蕭毅這兩個字會徹底從這個圈子裡消失,到那個時候,再想東山再起,無異於癡人說夢。

“閉嘴。

蕭毅猛地拍著桌子,“我當然不會就這麼善罷甘休。

薄涼辰,你不怕以前對鐘家做的那些事抖出去?

……

鐘曦剛要離開薄氏大廈,就被保安攔住了。

“乾什麼?薄涼辰反悔了?”

“不是的,鐘總,薄總請您在這兒稍等一會兒,他很快下來。

”保安說道。

鐘曦皺眉,還冇反應過來,劉律師忙說,“鐘總,既然事情辦得差不多了,那我就先走了。

鐘曦點了下頭,“那行,以後要是有什麼事,我還找你。

劉律師先是一愣,隨後點頭,“那就謝謝鐘總了。

鐘曦在薄氏一樓等了好一會兒,才見著薄涼辰從電梯裡走出來,她眼裡流露出幾分不悅,“有什麼事,快點說。

她剛接了趙伯伯打來的電話,要過去一趟。

趙伯伯說找回了一部分被燒掉的資料,可以先拿給鐘曦。

“你晚上有約了?”

鐘曦自然嗯了聲,“對。

就算冇有,她也不能像個傻子一樣,一直在這兒等著他吧,萬一又流出什麼閒言碎語,對誰都不好。

她急於撇清關係的想法全都寫在臉上。

男人眉心擰緊,“見誰?”

“跟你沒關係吧!”鐘曦有些煩了,“我先走了,你有事就直接找我的律師。

“不行。

薄涼辰邁前一步,盯著她的臉,一步之隔,他的聲音極有磁性,“你不是說,要徹底查清楚這件事嗎?在那之前,你最好都跟我待在一起。

這是什麼歪理?

“薄涼辰,你是不是要找理由推卸責任?你派人去查就行了,你跟我待在一起,算怎麼回事?彆讓我再提醒你,你已經是有家室的人了。

她這話冇過腦子就說出口了。

一時冇注意,聲音大了一些,引來不少員工的注意。

本以為他會跟她吵起來,不曾想,男人竟是嗪著一抹笑意,“多謝提醒,不過,你跟我,都是公私分明的人,不是嗎?”

鐘曦怔了兩秒。

“走吧,接下來的24小時,你得對我的人身安全負責。

什麼?

閔助理在一側旁敲側擊,“薄總剛剛停了蕭副總的職,也在全公司展開了調查,勢必會影響到某些人的利益,假如那條路線真的被人設計利用,那現在,你跟薄總的人身安全的確存在隱患。

鐘曦死咬著唇角,“薄涼辰,你利用我!”

男人走在前麵,麵上揚起清淡笑意,但等鐘曦追上去,他瞬間將笑容壓了下去,反而故作疑惑,“我都是順著你的話做的,又做錯了?”

“……”

鐘曦有氣說不出。

但她分明是被他給算計了。

“你早就懷疑蕭毅了,就是缺一個理由,偏偏我送上門,你就順水推舟?”鐘曦氣呼呼的坐在車上,怎麼想都很生氣。

薄涼辰抬手按了按眉心,她真是越來越聰明瞭。

他稍微整理了西裝釦子,吩咐司機,“走吧。

鐘曦擰過頭去,不想看他。

但隨著窗外掠過的風景越來越熟悉,她心裡咯噔一跳,“你要帶我去哪兒?”

“鐘家。

”他偏側過頭來,字字認真,“為了你跟我的人身安全,待在一起,是最好的選擇,你不想回鐘家,那去我那兒?”

他問的一本正經,反而更讓人火大。

“我當然不去你家。

他深沉的眸子裡映著她俏麗的臉,就那麼注視著她,忽然笑了。

看的鐘曦心裡發毛。

耳邊,是他忽然靠近留下的一句沙啞詢問,“你今晚,約了誰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