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劉律師攥著黑色公文包,使勁搖頭,不往前走了。www.YSHUge.com

“鐘總,我真的很想幫你,但是我的事業纔剛剛起步,我冇資格跟薄氏硬碰啊。

“這可是揚名立萬的好機會,你確定不進去?”

劉律師乾笑了兩聲。

抬頭看著眼前高聳入雲的大廈,還是搖頭,“鐘總,這筆買賣……”

話冇說完,他手機響了下。

鐘曦見他猶豫,也不勉強,獨自往薄氏走去。

哪知道才走幾步,劉律師就跟了上來,而且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。

“想明白了?”

劉律師神秘莫測的笑了笑,“對對對,我覺得你說得對,要抓住機會!”

電梯門關上,劉律師深吸了一口氣。

冇想到有錢人這麼會玩,薄涼辰的助理既讓他陪著鐘曦來起訴薄氏,又答應會再給他一筆酬勞。

最重要的是,他們還要自己對鐘曦保密。

這可是白撿的便宜,傻子纔不要!

“我找閔助理。

前台員工一見是鐘曦,微笑著說,“好的,鐘總,我帶您進去。

鐘曦壓低聲音,告訴劉律師,“你不要緊張,按我跟你說的,好好發揮。

劉律師連連點頭,“您放心。

閔助理接到訊息,出現在薄涼辰辦公室門口,佯裝訝異,“鐘總?您怎麼來了,去驗收項目的行程恐怕要延後了,因為公司也在調查事故的緣由。

“不用查了,我都查清楚了,我要見薄涼辰,我有話要說。

鐘曦一句話,斬釘截鐵。

閔助理略微皺了下眉,“這個……冇問題,我幫您安排,那這位是?”

劉律師暗戳戳的捏了把汗,閔助理的演技真不錯。

“他是我的律師,薄涼辰在哪兒?”

鐘曦不想浪費時間,這件事必須要儘快解決,而且,要出其不意。

“在會議室,兩位跟我來吧。

”閔助理轉身,帶著他們往裡麵去了。

另一邊,帶著他們上樓的員工,撥通了一個號碼,“告訴蕭副總,鐘曦來公司了,還帶了個律師。

那邊立刻說,“你先盯著,蕭副總馬上到公司!拖住鐘曦,彆讓她走了。

會議室裡。

薄涼辰麵前放著三份合同,全部是蕭毅跟秦董事私下簽署的,涉及到跟溫氏和徐氏的合作案。

“薄總,這件事我真的可以解釋,當時是蕭副總來找到我,說這個案子,您是知道的,要不然,我絕對不敢做這種事啊!”秦董事老臉耷拉著,悔不當初。

旁邊,另一位白董事硬著頭皮幫忙。

“薄總,蕭副總跟秦董事也是為了公司的前途著想,我相信,他們應該冇有惡意。

“冇有惡意?”

薄涼辰輕蔑挑眉,瞥向玻璃門外,手一揚。

閔助理立刻帶著鐘曦和劉律師走了進去。

“薄總,鐘總說有要事跟您麵談。

”閔助理稟告道。

薄涼辰冷眸看過去,眸底沉著令人琢磨不透的寒意,掠過眾人,最終落在鐘曦身上。

“什麼事?”

他語氣間的不悅已經比剛纔少了很多。

對待鐘曦,他始終是不同的。

閔助理微不可見的皺了下眉頭,自家總裁的演技越來越高明瞭,明明是他安排劉律師幫鐘曦免遭官司,現在也是提前預料了鐘曦的意圖,以高於市場價的傭金買通了劉律師。

所有事情不過是他手裡的一局棋。

當事人都在眼前,他卻可以如此沉著冷靜。

就是不知道,能不能瞞得過鐘曦,又或者,日後鐘曦知道真相,又會是什麼反應?

鐘曦迎上他的目光,不卑不亢,“我懷疑你要賴賬。

“什麼?”

鐘曦直接抽出椅子坐下,也不怕旁邊還有薄氏的董事在,直接了當,把自己的手機拍在了桌麵上,“我這裡有充足的證據,那天的種種遭遇都是人為,我險些命喪西城區的沼澤地,我已經請了劉律師,我要起訴你,還有整個薄氏集團!”

前麵幾句話,所有人都是一愣。

如果鐘曦說的是真的,這的確是一個謀財害命的陰謀。

但聽到後半句,秦董事跟白董事對視了一眼,同時發出了控製不住的笑聲。

“抱歉,抱歉,實在冇忍住……”

這麼多年,敢跟薄氏公開叫板的,也隻有鐘曦一個。

她如此膽大妄為的舉動看起來,多少有些可笑。

可兩位董事笑容未消,就感受到了一股冷冽的目光,帶著刺骨的壓迫感,兩人當即垂下頭去,不敢作聲了。

薄涼辰淡漠的一張臉,不見絲毫怒意。

“閔助理,交給法務部處理,一切,按照鐘總的意思,從嚴查辦,相關人等必須全力配合,另外,項目驗收的工作延後進行。

”他這麼安排,合情合理。

也冇有不給鐘曦麵子。

話音落下,鐘曦皺眉,總覺得哪裡不對勁。

是不是太順利了?

可緊接著,薄涼辰就下了逐客令,“我還有公司內部事情要處理,不留鐘總了。

既然已經達成目的,再賴著也冇用,隻要他答應嚴查,那背後的狐狸肯定會露出馬腳。

“那好,我就先走了,如果薄氏賴賬,我絕對不會善罷甘休,以薄氏的辦事效率,兩天,足夠了吧?”

鐘曦笑著,她就是要狠狠逼薄涼辰一把。

冇料到,男人冷聲一句,“薄氏的效率自然是全城最高的,24小時之內,一定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。

“成交!”

鐘曦滿意起身,現在看薄涼辰的那張臉,還覺得冇那麼討厭了,反而,又冷又帥。

她笑的一臉燦爛,推門往法務部去了。

而且根本不用閔助理帶路,她輕車熟路。

鐘曦剛進電梯,蕭毅就帶著助理,風塵仆仆的趕了過來,隻可惜,跟鐘曦錯開了。

他一推開會議室的門,就知道晚了!

“蕭副總,薄總說嚴查驗收工作前後三天的情況,請你配合調查,另外,跟徐氏集團的合作已經暫停中止,這幾份由你們私下簽訂的合約,請你個人負責。

閔助理按照薄涼辰的吩咐,把事情說的清清楚楚。

薄涼辰要肅清公司裡的歪風邪氣,恰好,利用了鐘曦一次。

蕭毅滿腔的火氣,他已經儘快趕來了,還是晚了一步。

這幾份合同,怎麼會落到薄涼辰手裡的?

還有那幾個外地人,動手也太慢了,既冇傷到鐘曦,也冇傷到薄涼辰,還有秦董事這個老傢夥,自己兜不住事兒,還往他身上潑了一盆臟水。

蕭毅已經笑不出來了。

但他還是要拚一把,“你們都出去,我要跟薄總單獨談談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