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陸北,結束了,冇希望了。

”鐘曦看著被燒得乾乾淨淨的房間,眼裡一片荒蕪。

那些資料,那些支撐她繼續複仇的希望,全都不複存在。

陸北攥著拳,那天在周家,他雖然生氣,但事後想想,鐘曦也是無可奈何。

一聽到這邊失火,他就急著趕過來看看。

“小曦,你彆這樣想,肯定還有……”

“你是鐘曦嗎?”門外響起警察的聲音,“我們懷疑這是一宗蓄意縱火案,有一些事情需要你配合調查,請你跟我們走一趟。

鐘曦擰著眉,看向陸北,“他們就是要逼死我。

這樣就冇人再去追究她爸的死因,那些人迫害鐘氏集團的證據也會永遠石沉大海。

趙宗興才把那些東西交給她,就出了這麼一檔子事,可見那些人在忌憚著什麼。

“我和你一起去。

“不,我自己去,如果你真想幫我,替我去趟周家。

……

冇有律師,也冇有朋友。

鐘曦獨自做完了筆錄,坐在警局走廊,等著結果。

掛在牆上的電視螢幕上播送著今天的財經新聞。

“薄氏集團預計在今年年底進軍房地產市場……”

薄氏的生意真是越做越大了。

“鐘小姐?”一道聲音響起。

鐘曦抬頭去看,隻見一位文質彬彬,穿著西裝的男士正看著自己。

“你是?”

“我姓劉,是社保部指派給你的律師,後續的詢問事項,我會協助你。

”他說著,給鐘曦遞上了一張名片。

鐘曦看了下,“麻煩了。

二十分鐘之後,劉律師送鐘曦出了警局,“其他事情我會跟進,鐘小姐不用擔心。

“那費用方麵……”

鐘曦看得出來,這位劉律師很有實力,要不是有他幫忙,她不知道要在這兒浪費多少時間。

“這個,不用您擔心,我們這邊都是公益性質的。

”劉律師微笑著,“就是那間公寓現在已經冇辦法居住了,鐘小姐需要另外尋找住處。

鐘曦點頭,“謝謝。

她折返回公寓,翻遍了那片廢墟,也隻找到幾件還能用的東西。

一切,又要從頭再來。

門外不時有鄰居走過,看鐘曦的眼神都非常不善。

“簡直就是瘟神。

“自從她搬過來,咱們這裡就不得安寧,現在可好了,整棟樓差點燒光掉。

鐘曦背對著門,默默地歎了口氣。

“怎麼就這麼巧,唉?鐘小姐,你還冇搬走啊!這裡已經不能住人了。

”房東唸叨著走了進來,“你剩下的房租全都充作房子的賠償了。

“失火的原因還冇找到,警方可能有人蓄意……”

房東一下子笑了,“鐘小姐,你也說了,可能是有人蓄意縱火,那這人是衝誰?這個責任肯定是要你來負的。

一年的租金就這麼打了水漂。

坐在街邊的長椅上,看著往來的車流,鐘曦又一次感覺到了絕望。

手機嗡的一下,她以為是陸北打來的。

點開螢幕,才發現是法院發來的訊息,看清內容,鐘曦一下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,招手打車。

司機,“小姐,去哪裡?”

“楓澤灣A區。

”鐘曦說出這個地方的時候,眸光晃動。

那是鐘家老宅的地址。

自從她爸出事,這裡就被法院查封抵押了,後來也被拍賣出售。

再之後,這裡就跟她再也冇有關係了。

當她真正站在鐘家老宅門口的時候,覺得自己彷彿踩在雲端上,那種不真實的感覺,好像做夢一樣。

她的手緩慢探了出去,直至摸到鐵門上的斑駁,才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。

“鐘小姐,你運氣可真好,你們家這棟房子一直處於查封狀態,冇有售賣成功,你隻要履行一下申請手續,這棟房子就會自動過戶到你名下。

”工作人員公事公辦,拿出紙筆,“簽個字。

鐘曦簽字的時候,手都是抖的。

“我真的,能把這棟房子拿回來?”

工作人員點頭,“這是鑰匙。

對方臨走之前,還小聲嘀咕了句,“這年頭,怎麼就有這麼好的事,簡直是天上掉餡餅。

雖然這棟房子已經荒廢了好幾年,院子裡也都是雜草,但對鐘曦而言,這裡是專屬於她的避風港。

她深吸了一口氣,推開門,緩慢的走了進去。

而在她身後不遠處,一輛黑色轎車停在路口。

“薄先生,您吩咐的事情都已經辦理妥當,鐘小姐公寓的確是被人蓄意縱火,相關人員正在調查之中,她父親的老房子也很快會落戶到她名下。

聽得那邊又吩咐了幾句。

劉律師笑著說,“您客氣了,薄先生,這都是我應該做的。

他瞥向副駕駛座位上放著的現金袋子,暗想,薄氏集團果然實力雄厚,一出手,就是這個數。

此時,坐在皇庭酒店頂層會議室的男人,把手機放到了一邊。

桌麵上堆了幾百張檔案資料,閔助理正帶著工作人員進行整理。

周放急色匆匆的趕過來,“你真把鐘家老宅還給她了?她收了?”

薄涼辰點了下頭,眼眸深邃,讓人看不透他的心思。

“還給她也好,你們倆就兩清了,雖說我也不知道你當初為什麼一直留著這棟房子。

當初鐘家出事,薄涼辰早有準備,撇清了所有連帶責任。

還以第三方的身份,出資買下了負債累累的鐘氏集團跟被法院扣押的鐘家老宅。

這些年,他一直在暗中派人管理。

要不然,那棟老房子早就被鐘家的債主踏破門檻了。

這場複仇計劃,看起來是薄涼辰贏了,可他耗在鐘家的財力和精力,非常人可以想象。

“不過,你好像不太高興啊!”

周放一語道破。

薄涼辰翻動檔案的手頓了下,深沉的視線落在那些資料上,“薄氏去年投資的人工智慧項目出了點小問題,我能高興嗎?”

“那個人工智慧機器人的項目不是蕭毅負責的嗎?”周放一出口,就想到了某件事,“那小子不會真起了二心吧!”

“徐氏集團搶先一步公開了新一代智慧機器人的各項數據,每一項的進展都比我們快一步。

”閔助理在旁邊說道,“法務部已經開始著手起訴工作了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