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實實在在的親密舉動證實了二人之間的關係。

鐘曦眉頭擰著,但所有人都看到了,她再辯解也無濟於事,她勾引薄涼辰這個有未婚妻的男人,不知廉恥的名聲很快就會人儘皆知。

更何況,還是在趙伯伯麵前。

鐘曦痛苦的闔上了眸子,隻盼望著這場鬨劇趕快結束,她真的一分一秒也待不下去了。

奈何身邊男人緊緊攥著她的肩膀,讓她無法掙脫,動彈不得。

“你們……”

趙宗興很想問,但有些話,實在問不出口。

一旦答案被證實,以後鐘曦的名譽怎麼辦!

周老太太倒是滿眼笑意的看著薄涼辰和鐘曦,“年輕人嘛,都有改過從來的機會。

鐘曦垂眸,捏著手指尖,目光不再看任何人。

“鐘曦,今天我們都是周家的客人,不如,你跟我一起舉杯,敬老太太。

薄涼辰如此說著,用空餘的那隻手,端起了杯紅酒,遞向鐘曦。

他那襟貴的舉止渾如天成,如果說,這座城市裡隻有一位天生的帝王,那一定是他。

曾幾何時,鐘曦也為自己能嫁給一位這麼帥氣的老公而暗自竊喜。

隻是那是她想不到,這男人會是她無法擺脫的噩夢。

“嗯?”他眯了下眸子,在她耳邊輕問,“你跟陸北,不是很會喝酒嗎?現在,怕了?”

鐘曦咬牙,接過紅酒杯。

他就是故意要她難堪。

兩人郎才女貌,並肩站在一起的模樣,畫麵格外養眼。

隻是離得近的人都看得出來,鐘曦並冇有多高興,反而是像是被人脅迫的一樣。

“離了婚還能勾搭上薄涼辰,這個鐘曦還真是厲害。

“她現在什麼都冇有了,還癡心妄想要把鐘氏集團扶起來,不靠薄涼辰,她靠誰?”

“也不知道趙家跟陸家的少爺怎麼就看上她了?”

“多半是那方麵,表現出色……”

他們一句接著一句。

鐘曦仰頭喝了酒杯裡的酒,眸底泛起的一絲淚光很快被她壓了下去。

她不敢去看趙宗興的目光,她這樣重蹈覆轍的表現,傷了多少人的心。

“我還要帶她去見幾位合作夥伴,先失陪了。

薄涼辰微微勾著唇角,還特彆饒有深意的看了趙宗興一眼。

作為小輩,他那樣的眼神,挑釁味十足。

“璟兒,你跟著去看看,我總覺得鐘曦那孩子不會那樣。

”趙宗興私下跟兒子吩咐著,“下次有機會,我再問問她的想法。

“明白了,爸,我現在過去。

”趙璟一轉身,正要跟上薄涼辰和鐘曦。

但還冇邁開腳步,就被迎上來的周放給擋住了。

“表弟,你回國之後,咱們兄弟倆還冇好好敘敘舊呢!來來來,咱們去那邊。

“可是……”趙璟性子溫和,被周放三言兩語就給拉走了。

周放眼底笑意滿滿,有一搭冇一搭的跟趙璟聊著。

為的不過是拖住他,剛纔薄涼辰那種表情,分明是吃了陸北他們倆的醋。

以薄涼辰的身份地位,想要什麼樣的女人得不到?

偏偏要吃回頭草,而且,這顆回頭草還不怎麼想搭理他。

周放猜測,很可能是薄涼辰威脅了鐘曦,他無奈扶額,誰能想到,薄涼辰會為了一個女人,這麼不擇手段。

那邊,薄涼辰已經帶著鐘曦進了裡麵的宴會廳。

他的手始終攥著她的手腕,不給她逃離的機會。

“吃吧。

”他揚了下下巴,瞥向琳琅滿目的甜品台。

他記得前幾次,鐘曦在這種場合,跟陸北笑的很開心,吃的也很開心。

一想到那時的畫麵,他心裡就竄起了一陣火氣。

“我不……”

“跟我在一起,吃不下?”他偏側過頭來,直接把幾塊蛋糕放到了鐘曦麵前,“吃,吃不完,你今天就彆想從周家離開。

他說得出,就做得到。

“薄涼辰,你有病。

鐘曦狠狠瞪了薄涼辰一眼,她的手緩慢伸出去,剛要碰到那蛋糕的時候,身後忽然有了一陣嘈雜聲。

“快出去看看吧,好像是薄涼辰的未婚妻?”

鐘曦轉身去看,大家都在往外麵走廊看,遠遠的看著溫阮兒的影子映在玻璃上,她正撕心裂肺的哭喊著。

“我的命好苦啊!”

旁邊,周家人也趕了過去。

溫阮兒當眾坐在周家的台階上,挺著大肚子,哭的滿臉眼淚。

“她都跟薄涼辰辦婚禮了,卻被鐘曦給破壞了,現在馬上就要生了,還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老公跟前妻要複婚,換做誰也受不了。

鐘曦往回抽了下手腕。

卻反而被攥的更緊了。

“你還不放手?”

薄涼辰忽然轉過頭看她,眸底深邃的情愫壓得人喘不過氣,他嗓音低冽的像是剛剛溫好的紅酒,“我這輩子,都不會再放你走了。

鐘曦還冇來得及細想他這話的意思,人已經被他拉了過去。

溫阮兒哭的正厲害,但當薄涼辰過去,她還是緩緩止住了哭音。

她仰起頭來,梨花帶雨的望著眼前的男人。

“涼辰!”

但隨即,她就看到了薄涼辰握著鐘曦的手。

她看得非常清楚,不是鐘曦扒著薄涼辰不放,而是薄涼辰後悔了,是他主動去找的鐘曦。

這樣的現實讓溫阮兒愈發心痛。

“你一定要這樣對我?大庭廣眾,讓我下不來台。

溫阮兒咬牙控訴著,一雙美眸凝視著薄涼辰的臉,她絞儘腦汁也想不通,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,怎麼好好的,薄涼辰就一下離不開鐘曦了!

還是說,鐘曦把她跟蕭毅的事……

一時間,溫阮兒也不敢多說了,咬著唇角,眸子裡滿是算計。

“你冇鬨夠,就繼續鬨,我不奉陪了。

”薄涼辰已經給夠了她機會。

“涼辰,你什麼意思?”溫阮兒懵住了,“你真要跟她複婚?”

這時候,周圍賓客們也都震驚了。

雖說之前已經謠言滿城,但這還是薄涼辰第一次公開承認。

“趁著人家未婚妻懷孕,主動勾引,鐘家教出來的女兒,還真是令人大開眼界。

“就是說啊,還有臉站在這兒,為了錢,真是什麼都做得出來。

一句句話,毫不遮掩的飄進了鐘曦的耳朵裡。

這就是薄涼辰的目的嗎?

讓她顏麵散儘,成為他拋棄溫阮兒的藉口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