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而在他們剛剛走進周家正廳之後,從黑色轎車上下來的男人麵色冷凝,目光定格在鐘曦的背影上,眼神薄涼之中夾雜著怒意。

“涼辰來了。

”溫阮兒遠遠看見了薄涼辰,眸子一轉,計上心頭。

薄涼辰一步步走進周家,周放接到訊息,立馬就趕了出來。

“涼辰,今晚可是為我姨父一家的接風宴,就算你有什麼不痛快,也千萬給我個麵子。

”周放雙手比了個拜托的手勢。

他太瞭解薄涼辰的性格了。

加上他剛纔也聽到了一些閒言碎語,隻怕今晚不會太平。

“放心,你的麵子,我自然要給。

”薄涼辰回過身看著他,竟然破天荒的笑了。

他這麼一笑,周放心裡更慌了。

“不是,涼辰,你今天是不是準備要乾點什麼啊?我看著你這樣,我總覺得……”周放話冇說完,薄涼辰已經闊步往裡麵走去了。

他的目標也非常明確,就是此時此刻站在趙璟和陸北中間的女人。

然而,一向備受千金們追捧的薄涼辰,此時完全被無視掉了。

“小曦,吃水果嗎?”

“鐘曦,喝咖啡。

鐘曦左右兩隻手都被塞滿了,心裡琢磨著這倆人是不是知道她生活困窘,所以變著法的照顧她。

她才進來十分鐘不到,就覺得快要吃飽了。

“我歇一會兒。

”她剛要把手裡的東西放下,就感覺脊背一涼,看過去,果然是薄涼辰來了。

鐘曦蹙眉,正想躲。

趙璟先一步擋住了她,陸北也拉了她一下。

倆人幾乎異口同聲,“冇必要躲他。

接著,他們倆對視了一眼,雖然各有不悅,但還是堅定的冇從鐘曦身邊離開。

“人都到齊了?”周老太太被扶著走過來,趙宗興跟周翰清各占一側,身後是周家的小輩們。

老太太麵上嗪著笑意,環場看了看,竟主動伸手,“薄家小子,來這邊說話。

在一眾人之中,唯一有資格站在趙宗興他們身邊的人,就是薄涼辰了。

明明是兩代人的年紀,他卻有了足以跟他們匹敵的能力。

薄涼辰從不客氣怯場,他淡然睥睨一切的眼神不怒而威,他一步步走過去,必然要經過鐘曦身邊。

鐘曦下意識彆過頭去,不想跟他有任何糾葛。

哪想到,薄涼辰的步子就那麼硬生生停在了她身側,“跟我一起過去。

他的口吻裡少了幾分命令,多了一些溫和。

鐘曦皺了下眉頭,他這不是害她嗎?

非要坐實了她費心勾引他的罵名!

可她不去,又是不給周老太太麵子,上次周家的晚宴就是因為她……

一時間,鐘曦左右徘徊。

薄涼辰卻格外的有耐心,不急也不催,就站在那兒目色深沉的望著她,那種眼神,即便藏得再深,同是男人的趙璟和陸北,都看的清清楚楚。

那是一種從心底裡生出來的佔有慾。

他不想放棄鐘曦。

三個男人麵上不說,但同時都有了敵意。

正這時,一道威嚴的聲音響起,“璟兒,帶小曦過來打個招呼。

趙宗興這麼一喊,趙璟立馬拽著鐘曦過去。

“姥姥,這是鐘曦。

賓客們此時都傻了眼,之前不是說陸北在追求鐘曦,說陸家要娶她做兒媳婦嗎?

怎麼現在,好像她又要變成周老太太的孫媳婦了。

雖說是外孫,但以周家和趙宗興的實力,鐘曦可是攀上比陸家更高的高枝了。

而且,她似乎都冇搭理薄涼辰!

這會兒冇人敢看薄涼辰冰冷的臉色,就連周放都隻得皺眉歎氣,他就知道,他這位姨父不是省油的燈!

趙宗興是出了名的倔脾氣,他看中的項目就冇有失手的,如今他鼓動自己的兒子追求鐘曦做老婆,自然也是不達目的,誓不罷休。

他纔不管外麵怎麼議論鐘曦,他認定鐘國魏教出來的,不會是那種冇有家教的孩子。

“好,模樣漂亮,舉止大方,我之前就見過。

”周老太太笑著點了點頭。

鐘曦垂眸微笑,不知怎麼的,她總覺得周老太太在看自己的時候,同時看了後麵的薄涼辰。

趙宗興朗聲笑道,“她就比璟兒大一點,我覺得非常適合做我的兒媳婦!”

鐘曦心裡咯噔一跳。

她怎麼不知道趙伯伯有這個打算?

她第一時間看向趙璟,哪知道趙璟也隻是笑。

“趙總,不合適吧。

”薄涼辰忽然邁步過去,伸手就把鐘曦往後拉了半步,哪管她打了個踉蹌,他眸中含著冷冽的笑意,“其實,鐘曦已經打算跟我複婚了。

什麼!

滿堂皆驚。

鐘曦用力掙紮了幾下,冇有能掙脫他的手。

“我什麼時候……”

“你想鐘家老宅化為灰燼的話,就大可以反駁我的話。

”薄涼辰忽然湊近她的耳朵,低聲一句,猶如地獄傳來的鐘響。

“小曦,他說的是真的?”陸北第一個問出了口。

他是這些人裡麵最瞭解鐘曦對薄涼辰有多恨的人,她不可能再往那個火坑裡跳,更何況,薄涼辰已經有了溫阮兒了。

鐘曦那麼驕傲,怎麼可能忍著背叛的滋味,跟自己的殺父仇人在一起!

“小曦,是不是他要挾你?”陸北已經忍不住要對薄涼辰揮拳頭了。

他正準備抬手,鐘曦皺緊了眉頭,“不,不是。

她的手指尖緊扣進掌心裡,這就是薄涼辰想要的嗎?

想要看到她是多麼的厚顏無恥,當眾向他求饒,恬不知恥的往他身上貼?

那就如他所願。

看看誰先忍不住!

“他冇有要挾我,是我自願的,我可能,還是愛著他吧。

”鐘曦抬起頭來,笑意不沾眼底。

那一瞬間,陸北的心被刺的生疼。

他明明知道,那不是她的真心,但親耳聽到,再也忍不住了。

“好……”他隻說了這麼一個字,就深深看了鐘曦一眼,轉身離開。

鐘曦心裡也痛。

她不想用這種方式跟陸北把話說清楚,不想丟了他這個朋友。

可現在,冇有挽回的餘地了。

她凝眉瞪向薄涼辰,“你滿意了?”

薄涼辰忽然輕笑,伸手不羈的勾著她的肩膀,兩人之間的距離突然拉近,哪怕當著這麼多長輩的麵,他也毫不在意的跟她舉止親昵。

“還不夠。

說著,他竟是在她臉上吻了一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