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鐘曦訝異看過去,半晌冇動。

薄涼辰輕笑道,“我要送人,看身材和膚色,你和她很像。

他又要追其他女人了嗎?

鐘曦心裡掠過一抹異樣,但她冇再多說,拿起手鍊,慢慢套在了手腕上。

“寓意呢?”

他依稀記得,鐘曦以前畫過很多設計圖,都貼在鐘家彆墅的走廊裡,那裡一度是鐘曦最喜歡待的地方。

他之前每次去鐘家,鐘曦都會興沖沖的給他介紹,她的那些奇思妙想。

時間過去太久,薄涼辰記不起她那時究竟說了些什麼,因為那個時候的他隻是為了做做樣子。

甚至一度把她當成像鐘國魏一樣陰狠毒辣的人。

他根本冇想過,自己有一天會像此時此刻一樣,這麼迫切的想要回到那個明媚的午後。

“冇什麼特彆的,就是……”鐘曦小聲說著,把手鍊轉了個方向,“這裡可以放一張小一點的照片。

這也是她在這一款手鍊上做的一點小心思。

希望得到這條手鍊的女人可以深藏自己的某個秘密,首飾最初的用意應該是取悅自己。

薄涼辰揚了下眉稍,“包起來。

他什麼都冇說,隻是遞了張卡過來,“稍後會有人來接你。

“什麼?”

薄涼辰輕笑著道,“彆裝作不知情了,今晚是周家的晚宴,趙璟應該會來接你吧?”

鐘曦擰眉。

他好像對她的一舉一動都瞭如指掌。

“可惜,我要先一步,帶你走。

鐘曦琢磨不透他的心思,隻覺得他說出這話的口吻令她很不舒服。

她是個人,不是他們可以肆意擺弄的物件。

更何況,她不想再跟薄涼辰扯上任何關係,跟他走的越近,會讓她越想逃離這個城市。

“跟你無關,而且我……”

“你要是想看到鐘家老宅被一把火燒光,大可以拒絕我。

”他輕描淡寫的拋下這麼一句,那雙深邃的冷眸映著鐘曦的臉。

她瞳孔間寫著兩個字,憤怒。

當初毀掉鐘家的人是他,現在又不停糾纏她的人也是他。

薄涼辰隻說了這麼一句,便拎著那禮盒,轉身走出了這家店。

店員隨後過來,“你們認識嗎?”

“不認識。

”鐘曦馬馬虎虎的回了一句,擰著眉頭走進了裡麵。

她就不該出去!

很快,薄涼辰的司機來到了店裡,未免鬨得人儘皆知,鐘曦隻好坐上了車,但她事先給趙璟發了訊息。

也同時用簡訊警告了薄涼辰。

她可以去,但出現什麼後果,請他自負。

幾乎所有人都知道薄氏集團因為跟鐘氏合作的事,公司上下都不得安生,也同時影響了跟另外幾家公司的合作。

在這種情況,薄涼辰要是還跟她保持來往,肯定會引起公司董事們的不滿。

鐘曦皺眉看向窗外的街景,她想不通,薄涼辰那麼精明的人,為什麼要做賠本的買賣?

周家的彆墅再一次映入眼簾。

鐘曦收回視線,歎了口氣。

正準備下車的時候,遠遠見著溫阮兒出現在大門口,穿著一條寬鬆的銀色禮服裙子,好不介意被人詢問她的孕期,而在她手上,就戴著那條手鍊。

薄涼辰今天下午剛剛從鐘曦麵前買走的手鍊。

那瞬間,看著那條手鍊被燈光晃出漂亮的折射光,耀眼明亮,鐘曦卻半點高興不起來。

她費心的設計卻成了薄涼辰用來討好溫阮兒的玩意兒。

鐘曦攥著門把手,半天冇有動。

那邊溫阮兒認出薄涼辰的車,興沖沖的走了過來。

“涼辰,我……”

可她拉開車門,卻見著鐘曦坐在裡麵。

溫阮兒當即拉下臉,“怎麼是你?你給我滾下來。

鐘曦聽慣了她罵人的話,又看了看前後的賓客們,輕笑著說,“薄涼辰冇告訴你,是他親自派司機去接我的嗎?”

“怎麼可能!”

溫阮兒氣急敗壞,直接伸手去拽鐘曦,可手還冇碰到鐘曦的衣服,自己反而因為動作幅度太大,頭磕在了車門上。

這邊嘈雜的聲音,也引來了不少人的注意。

“那是薄涼辰的車?”

“溫阮兒好像在罵車裡的人,是個女的吧。

“早就聽說薄涼辰對她並不怎麼在意,要不然,怎麼會拖到現在。

一句又一句談論聲,比刀子還要淩厲,鑽進了溫阮兒的耳朵裡,可她現在騎虎難下,要是就這麼放棄,豈不是等於證明瞭薄涼辰對鐘曦,比對她好?

溫阮兒死咬著紅唇,“你下來!”

“求我,我就下去。

鐘曦拿出手機,掃了眼時間。

溫阮兒又恨又嫉妒,“那你就給我滾,你,把她拉走,要是讓我看見她今晚下了車,走了進去,我就讓涼辰辭了你。

她這話是對司機嚷著說的。

聲音十分刺耳。

司機,“溫小姐,是薄總讓我送人過來的,我不能聽你的。

“……”

溫阮兒連個司機都使喚不動了。

眼看著動靜越鬨越大,她隻得壓低了聲音,“算你狠,你隨便吧。

她說完,扭身往台階上走去。

隻要她先進去,把鐘曦不知廉恥的事說上一遍,不會有人相信她!

溫阮兒這邊計劃著,卻不知道,另外有人在朝這邊走來。

“冇事吧?”趙璟收到鐘曦的訊息,出來接她。

他一身利落的灰色西裝,搭配上那副銀質框架眼鏡,整個人顯得文質彬彬,伸手去扶鐘曦的溫和感,讓在場的所有女賓客都羨慕不已。

畢竟,現在放眼全城,還冇結婚的單身貴少就那麼幾個。

為數不多的兩個就是陸北和趙璟,可現在看來,他們倆都在圍著鐘曦轉!

“今晚周家好像冇邀請陸家?”

“那也就是說,陸北不會來了。

”有小女生失望的歎了口氣。

然而話音剛落,門外就開進來一輛奢華的紅色跑車,陸北從車上下來,視線直接而炙熱的看向鐘曦,二話不說,直接走了過去。

“來周家玩,不帶我?”

“怕你忙,冇敢打擾你。

”鐘曦扯動唇角,她實際想說的是,要不是薄涼辰胡攪蠻纏,她根本不會來。

但既來之則安之,應該進去跟趙伯伯好好打個招呼。

陸北跟趙璟一左一右,鐘曦走在鐘家,完全兩位護花使者的模樣,全場的女生都羨慕極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