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放回過身來,麵上掛著笑,“姨父,我車上忘了東西,想去取一下。

明知道是他耍滑頭,趙宗興冷冷皺眉,“取完過來找我,我有事要你去做。

周放隻得點頭,應了個好字。

十分鐘後。

他坐在趙宗興麵前,聽他說完要自己辦的事,眼神一亮,“這個好辦啊,姨夫你不知道,最近涼辰也跟鐘氏有合作,要是能……”

“好好的,提那小子乾什麼?我告訴你,公司跟鐘氏的合作,要你表弟全權負責。

“啊?”

周放倒吸了一口氣涼氣。

他幾乎已經見到薄涼辰發怒的表情了。

“怎麼,不行嗎?雖說他管理經驗不足,但在國外也推進了三四個大項目,你多幫襯著點,應該冇有問題。

”趙宗興是個嚴父,對待周放也一直很嚴厲。

加上他生意做的大,說一不二,周放對他一向很敬畏。

但想著薄涼辰那邊,周放猶豫著說,“姨夫,你們一直在國外,可能不太瞭解這邊的情況,其實鐘曦跟涼辰……”

正這時,趙璟推門進來,“爸,我把車送給鐘曦了。

送車?

周放耳朵都豎了起來。

這父子倆動作也太快了,纔回過幾天,不止計劃著要跟鐘氏合作,更已經親自下手了!

周放越想越不對勁,從書房出去,第一件事就是給薄涼辰打電話。

“涼辰,不是兄弟不幫你,你要是再磨蹭,鐘曦恐怕就要變成我的弟媳了。

那邊聽完他的‘情報’,冷冷蹙眉,“不可能,她不喜歡那樣的。

“那她不喜歡雪中送炭,溫柔體貼的,難道喜歡你這個前夫?”周放忍不住吐槽,“你就是長得帥點,會賺錢,可你懂女人嗎?”

除了鐘曦之外,就隻有溫阮兒一個女人。

而且說白了,還一直是溫阮兒往他身上貼,除此之外,薄家的蚊子都是公的。

在周放看來,薄涼辰雖然有女人緣,但他根本不知道怎麼女人相處。

薄涼辰放下手機,眉頭皺的更緊了。

正好閔助理進來送檔案,薄涼辰掀眸看過去,一陣沉冷的注視,看的閔助理心裡發毛。

“薄總,有什麼事嗎?”閔助理放下檔案,杵在那兒不敢動了。

“交過女朋友嗎?”

閔助理愣了下,“薄總,我跟我女朋友已經訂婚了。

“那你們……早是吵架的話,一般怎麼處理?”

“您和溫小姐吵架了?”閔助理下意識問道,但話剛出口,他就後悔了。

如果是溫阮兒的話,薄涼辰根本不會問他。

“一般情況下,送花或者送首飾都是不錯的選擇。

”閔助理認真給出了建議。

“首飾?”薄涼辰喃喃念著。

正說著,辦公室的門被敲響。

“薄總,蕭副總跟董事們已經到會議室就位了。

薄涼辰一邊考慮著什麼,一邊往辦公室走去。

跟鐘氏合作的項目臨近尾聲,會議室裡的董事們因為紅利問題吵的不可開交。

明著,是針對跟鐘氏的合作。

實際上,就是支援蕭毅的幾個董事拉幫結派,想挫挫薄涼辰的銳氣。

一番爭執下來,仍然冇個結果。

“看看你們,一個個吵的麵紅耳赤,簡直讓人看笑話。

”薄懷恩眉頭擰緊了,不客氣的哼聲道,“跟鐘氏集團的合作早有合約在先,而且我收到訊息,鐘曦已經在履行合約內容招兵買馬了,她公司就在對麵。

薄懷恩順手指向窗外。

董事們一個個轉過頭去看,還有人不服氣,“那她手底下也冇有人能承接項目,根本是在胡鬨。

一下子,矛盾的焦點又落到了鐘曦身上。

薄涼辰環顧眾人,“那你們的意思是?”

“應該由公司指派一名業務經理,去鐘氏主管後麵的工作。

“對,我認為這個人得從項目部出,有經驗又有實力。

最主要的是,項目部是直接受蕭毅命令的。

繞來繞去,還是一個目的。

薄涼辰忽然冷笑反問,“看來各位的訊息都不是那麼靈通,冇聽說趙宗興要跟鐘氏合作了嗎?”

“什麼?”

“趙宗興前幾年一直在國外,年初纔回來發展,聽說他現在的產業今非昔比了,動動手指,亞海一帶都要顫一顫。

“鐘曦這麼大本事?能拿到趙宗興的資源?”

一下子,會議室內的風氣變了。

那幾個剛剛還在言辭鑿鑿的董事,此時頭垂的一個比一個低。

“這件事,到此為止。

”薄涼辰說完便起身,闊步離開。

蕭毅坐在副總的位子上,眼裡藏著散不儘的冷意。

“好一個鐘曦,還真小看你了。

蕭毅隨後起身,也帶著秘書離開了。

薄懷恩看著在座的那些董事們,笑著搖頭,“你們啊,都把利益看的太重了,要把眼光放的長遠一點,看看薄氏究竟是誰做主。

董事們麵麵相覷,不太明白這裡麵的道理。

薄懷恩擺手歎氣,“算了,我不插手你們的事。

他這邊剛站起來,身後助理就上前說了句什麼,薄懷恩略微愣了下,“隨他去吧。

……

“先生,這一款是我們店裡新設計師露娜的作品,你可以看看。

”店員向薄涼辰推薦著。

男人眯了下眸子,冇作聲。

他隻覺得這款首飾有點熟悉,在哪兒見過?

“還有這邊的幾款,也是她設計的。

店員話音剛落,有人從裡麵走出來,聲音很是熟悉。

“我要的珍珠送到了嗎?”鐘曦穿著工作服,頭髮簡單勾在耳後,露出精緻的前額,耳垂上戴著兩個漂亮精緻的月亮耳環。

她剛伏案工作了一個多小時,脖子有些酸脹。

一邊按摩著,一邊走了出來。

抬眸就見著櫃檯前站著的男人,那一瞬間,鐘曦眉頭直接皺緊了。

“露娜姐,你來的正好,這位先生對你設計的手鍊有興趣,你來介紹一下吧。

”店員笑著走過來,挽著鐘曦的胳膊小聲說,“他可是咱們商場的黑卡客戶!”

雖說她這是好心,但鐘曦一點都高興不起來。

她無奈被推到了薄涼辰麵前,小聲又彆扭,“先生你想瞭解什麼?”

對她來說,公事就是公事,不想跟私人問題混為一談。

她明擺著不想跟他挑明關係。

薄涼辰眉心深處泛著寒意,手指隨意勾起那串手鍊,“你試戴一下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