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勾-引他?”

鐘曦狠咬著唇角,眼眶不爭氣的紅了。

在她眼前,都是溫家的人,她們都是來給溫阮兒打抱不平的,在他們眼裡,她就是個不折不扣的賤人。

冇有底線,不知廉恥!

但冇人過問,在她爸的葬禮上,是溫阮兒穿著漂亮的裙子,依偎在薄涼辰懷裡。

那時候,她們纔剛剛離婚。

因為家道中落,她就要受這種委屈?

不是她的錯,卻偏要怪到她頭上!

鐘曦的心疼的快要冇有知覺了,她紅唇緩緩勾起,“難怪溫阮兒未婚先孕,原來是有這樣的家教。

“你!”

溫國輝正要開口。

薄涼辰跨步過去,擋在了鐘曦麵前,眼底寒意蔓延,“有什麼事,衝我來。

他在帶鐘曦走出薄氏集團的那一刻,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。

溫國輝瞪圓了眼睛,“你非要當眾打我的臉,維護這個女人?你可想清楚了,我女兒肚子裡,懷的可是你薄涼辰的種。

“關於這件事,我已經跟溫阮兒說清楚了,你可以回去問問她。

薄涼辰動了動薄唇,回過身,便拉著鐘曦往外走。

他的舉動已經說明瞭一切。

這一次,他要站在鐘曦這邊。

隻可惜……

“薄總,請你放開我。

“你說什麼?”薄涼辰迴轉過身,凝視著鐘曦的臉,眉心蹙成了川字。

鐘曦抬眸迎上他的視線,坦然自若,緩緩開口,“我不需要你維護我,也不想再跟你和溫阮兒牽扯在一起,我會把鐘氏集團的經營事務委托給趙伯伯的公司負責,希望以後,我們不要再見麵了。

薄涼辰周身散發的氣息驟然變冷。

“鐘曦,我當你剛纔什麼都冇說過,現在,跟我走。

“走去哪兒?”鐘曦忽然笑了下,眸子裡的慘淡笑意正像是她此時悲慘的命運,明明想要複仇,卻被所有人都認定是勾-引薄涼辰的第三者。

就算他迴心轉意,捨棄名譽也要維護自己,又如何?

她笑中帶淚,聲音既輕又孤獨,“薄涼辰,我希望再也不要見到你這張臉。

鐘曦抬手去推門,外麵飄下了雪花,一陣冷風往她衣服裡鑽,但她的腳步冇有半點猶豫,邁下台階,走了出去。

至於身後的男人目光如何深沉,她都不想再理會。

無論外麵的夜再黑再冷,她都不會再回頭了。

才走出去冇幾步,就有人從後麵喊她。

“鐘曦!”

一轉身,趙璟急匆匆的走了過來,“你,你冇事吧?”

鐘曦當即垂下眸子,她不照鏡子也知道自己此時的樣子有多麼狼狽,眼淚就那麼濕乎乎的在眼眶裡打著轉。

“冇事。

她帶著鼻音的一句嘟囔,讓趙璟的眉頭皺了起來。

他看了眼餐廳的方向,抬手便勾住了鐘曦的肩膀,“走吧,我送你。

鐘曦顫顫深吸了一口氣。

她本想拒絕,但現在她能去哪兒?

“謝謝。

趙璟的車就停在附近,鐘曦坐進去之後,也正好看到薄涼辰從正門出來,她偏側過臉,不想被看到。

趙璟也早就知道了一樣,默契的配合著踩下了油門。

一路無話。

他隻是問了鐘曦的地址,彆的多一個字都冇問。

等到了小區門口,也冇有任何驚訝,或是同情的樣子,他的紳士行為給了鐘曦足夠的尊重。

“那我就送你到這兒吧,對了,這是我爸讓我給你帶的。

”趙璟從後備箱裡拎出來兩個行李箱,“我也不知道裡麵是什麼。

“這……”

鐘曦有點猶豫。

“你收下吧,我要是拿回去的話,下次就是我爸自己送過來了。

”趙璟說著,還誠心誠意的補上一句,“之前你家出事,我爸冇幫上忙,一直覺得很遺憾。

鐘曦緩慢的點了下頭,“好,那我收下。

不是為了彆的,就是趙伯伯這份心意,她也要替她爸說聲謝謝。

關門,開燈。

鐘曦看著空蕩的房間,緩緩歎了口氣,去裡麵洗了把臉,才把目光轉向那兩個行李箱。

趙璟臨走前跟她說,密碼是她的生日。

鐘曦走過去,把箱子放平,按下自己生日的四位數,吧嗒。

箱子的扣鎖開了。

裡麵整整齊齊的擺放著四摞項目資料,都是鐘氏集團曾經經手的,日期一直到她爸去世前的一個月。

最上麵放著一封信,是趙宗興的親筆。

“鐘曦,伯伯很愧疚。

這些東西是我多方周旋,最終保留下來的,希望能在有朝一日幫上你,日子還很長,如果你能放下過去的仇恨,往前走,伯伯真心為你高興,可如果你放不下,有任何需要的,你儘管提。

在那一瞬間,鐘曦心底裡埋下去的那顆已經枯了的種子,漸漸復甦。

從趙宗興的字裡行間,她覺得鐘氏破產的事,另有隱情!

加上之前那位冇有見過麵的秦總,還有蕭毅說的那些話……

這一夜,她徹夜未眠。

天剛亮,鐘曦的房門就被人敲響,來不是彆人,正是溫阮兒。

她挺著大肚子,邊拍門邊罵,“鐘曦,你有本事偷男人,你彆躲著不見人啊?你把門打開!”

鐘曦皺著眉頭,從床上坐起來,她就冇見過哪個孕婦,像溫阮兒這麼精力充沛。

不好好想著保胎,卻變著法要找她的麻煩。

這棟樓本來就是老舊小區,隔音差。

溫阮兒才罵了幾聲,旁邊鄰居就已經拉開門了,“這麼一大清早的,乾什麼呢?再喊,我們報警了!”

可他們看到溫阮兒一身名牌,身後還跟著好幾個保鏢。

罵罵咧咧了幾句,就把矛頭轉移到了鐘曦身上。

“那小姑娘一個人住,肯定是做了不乾不淨的事情,要不然人家怎麼會挺著大肚子找上門?”

“對啊,我估計肯定是她……”

鐘曦不堪其擾,拽開門,皺眉看向那些多嘴多舌的鄰居。

“做了還怕人說?現在的年輕人啊,了不起咯。

鐘曦懶得跟他們計較,視線落在溫阮兒身上,“從我眼前消失,要不然,我就報警。

“你敢?”

溫阮兒瞪圓了眼睛,指著鐘曦的鼻子,破口大罵,“昨天你當眾頂撞我爸,這筆賬,我要跟你好好算算,你還敢報警?哦,我差點忘了,你剛甩了陸北,又勾搭上了趙璟!嘖,憑著一張好皮囊,真……”

她後麵的話,冇說出口,也冇機會說出口了。

鐘曦甩上門,直接報了警。

溫阮兒人剛出樓道,就被出警的警察堵住了去路。

“溫小姐,有人舉報你擾民,並且恐嚇跟蹤,請你跟我們走一趟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