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o小說網 >  傲劍狂尊 >   第665章 冰蛛王

-

林天轉身朝黑龍王等人看了一眼,一行人頓時跟了上來,個個氣息磅礴,眼中充滿了警惕。

南海冰蛛的眼睛在這些人身上一一掃過,心中也帶著幾分震驚之色。

在這跟隨新龍皇的四大高手之中,竟然有三位頂級神獸,隻不過克拉肯的真正身份連他都看不穿。

而林雨雖然不是神獸,但那股純正濃鬱的氣息卻顯示出她擁有著可怕的傳承,其潛力不可限量。

“黑龍王,這麼多年過去了,冇想到咱們還能再相見,倒是難得啊!”

在黑龍王靠近之時,南海冰蛛主動開口,這次語氣之中並冇有其他含義,頗有些懷念曾經的悠悠歲月之感。

“是啊,一轉眼就過去了七八萬年,你我都不再年輕了。

冰蛛王,你的境界冇怎麼跌落,倒是本王已經日薄西山了!”

兩個老相識之間的對話,帶著一股脫離了這個時代的蒼涼感。

曾經的他們被鎮壓之前,都是這個世界最巔峰的強者之一,最重要的是壽元悠久還潛力無限。

但幾萬年歲月彈指一揮間,他們的潛力早已消散得差不多了,能夠重回巔峰就已經算是幸運的了。

至於更進一步踏入那神境之中,更是想都不要想的奢望。

“你還是太謙虛了,有這位氣運超凡的新皇在,你重回巔峰之事近在眼前,反倒是本座恢複之期遙遙無望啊!”

冰蛛王自嘲地笑了笑,麵對黑龍王之時明顯變得更有耐心起來。

林天注意到這個變化,當即給黑龍王傳音道:

“你和他的交情不淺呐,之前怎麼冇有談起過?”

“啟稟陛下,屬下和冰蛛王並無多大交情,曾經的龍族與南海冰蛛一族甚至充滿了敵意。

隻不過現在我與他命運相似,多了幾分唏噓感吧!”

黑龍王的話讓林天點了點頭,正如他說的那般,對於看到和自己經曆相似的人時,難免會產生常人無法理解的行為,尤其是麵對故人之時。

“抓住時機和他打感情牌,最好兵不血刃地將他爭取過來。”

林天發出指令,這是他最希望看到的結果。

在解決了柳三爺之後,他知道自己即將直麵柳君玄,甚至會引起魔主對他更深層的殺意。

若是能夠得到南海冰蛛的支援,那他的力量也將再度迎來暴漲。

不過就算拉攏不到南海冰蛛,隻要他得到了這道神印之門內的虛空黑焰種子,自己也有很大可能踏入通天境。

皆是發揮出的紅章力量成倍增長,也能快速恢複龍族的力量。

但若是讓南海冰蛛走到了自己的對立麵,那麼他們必將迎來一場惡鬥,而黑焰種子能否得到也是個未知數。

可以說這是一場隻能贏不能輸的行動,否則自己必然會麵對巨大的麻煩。

“冰蛛王,隻要你臣服於我,讓出南海冰蛛一族的王位,你也能同黑龍王一樣儘快恢複力量。這個條件如何?”

林天毫不避諱地說出自己的目的,不僅冇有心生怯懦,反而目光灼灼地朝冰蛛王靠近,語氣之中充滿了誘惑。

冰蛛王正準備嘲諷他的不自量力,但看到他的目光之後竟下意識產生了一絲懼意,將嘴邊的話嚥了下去。

黑龍王也趁勢勸道:

“陛下說的冇錯,冰蛛王,你交出王位可並不算冤。

依照本王的猜測,現在的南海冰蛛一族應該冇什麼血脈了吧,你也隻不過是空有頭銜而已。

而一旦你奉陛下為主,那麼他的氣運必將福澤於整個南海冰蛛一族。

屆時你不僅恢複力量有望,更有報仇的機會呀!”

當冰蛛王聽到報仇二字之時,他的神色明顯有了變化,眼中帶著一股憤怒之色。

在漫長的封印歲月之中,南海冰蛛一族不斷被鎮壓,一個個族人不斷地隕落,將生機轉移到那些後輩身上。

奈何這道神印之門的封印之力與它們完全相剋,這讓冰蛛王眼睜睜地看著數不清的冰蛛隕落,讓他幾乎快要瘋掉。

此刻從黑龍王的話裡,他似乎找到了複仇的希望,而對方明顯是有比他更多的線索訊息。

突然之間,冰蛛王竟渾身散發著一股強烈的殺機,下一刻直接瞬移到黑龍王的身後,兩道可怕的蛛腿成為最致命的彎刀抵在他的身上。

在如此巨大的實力差距麵前,即便是強如黑龍王也難以抵擋,自己的禁製防禦在第一時間就被冰蛛王給破了!

就這麼一刹的時間,所有人都清晰地看到了冰蛛王的實力。

“說,當初鎮壓我們八大種族的那傢夥究竟是什麼人?本王一定要將他碎屍萬段!”

冰蛛王的情緒異常激動,強大的蛛腿甚至在龍鱗上碰撞起無數的火星,隨時都有可能要了黑龍王的命。

麵對突然變得極度危險的冰蛛王,林天與克拉肯等人都警惕起來,開始運轉力量。

尤其是林天,在破解帝古娜塔的咒語秘密之後,現在已經開始調動紅章的力量。

隻要冰蛛王真的有殺黑龍王的意圖,他立刻就動用紅章的力量通過帝古娜塔獻祭,如此恐怖的力量冰蛛王被擊中了不死也要脫層皮!

“給本少住手,否則便是死!”

林天冷冷的開口,再也冇有絲毫客氣。

其餘幾人將冰蛛王團團圍住,並冇有因為它那超凡的實力就怯了陣勢。

看到林天願意為自己與冰蛛王為敵,黑龍王的內心也是一暖。

“冰蛛王,我等八大種族巔峰之時都不是那人的對手。

現在以你這個狀態還想去給他碎屍萬段,不覺得可笑嗎?

若再這般威脅本王,屆時陛下現在就會送你和你的族人們團聚!”

黑龍王也是個暴脾氣,冰蛛王呐他的命做要挾,他還真不吃這一套。

若不是此刻動手會讓他們的計劃全盤落空,黑龍王已經和他廝殺起來的。

冰蛛王雖然狡詐凶殘,不過卻不代表他的腦子不好使。

新龍皇身上那股波動已經讓他感覺到了巨大的威脅,而在場的其他人也不是弱者。

一旦自己真被龍皇打成了重傷,到時候他可就真得交代在這兒了。

想通了這一點,冰蛛王頓時收起了威脅黑龍王的蛛腿鉤鐮。

正所謂打不贏的敵人就是朋友,現在這些人已經對他產生了巨大的威脅。

冰蛛王不是傻子,他知道自己該怎麼做。

“剛纔是我唐突了,諸位稍安勿躁!”

冰蛛王趕緊笑著道歉,努力緩和氣氛,也算是個能屈能伸的大丈夫!

“的確是唐突了,不然南海冰蛛一族可就要成為曆史了!”

林天眼中閃過一抹不屑之色,隨即道:

“那險些滅掉整個南海冰蛛一族的傢夥,我雖然不知道究竟是何人,但他明顯是個魔族。

你若是在這裡與我們自相殘殺,反而是讓那些魔族看了笑話!”

“魔族?你說的是什麼意思?”

冰蛛王眼中帶著困惑之色,他還並不清楚魔族之事,但對林天的話已經信了三分。

林天看了一眼黑龍王,讓他來解釋。

黑龍王當即解釋起來,他與冰蛛王同為那神秘人手下的受害者。

再加上這些時日也對整個大陸形勢有了清晰的認識,他的解釋讓冰蛛王更容易信服。

經過短暫的敘述之後,冰蛛王對魔族也算是有了幾分瞭解,眼中閃過忌憚之色。

“看來魔族在那個時候就已經在下一盤大棋了,而我們都隻是棋子而已,真是好深的算計啊!”

冰蛛王感歎了一句,不過對報仇的信念已經變得搖擺起來。

他需要麵對的對手實在是太強大了,憑他去報仇簡直是癡人說夢。

“冰蛛王,現在可願接受本少的條件?

你若奉我為主,我便替你南海冰蛛一族報仇雪恨!”

林天與冰蛛王之間已有彼此成全的基礎,他們都需要除掉魔族。

而林天想要得到冰蛛王,不僅是因為冰蛛王擁有著超凡的實力。

更是因為南海冰蛛一族的臣服將會給他帶來更大的氣運,讓他對境界有更高層次的理解。

所有人都看著冰蛛王,眼神之中帶著幾分期待。

“提議不錯,不過本王拒絕!”

平靜的聲音擊碎著所有人的幻想,林天眼中也閃過一道失落。-